|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二章:首戰高婕

第二章:首戰高婕 (1/2)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8-07 13:06  字數:4544

經過這麼久的訓練,薛仁貴率領三千金衛,哦,說是三千,實際上現在還有兩千九百就是七人,三個因為江湖習氣難改,被當做了敬猴的那隻雞給咔嚓了。

次從接到劉傲的那麼多船隻的訂單,連巡視海岸線的時間都沒有了,老憨鯊魚他們,拚命的造船。這三艘成品,一直給薛仁貴當訓練的船隻用,少主說了,訓練的差不多,就可以出去巡視,拉出去練練。

今天就是出去練練的日子,所謂練練,就是見到大船就攔截打劫。海盜么,每隻船上都有骷髏神海盜的旗幟呢,這是金衛一來到就知道的。在沒有得到李世民的明確態度前,這些人,也只有做海盜,還形成不了大唐的艦隊軍。

只有在海上,才真正感應到人的渺小。三艘船按照訓練的隊形朝深海開去。骷髏神黑旗在海風下張牙舞爪的飛舞。

訓練這些日子,薛仁貴已經學會了看海圖,上面的星星點點和一道道的粗線,以及一個一圓圈,後來被薛仁貴填上了字。

淺海里,偶爾還可以看見打魚的漁民,隨著深入,除了海鳥,就是一望無際的大海。此行是要經過離巫島,真不知道這個島上面的那個武曌,自己大舅哥的一個學生,那麼讓大舅舅哥關心著,這不,新鮮出爐的蛋糕,要送去一籃子。

傻老憨自己種的草莓,也摘了不少,一起送過來。

在靠近離巫島幾里路的地方,一個船隊,在逐漸靠近

張中堅滿足的從久子身上爬起來,無論怎麼和久子歡愉,腦子裡都將久子幻想成紅拂女的樣子,他也知道這樣很不好,就是無法控制自己。

久子似乎已經認命了,這麼多天,被張中堅當做玩偶一樣,直到在意亂情迷的時候,張中堅那一聲吼叫:「塵」

那是另一個人的名字,雖然不知道她是誰,可以感覺張中堅將自己比做了她。本以為自己的美色將張中堅迷倒,現在她才知道自己錯了,錯的離譜。

自己的清白都不保,更不用說自己的兩個侍女。早被張中堅的手下禍禍了。久子一直尋找逃走的機會,可是,茫茫大海,小的船隻,沒有辦法逃走的。

「不好了,前面又出現骷髏海盜的,該死的,那是劉傲的海盜船。」張中堅的手下前來彙報。久子聽到了劉傲兩個字,眼睛一亮

「真是冤家,本以為不會碰到,沒想到還是嗎、碰到了,一個月的期限已經過了,也沒什麼好說的,是咱理虧,上去傳話,說我們被風浪耽誤了形成,這就離開。」

薛仁貴,可不認識什麼張中堅以及九指龍王,大舅哥還特意囑咐,防備這個九指龍王。這回聽說前面的四艘船是張中堅的,看看自己三千金衛傲然的讓下面的人回話。

「貨物留下,將人集中一艘船上帶走,否則,全部擊殺!」

薛仁貴的話激怒了張中堅,他哪裡受過這氣,傳令備戰,自己還沒和劉傲的大船戰鬥過,就不相信,這船真有劉傲說的那麼厲害。

號角一響,九指龍王屬下立刻做出了戰鬥的陣型,四艘船立刻擺開,成扇形朝薛仁貴的三艘船就圍將過來。

看對方不理會,反而沖了過來,薛仁貴旗子一擺,三艘船的船屋裡打開一扇扇窗口,一枝枝弓箭伸出。不同的是,上面很多棉花球。而一框框的玻璃瓶被搬上甲板,裡面裝的都是汽油。

在薛仁貴一聲令下的時候,甲板上的金衛將玻璃瓶一個個扔了過去,都是專門訓練的,玻璃瓶也是特製的,很容易碎。幾乎瓶子剛扔過去,這邊的火箭就發射了過去,不在傷人,重點是那些瓶子的落點處。

張中堅的大船瞬間就燃燒起來。

海里從不缺少水,可是這水幾乎沒有什麼用。混亂的久子,偷偷將一艘救生的小船一腳踢下船,這些天,久子的表現,讓張中堅放鬆了警惕,給她解開了穴道。

久子拚命的朝離巫島方向划去。

張中堅怒火燃燒,長嘯一聲,冒著箭雨飛上桅杆,朝薛仁貴的船上撲來。薛仁貴將旗子交給屬下,操起手邊的兩桿短的方天畫戟,這是陸戰自己的順手兵器,單只重達一百八十斤。迎上張中堅。

這邊的打鬥驚動了離巫島上修鍊的武曌和離巫。剛出茅屋就看見一女子划船過來。對於劉傲他們的大船,武曌太熟悉了。看到那海盜旗都覺的親切。竟然有船敢和自己師傅哥哥的船開戰,武曌很好奇。

「你是誰?什麼人在和骷髏神交戰?」

久子拚命划到島邊,還沒上岸,就看見一個冷艷的女子盯著自己問。

「本宮是倭國使者久子公主,被張中堅搶劫,不但搶了本宮的船和貨物,還殺了本宮的隨從,是他,在和對面的骷髏海盜作戰。女俠救命。」

見武曌孤身在這海島,而且武曌穿著打扮不俗,憑自己竟然看不出深淺,知道是個有本領的奇女子,見他這麼關心海盜,知道這海盜和這女子有瓜葛。隨做出求救姿態。

「張中堅?曾經威脅過師傅哥哥,哼,活的不耐煩了。」說著,一把將久子拉上岸,自己跳到小船,腳下運足功力,小船飛一般的沖了出去

薛仁貴交手後才知道,這個張中堅真的厲害,如果不是自己天生神力,早就給打死了,對方是個高手。

苦苦的拼殺著,他不知道,張中堅也驚訝,這年輕人的力量堪比自己的內力!「你是誰?劉傲呢?」

「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薛仁貴是也。劉爵爺有令,任何船隻,不經過我們骷髏神的許可,不準在這海岸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