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七十五章:張中堅的無奈

第七十五章:張中堅的無奈 (1/2)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7-12 05:06  字數:4051

回到船塢後,休息幾天,本來,如果沒有張中箭這個威脅,劉傲就該回長安了!這次的真的收穫不小!

銀錠就地煉化,恩,就是有兔子抗大刀的銀錠,代表著劉府,這和劉府的下人服裝上的標誌是一樣的!金沙也煉成金錠,一樣打上劉府的標記!

茶葉已經送往長安,交給歐陽海處理!算算時間,張中堅早該得到消息了!不只為何,沒見動靜!

大海上,一隻扁舟,白鬍子道人立在舟上,不沒有船槳,扁舟如同有人推動一樣,前面翹起,破浪前行!前面正式離巫島……

是夜,月色朦朧!

船塢一片寂靜!除幾個值夜的外!都進入了夢鄉!

一條人影出現在船塢邊的山峰上。正是虯髯客張中堅!

還沒接近,大白、大黑就低聲吼叫起來。不光子木被驚動,劉傲都醒了!值夜的弟子一聲哨響,船塢動了起來!

子木一張木頭臉出現在張中堅身前。「神座深夜到船塢,是拜見少主呢,還是為海上的事所來?」

「呵呵,子木,功夫長進不少啊!少主?那是你們的少主,不是我張中堅的少主!本座只認田師一人!看在曾經同門的份上,交出我的貨物。

那島上的人趕緊撤了,不然就等著收屍吧!你知道,本座說的出,做的到!」

「九指龍王?好威風的名字!」劉傲走出來,手裡拿著一把自己特製的土槍,威力最大的那把,裡面可不是鋼珠那麼簡單!

「見到本巨子,為何不見禮?哦,我忘了,你已經削指出門!既然已經出門,本巨子麾下的稱呼就不要掛在嘴邊了吧?

沒錯,貨是本巨子劫的,那島也是!那個弟子就在那島上,我看你張中堅可敢動他一下?你七十二島,我只不過取一個而已,本巨子不但是墨家巨子,還是大唐的爵爺!

不怕告訴,只要在海岸線上的島嶼,你都要交出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整個海岸線必須封鎖,任何外來船隻,必須控制!大海,是國家的安全門戶之一!

任何對大唐有威脅的,一律在清理範圍內,自然,對外,咱是骷髏神海盜!明人不說暗話,本人的言論,就是拿到朝堂,你的把弟李靖也會認同!

說實話,你在外面稱王稱霸,和平安一個銅錢的關係都沒有!平安是大唐人,大唐的官,自然希望大唐穩定繁榮!

這次本巨子也不是為你而來,但是,這骷髏神號,的確是為你所造。當時你的離開,本來大家好聚好散,沒什麼,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啊!可是你的所作所為,平安不敢苟同。

平安敬你是條漢子!才給你說明,當然,自然接受你的挑戰!海上擺開了打,建議你不要嘗試了,你那些破船,不夠看!

你是武功高手,本巨子不會武功,但是就坐在這裡,你也不一定能將我怎麼著。不信,你可以試試,話先說好,死傷蓋不負責!事後如若尋仇,冤有頭,債有主,平安隨時恭候!可是要連累家人好友!的話,相信你張中堅不屑為之,平安也不齒此道!

你決定?」

「痛快,有幾分巨子風采,可你不懂武功,本座一掌都可以將你打成肉泥,還坐在那裡不動?子木倒是可以跟本座糾纏一陣,子木,這裡我看了,就你還行,來,讓本座看看你如今的修為?你敗了,按照我剛才說的辦,雜家也不難為你!」

「張座,如今的你,已經不是我的對手了!如果你不想受傷,建議少主那裡你也不要嘗試。」

「呵呵,子木,口氣不小啊!不是你對手?本座還真不信邪,來,如果本座輸了,就依了你家少主的那些要求!真不知道,他有什麼值得你門為他賣命?跟本座在海上打天下不好么?自由自在,誰也管不了,就是這裡的土皇帝馮蠱,在海上也要聽本座的。」

說實話,子木對上張中堅,劉傲也沒有底,聽子木說張中堅不是他的對手,心裡安心一點,自己知道,子木從不說大話,既然說了,就有把握,畢竟,他們之間比較熟悉!

劉傲手裡的東西扳機已經拉上,隨時可以啟動!

「子木生是墨家弟子,死也是墨家子弟!少主是老主人指定的,那就是要擁護,子木沒張座那麼大的野心!還是免了,既然,張座你這麼說,子木少不得要請教一番,請了!」話音一落,整個人精神一振,這一刻的子木,如同換了一個人似的!氣勢自然啟動!

看到子木的氣勢一變,張中堅也注重起來。高手之間,看氣勢就知道高低,張中堅對於子木是知道的,似乎感覺,子木功力精進不少!有些看不透的感覺!

不敢大意,蓄勢一待。

「得罪了!」子木知道,自己不動手,張中堅是不會動的,畢竟,他高高在上慣了,和以前的屬下戰鬥,還先出手,有**份!

子木一低喝一聲,人已經化做殘影朝張中堅飛去!

劉傲幾乎沒看清楚,兩位已經瞬間出手了十多招!

老憨和鯊魚,以及大小蓮站在劉傲身旁,隨時保護著劉傲!大白和大黑就站在哪裡炸著毛的吼叫!在劉傲的安撫下,也安靜不下來!

現場殘月朦朧,加上兩人的身法,劉傲只見兩人不住的從地上,到空中,再從空中到地上!打的不可開膠!擊碎的碎石紛飛!樹木的枝葉零落!

將周邊的火把,吹的忽明忽暗!有的弟子被飛石擊傷,自動遠離!劉傲沒有動,那些飛來的石子,被大小蓮隨手隔開!

兩人交手的動靜如此之大,劉傲又回想起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