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九十四章:擂台姻緣

第九十四章:擂台姻緣 (1/2)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7-29 19:56  字數:3719

「擺擂台?」劉傲腦袋發矇,這是小說了的事情,評書里的事情,怎麼還真要搬到現實不行啊!

「是啊,我想好了,哥哥我不認識什麼貴人,空有一身本領,無用武之地,又不想去給人家看家護院!你也看到了,哥哥我這麼能吃!光吃,都是不小的開銷!

如果能引起陛下的注意,混個一官半職,最少不為吃發愁!」

本來,劉傲想說,來我家吃啊,可是他知道,有些能耐的人,自尊還是有的,都想靠自己打天下,於是改口,「好注意!放心,擂台,我幫你搭建!宣傳,我幫你做,你先在這酒樓休息一天,明天一天,擂台就可以搭好!」

交代好酒樓的掌柜!帶著畢長春回府了!

畢長春滿肚子的疑問!路上忍不住問:「少主,這個薛仁貴老奴就是發覺他有一把子力氣,人長倒也一表人才,您知道他?」

「他?呵呵,一個堪比懷王李元霸的人物!你說的沒錯,有一把子力氣,最強的九旦弓,在他手上如同玩具!最難得的,此人熟讀兵法,乃一帥才啊!此人出現,李靖可以回家養老了!」

「少主為什麼知道,此人是絳州,河東道上的人,少主似乎沒去過河東道啊?」

「呵呵,我還真不知道!能從我的說古里,就想出擺擂台來吸引陛下的注意,這是聰慧,沒有讀兵法的人,很難有這種思維!你也知道,能吃的人,都是力氣大的,恰巧。少主我見過李元霸那種吃相的人,不奇怪!」

劉傲也知道這種解釋比較牽強,沒辦法,難道說少主我是穿越人?

「對了,你找人,明天一早,在長安最熱鬧的地方,弄一個地方,搭一個擂台!要結實點,讓裝飾坊的人協助,務必明天搭好!」

好久沒什麼有趣的事做了,長安,該有些不一樣的生活啊!擂台比武!多好的噱頭?如果自己的娛樂盟夠大的話,不怕打壞東西,劉傲都想將這擂台搬到娛樂盟去!

回到劉府,直接宣布,後天全府放假,去長安看擂台比武去!不行,學院也要放假,難得的機會!學子,也需要點熱血刺激一下!

既然是比武,傷是難免的,通知自己妹妹大春,準備好急救的藥品,自己甚至想為擂台添點什麼彩頭!劉傲對這個薛仁貴有非常大的信心!只要武林人物不參加,除李元霸外,長安城幾乎可以無敵手啊!

劉傲給薛仁貴的造勢起到了效果!還沒開始呢,風就吹進了李世民的耳朵!也是,長安有什麼風吹草動,這個大地主都不知道就完了!

「這小子又搞社么鬼?擺擂台?有意思!朕正考慮科考增加武將的選拔,他倒好,直接擺擂台,聽說守擂的是一個叫薛仁貴的青年,才二十歲!果然英雄出少年,就這份勇氣,值得朕去看看!

京城的武將,薛仁貴擺擂台的事,都氣的哇哇叫。這是打臉啊,欺負長安沒人么?

年長的不好意思和一個孩子較勁,都把自己孩子叫到跟前,吩咐去打擂去!連程處默、尉遲寶琳都準備參加,還特意跑到劉府詢問!

「被問我,真不知道他的能耐,我又不會武功!你們誰都可以參加,我妹妹大春和善童就在旁邊,被打傷的話,醫藥免費!」這是劉傲的話。

「打傷我們?」這倆貨哈哈大笑而去,磨拳搓掌,準備迎戰!這一天,長安西大街前,人山人海!一人多高的擂台上,薛仁貴一身太極服,是劉傲送的。

你還別說,這一身還真有氣質!連台下的大春看得都一陣恍惚!這個不長社交的女子,忽然有點動心了!

說起來,這個大春和劉傲是同年的,小几個月而已!少女懷春,這刻,怎麼看這個薛仁貴越英俊!

對面的茶樓,李世民和李世績、程咬金等一幫老傢伙,眼睛也盯在台上看!

脾氣最爆的尉遲寶琳是第一個上的!要說這個尉遲寶琳在洛城學府一年,又在長安書院這麼久,脾氣收斂了很多!

可是這樣,還是沒能存住氣!

「尉遲寶琳,前來打擂,嘿嘿,敢向滿長安的武將叫板,有種,不管輸贏,寶琳都認你這個朋友,來,打一架!」說完,小山一樣就撲了過去!

薛仁貴微笑一下,也不閃躲,居然硬碰硬的就對上了!「轟」兩人還沒打,就互相撞了一下,擂台都搖晃幾下!

薛仁貴沒事,腳步如釘子扎在擂台上,寶琳倒是退了幾步!

「好大勁,力氣比我大,看打。」揉身而上,進攻氣勢一如他的為人,狂暴,忽忽生風!尉遲寶琳在年輕的一輩里,功夫不是最高,但也是數的著的!可是,不出十招,就被薛仁貴踢翻在擂台上!

「寶林敗了!有點意思!」李世民的話,讓尉遲敬德老臉一紅!「這小子,最近讀書,功都不練了,回去抽他!」

過程,尉遲敬德看的清楚,十招人家都是給面子,如果生死搏殺,三招就可以解決寶林,尉遲敬德打了一輩子仗,這眼裡還是有的!

「哈哈,以後有對手了,這個人我要了!」李元霸興奮啊,人才啊!

李世民無語,什麼人你要了,這是國家人才,去你府上可不成!笑笑也沒說話,知道這個弟弟單純!沒其他心思!

薛仁貴歉意的將尉遲寶林拉起來,「好樣的,有時間到尉遲府上找我,我請你喝酒!」

「管飯就成。」

劉傲暈倒,怎麼就想著吃啊!他不知道,一個人經常處於吃不飽飯的痛苦,對於薛仁貴來說,能放開量的吃飯,就是最大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