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七十八章:李世民的膽識和度量

第七十八章:李世民的膽識和度量 (1/2)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7-14 19:41  字數:3342

高句麗來信了,鄭則通也是個人才!短短一個月不到,就站穩了腳跟!本以為是受語言的限制,不料高句麗懂大唐話的還真不少!

高價顧了一個本地通,是高建武遠房的親戚!

高句麗是對商隊有所防範!所有的商品檢查的比較仔細!但是,高句麗是比大唐窮太多了!一聽說有畝產那麼高的農作物,就是高建武也眼熱啊!高句麗的飢荒,比大唐嚴峻的多的多,真的有餓死人的時候!

雖然,高建武沒有見他們,但是,從那些官府的話中,問能否儘快將這農作物引進!

可惜了幾袋子紅薯,被當做禮物,送給了高建武!

按道理是要今年下半年!鄭則通先用承諾穩住了那邊。總要給人家希望不是?劉傲還真是想將這紅薯引進高句麗去,畢竟,罪惡的政治和老百姓沒多大的關係!能少餓幾個人,還是少餓死點好,至於以後和大唐干仗,那又另說!

再說紅薯這個東西,高產,不要幾年,滿大唐都是,甚至會多的成災。吃不了餵豬的都有!後世的農村,一到早上,人吃的也是紅薯,豬吃的也是,煮飯都是用大鍋,人吃剩的,一股腦都倒進豬的食盆里!

特別是北方的農村的冬天,太常見了!

隨行的墨門弟子都扮成了夥計,劉傲沒讓他們做什麼,先熟悉當地的情況,半年後再說。畢竟早期是一定防備的!劉傲不相信高文秀這個女人,這麼一心為著大唐?不寫書信讓高建武防備?

只要順利落腳就好,相信,時間久了,熟悉了,在銀錢的共事下,潤物細無聲的就可以搭到不少的人脈!既然這樣,劉傲回信讓鄭則通便宜行事就行,其他的,自己根本不用操心!

自己的四個家臣,如今都升格成四個掌柜了。沒辦法,攤子大了,周言和歐陽海兩個管家也管不過來啊!

自己不會做賬沒關係啊!自己那麼多妹妹,平時自然都要做事情的!幫家裡記賬,還是可以的!

陳海蓉這次一聽要將上次拉來的銀子交八成到皇宮!死活不願意!

「這是咱家的錢,憑什麼皇帝陛下說要就要?還八成,相公,那是多少你知道不?光銀子都堆了一個庫房!

用車拉,要拉幾十上百車,這次銀錠子臣妾統計了一下,共計九十多萬兩,八成,那就是六十多萬兩啊相公?不行,死也不行!臣妾去找陛下說理去!」

「咳!阿蓉,還真就叫你說著了,這回陛下是真的要黑吃黑了!咱這錢來的也不正常!陛下也厲害啊!沒想到,船塢裡面,還有陛下的人,好、看樣子,這筆銀子,太惹眼了!陛下要就給他,不惜暴露埋藏多年的眼線,也要這筆銀子,陛下看樣子也是窮怕了,估計國庫也不寬裕!

算了,給他,損失這些不算啥,以後還會有的!哼,就是那暗裝麻煩,就是查出來,咱也不好動手,搞不好是墨門的弟子,不知道,暗地裡處理就算了,陛下也不知道,如今,陛下挑明了,平安反而不敢動他的人了!

不管動不動,都要弄清楚是誰!不然,倒是後怎麼死都不知道!」

看相公堅持,陳海蓉雖然不捨得,還是招辦了,自己家這次進多少財物,陛下知道的一清二楚,原來墨門弟子有他的眼線啊!

那豈不是說,相公是墨門弟子的事情,陛下也知道了?這個相公,應該能想的到的啊!

劉傲早就想到了,自從李世民開口要銀子,就知道自己墨門被李世民安插了眼線,也是,田襄子是他比較忌憚的人,安插幾個暗樁也正常!

劉傲推斷,這個暗裝的身份不高!連神仆估計都不夠資格!劉傲已經暗自讓歐陽海查,先不要驚動,查出來後,不要聲張,也許不是一個,這個人一定是在船塢,不可能是自己這邊派過去的人!看來,張中堅所做的一切,都沒有逃脫陛下的眼線啊,難怪李世民一直對李靖防備有加!

事出有因啊!了不起!劉傲也不得不佩服李世民用人的策略!自己的軍神的把兄弟有自立之心,還敢用李靖南征北戰!統帥千軍萬馬!這個需要膽識和度量!

上完課,劉傲自然的趕回自己的府邸!每次看到畢長春這個人,劉傲都牙疼!偏偏他還干門子幹上癮了,清閑啊!每天抱一本書,一把躺椅,過子里一躺,手中一壺酒,痛快啊!

劉傲回到書房不久,聽見大小蓮過來,說門子畢長春和久子公主的侍衛打起來了!

哪跟哪啊?久子公主的侍衛?

劉傲趕緊出來看看!

大門外,只見畢長春和一個武士打的不可開膠!劉傲看的眼睛一眯,這個武士不簡單啊!可以和這個老傢伙打成這樣!

子木也看著,「兩個人勢均力敵!都沒下殺手!這個侍衛不簡單啊!」

看劉傲出來了,那武士凌空後翻,落在久子公主身後!不再出手!畢長春似乎也沒怎麼著,然後對這久子說:「說了少爺不在,少爺都說他不在了,你還來,真是的,少爺!」

「是啊,我是不在,剛從學院回來,春叔沒看見平安,久子公主殿下,哦,應該是稱呼您為高句麗王妃殿下才是!」劉傲說起這話來,一點都不臉紅,一本正經,惹的後面的大小蓮偷笑不已!

「你的侍衛怎麼跑到平安府上撒野來了?要不你再划出道了,咱們打一場,死活不論?」

對於這個久子真野,劉傲是一點也不客氣啊!銀子也搶了,仇已經結下了,不,應該說,在洛陽,她的侍衛調戲娛樂盟女子莜兒的時候,已經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