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六十九章:月下倩影

第六十九章:月下倩影 (1/1)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7-04 11:58  字數:2461

報官,也解決不了什麼事情,無非是備案而已,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件事最後被當做一個傳問,

三天以後,一艘小船在南海邊,朝深海划去,划船的,正是王翠兒。船艙里赫然是那條白蛇,如今已經半長多長了,在船艙里,露出半個身子豎立,蛇頭朝船行的方向,如果仔細看,蛇頭朝哪,小船就朝哪個方向……

福建女子特有的頭巾已經不見了!整個人已經不一樣了,特別是眼睛,根本不應該是一個十五歲少女應有的眼神,象是堪破滄桑的老人,那麼深邃……

老憨和鯊魚今天帶領兄弟們開始試船。剛出船塢,就看見王翠一個女孩劃著小船朝深海里去,開玩笑,今天雖然說,風平浪靜,可是這樣一個小舢板,隨便一點風浪就可以掀翻。

「這女孩不要命了?這船怎麼能在海里走?」鯊魚對老憨說。

「不會是輕生的吧?去喊喊,不行的話,你直接將她送上岸。」老憨也一時弄不明白!

小船離大船有一里路的樣子,在海上,根本不算距離!

「姑娘,到大船上來,太危險了。說著,還讓人吊下去一個竹籃,專門接人的上來的。

可是王翠兒不買帳,白蛇已經不知去向。

「此船不應該出現的啊,難道出現了偏差?王翠自言自語!然後不顧鯊魚的勸告,執意繼續前行。速度還一下子快了起來!

很快和鯊魚他們的大船錯開了,畢竟,他們的大船今天是試船,沒準備遠行。老憨和鯊魚對望一眼,搖頭苦笑。然後繼續訓練人員熟悉船上的各種設施的運用。

福永鳳凰山腳下,劉傲的馬車就停在山邊的路上。

「少主,再過去就不遠就是南海,我們的船塢也在那裡,您要不去?」

大白和大黑追蹤到這裡,就沒有辦法了,大家在這裡匯合後,商量怎麼辦,武曌李艾這裡幹什麼?這裡快到海邊了,

說起來自己這個少主做的真不合格,這麼久了,船塢的上百人,自己除了支援點銅錢,幾乎沒交流過什麼,唯一做的就是將老憨的侄子狗娃接回長安,而今在學府讀書!

既然不遠,那就去看看。子木帶路,直接往海邊的船塢走去。

船塢在海邊一個非常偏僻的地方,穿過一片紅樹林,紅樹林里有用木板鋪的小路,直接用紅樹的樹樁做柱子,看樣子,費了不少的心思。出了紅樹林,是一望無際的大海!一邊山巒疊障

鯊魚和老憨在海上訓練沒歸,沒想到子木在這裡還是很受尊重的。那些打雜的都敬畏的看著子木,木神木神的叫這。

說實話,以前木神這個稱號,他是很享受,如今不知道怎麼就聽著這麼刺耳?在劉府這些月,心態不覺間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墨門的人對於這個神秘的少主很是好奇,如今男女比列失調到,在這偏遠的漁村,就是雜役裡面,也是女子居多!船塢就是造船的地方,就這女子做工的也佔了一半多,看著女子拉鋸鋸木頭,劉傲牙都疼。

船塢也不光造大船,小舢板的生意也是不錯的,一般賣給當地的漁民,也許,就是靠這個,來維持以前的生計。

船塢的標誌是一個大鯊魚,也不知道這個標誌是幹什麼的,子木告訴劉傲,只要是鯊魚船塢出去的船,都有這個標誌!說是鯊魚特意要求的,沒想到,鯊魚那個大老粗還有品牌意識啊!

劉傲的白白凈凈和周圍黑不溜秋的人的皮膚自然不同,長期在海邊的人,皮膚透出黑紅的特點。但是牙齒都很白,不知道是不是吃魚多的緣故?

一直到傍晚,鯊魚和老憨才帶人回來,每個人臉上都喜氣洋洋。

劉傲這個少主的到訪,令鯊魚和老憨受寵若驚,鯊魚不顧一天的疲憊,親自到海里,用料一個多時辰,抓了一條瘦骨龍過來招待劉傲,看到手上包紮的,就知道,抓魚受傷了!

大家雖然早就聽說了大白和大黑的故事,如今看到真的大白和大黑,也比較震撼,狼也是吃魚?這個老虎不象老虎,貓不象貓的傢伙,就是老主人上次帶來的那些古怪動物?

這裡的吃食,魚自然是主要的菜肴,酒是劉傲帶的,席間,知道今天大船開張了,收貨還不錯,搶劫了一瘦商船,得到一船的茶葉!

劉傲聽著牙疼,雖然茶葉如今也值錢,但是劉傲總感覺到哪裡不對。老憨得意的拿出劉傲設計的海盜旗,和一個獨眼眼罩,當然,鐵勾子手劉傲也設計了幾個,不過老憨他們覺得沒有自己的兵器趁手,就沒有用!

看他們喜氣洋洋的樣子,劉傲腦門一黑,多淳樸的人啊,叫自己忽悠成劫匪了,海盜,可不就是劫匪么?一傳的茶葉啊,那些茶農估計慘了。

「這次就當練手了,茶葉還給人家,記住,以後你不能搶大唐人,這點一定要記牢,其他國家,有多少搶多少,沒傷人吧?」

「沒有,沒有,那商船一看我們就傻了,甘願花錢消災。」鯊魚也慌了,少主以前似乎說過類似的話,不大唐的商船。

「你不知道啊,少主,我們的船太厲害了,老憨酒桌上手舞足蹈,被子木哼了一聲,趕緊安靜下來訴說。

本來以前的墨門,老憨和鯊魚是沒有資格和巨子一起聚餐的,子木也知道劉傲不在意這個,按照劉府的規矩來,大家都可以坐下來吃飯。

「按照您的要求,大船的錢後個安裝了鋒利的稜角,全速的話,以前的大船可以撞爛掉,這船也不受多大的影響,為了實驗,還撞壞了一艘船。」

雖然浪費一艘船,老憨眼角里沒有半點的可惜,有這樣的船,別說浪費一艘,再多兩艘他也不心疼。

老憨和鯊魚是地道的熱愛海上的生活,按照他的話說,離開了船,那人生還有什麼意義?

「少主,要不,明天您和我們出一趟,感受一下?」鯊魚小心的建議!

其實他們不說,劉傲也想感受一下,自己親自畫的草圖,就算自己設計的大船,不感受一下,絕對是後悔!

「好,明天感受一下,咱也做一回海盜。」

劉傲的話,讓大家恨激動,但是明天還要出海的話,酒就必須要控制了。

夜裡,劉傲連日的勞累,睡的很香,床前的大白和大黑同時睜開眼睛,大白一下子竄了出去,緊跟著,大黑也快步出來,月光下,一個冷艷的身影,正拍著大白的腦袋,低聲的訴說著……

子木無聲無息的出現在房門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