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七十章:出海

第七十章:出海 (1/1)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7-05 03:33  字數:2552

readx那月色下,冷艷到至極,卻又如此令人心動的俏臉,不是武曌是誰?

武曌似乎感覺到了子木的,回頭朝子木一笑:「木頭,師傅哥哥怎麼來到了海邊啊?」

可能很久沒有笑了,一個冷艷的女子笑起來會異常的驚艷。

子木依然是依然是一副木頭臉,「功夫進步很大,能察覺到我,證明你最少到達了任督二脈已通,不錯,玉女門有點門道。

上次你師傅被一個道人掠走,如今已經被救回,這次主要是因為你,那道人的目標是你,我們去了玉女門,可惜你和忘情師太都不在,大白和大黑一路跟蹤到鳳凰山,就沒有了目標,剛好離這船塢不遠,順道過來。

你能來,再好不過,少主如今唯一擔心的就是你,來了就別走了,等找到那道人再說,畢竟,你是帝女的消息已經走漏,你的輕身功夫真不錯,如果不是大白和大黑的動靜,就是老夫都沒有發覺你的到來。

只是你的功夫有點邪門,很陰冷,有點類似寒冰掌之類的功夫。」

「哎呀,木頭,不要說功夫了,無聊的很,對了,五娘還好吧?最近在小武我身上發生的事有點詭異,我自己都沒有弄明白呢,師傅讓我找什麼離巫,我幾乎跑遍了整個嶺南,也沒見到離巫是什麼樣子的。

今天我有點感覺,出了鳳凰山來到海邊,發現紅樹林里的道路有點古怪,心中好奇,沒想到是墨門的船塢,還碰到了師傅哥哥,武曌好開心。

對了,你說師傅被一個老道掠走,知道那老道是什麼樣子的么?師傅的功夫不弱啊,還有啞叔,能將師傅掠走,那老道的功夫豈不是說比啞叔還厲害?」

「是啊,啞巴被打的重傷,在那老道手上沒過三招,張子善說,就是他也辦不到,我門找到了那老道的老巢,可惜沒人,就你師傅自己。

救出你師傅後,少主感覺這個老道是個威脅,所以做足了準備,從你師傅嘴裡,知道那老道的目標是你,於是,我們就一路來找你,讓你有所防備。」

子木的話,讓武曌心裡一熱,感動的眼睛都紅了。

「讓師傅哥哥受苦了,該死的老道,不要讓我找到他,就是他不找我,我也會找他,敢動我們玉女門的人,管他是誰,功夫高就很厲害么?師傅哥哥不會武功,就他的那些武器,就是張老估計也沒辦法全身而退!」

武曌還是武曌,雖然受功法影響,可是對待自己熟悉的人,還是一如既往的護短。

「好了,休息一下,明天好少主好好敘敘,少主一直擔心你呢。」子木說完,回到房中。

武曌看了一眼還在熟睡的劉傲房間,拍了拍大白的頭,指了只房間,大白聽話的回去了。大黑到如今還是不讓武曌接近。

武曌身影一閃,朝船塢瓢去,大船上,一定有舒服的地方睡覺的……

天亮了,劉傲還沒睜開眼睛,就聞到一股說不出的香氣,是處子之香,一定不是大小蓮的,睜開一眼睛,武曌那熟悉又陌生的容顏,在自己床前浮現。

熟悉還是那小武,陌生只是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劉傲自己也承認,如今的武曌更加的有魅力了。

「小武?你什麼時候出現的?」劉傲很是詫異!

「昨天晚上就來了,怕吵醒你,就沒過來,大小蓮去弄早點去了,小武伺候你洗簌吧?」

「不用,哥哥自己來就好。你師祖沒和你一起?」

「師祖?沒有啊!昨天我聽木頭說,師祖也下山了,小武真沒見到,她老人家讓小武來嶺南找離巫,我跑遍了嶺南,中間有時候還有白蛇引路,可是到鳳凰山後,在沒什麼提示了,師祖也不知道離巫是什麼人。

嶺南這麼大,也許不久一定可以遇到,小武心裡有種感覺,自己一定可以找到離巫,破解我玉女門幾百年的功法秘密!」

終於沒拗過武曌,在她的堅持下,劉傲用她打的水和拿來的布巾洗了臉,嗉了口。大小蓮已經將早餐弄好了,在劉傲的資助下,這裡的糧食還可以接的上。

吃早飯的時候,武曌聽說今天劉傲要出海,也是一臉的嚮往,武曌對於大海也是陌生的,任誰看到渺無邊際的大海,心情都會變好。

也好,反正如今小武已經找著,只要在自己身邊,那白鬍子老道,就是神仙也別想再傷害到她。劉傲決定,只要見到那老道,先給他一槍。可把自己害苦了,好好的家不呆,輾轉幾千里的奔波。

檢查了船上的東西,劉傲很滿意,都是按照自己的要求,其實自己也不會管理這船,只是後世看的東西多了,聽到的多了,知道是這麼回事,比如船艙內的角一定要弄成圓弧、纜繩一定要盤好、有時候出海的時間長,綠豆一定要帶,可以吃到綠豆芽……等等。

桔子或者橘子皮,是航海前輩用經驗總結出來的,海上紫外線強,補充維生素是最關鍵的,可惜,現在沒什麼水果,大白菜倒是儲存了不少。

此船被鯊魚和老憨起名「墨龍號」,整個船,黑色是主要色調。黑色的船外觀,連船帆都是黑色的,這個劉傲可沒要求,老憨說是代表墨門最高成就,劉傲瞭然,可不是么?田襄子給自己的一把劍都是黑色的,還有那巨子令,也是黑色。

在劉傲檢查完,老憨直接命令出發。

劉傲也激動,有一天乘坐自己的大船,在海上遨遊,是多麼愜意的事情?自己弄一把椅子,就坐在甲板上,海風撲面,一股未鹹的味道。可惜,好景不長,在岸上一直比較激動的武曌,竟然暈船,吐的一塌糊塗。

其實在後世,暈車、暈船,暈機比較常見,最離譜的是劉傲曾遇到暈電梯的。對於這個,老憨和鯊魚比較有經驗,說剛來的那些訓練的兄弟中,也有暈船的,用干桔子皮,用開水泡開,弄一杯茶,不喝,只聞那味道,可以緩解,但是根治的話,還需要適應。

劉傲的爐子煤球,也被這大船儲存不不少。開水不是問題,隨時都有。讓大小蓮扶小武去船艙休息,自己站在甲板上,準備好好享受這不經常可以經歷的感受。

不在海上,你永遠無法想像無邊的水域,是多麼的震撼,能用語言形容出來的,那都不算啥,就這感受,劉傲自己都不知道用什麼語言描述。

在大自然面前,人真是太渺小了,想起那些要改造自然、征服自然,真是好笑,自然你能征服?就這大海?

船速還行,掛滿帆,劉傲估計怎麼也有二十到四十里的時速。

一個時辰後,整個海面已經看不見什麼船的身影了,海水起伏,遠處看見,那是鯨魚噴出的水柱。

「看,那邊,一艘大船?」老憨指著遠處……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