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六十八章:王翠兒的改變

第六十八章:王翠兒的改變 (1/1)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7-03 06:13  字數:2673

?ps:最近幾天在醫院陪老人,每天寫的斷斷續續,思緒幾乎連不上!沒時間上網,咳,啥也不說了,繼續碼字,希望這個月可以好起來。

………………………..

本以為,和這個第一好漢以後不會再有多大的交集,可是來到這裡,不去看一下,似乎說不過去!並且自己從這裡得到不少的好處!

對於劉傲的到來,李元霸異常的興奮!小七如今已經大腹便便,看來離分娩不晚了!如今的天機洞,早就是不是以前那麼的簡陋了!裡面裝修的富麗堂皇!地毯、帳幔、胡床、器皿……宮女僕人好多,反正地方夠大。

得知自己這次出來,是尋找一個欲對玉女門不利的白鬍子老道的時候,李元霸躍躍欲試,可是自己的誓言是沒辦法破的,頓時羨慕的看著劉傲,如霜大的茄子一般!

得知忘情師太和武曌也離開了峨嵋山後,於是讓劉傲看能不能讓他將這個白鬍子老道引到這裡來,讓他過過癮,還說保證不打死之類的,看來,這個李元霸真的被誓言憋瘋了,都多大的人了,還這麼好勝,如果真的可以,劉傲才不介意他打不打死這個道人的問題!

可是就是自己有心,也要找到這個倒是才好!去哪找呢!看來還是要動用大白和大黑。

大白和大黑如今正好奇的圍著金剛看,金剛也好奇的呲著牙,沒見過大黑這個種類的動物,也不知道他們是如何交流的,大黑不住的吼叫,大白也嗷嗷叫著。金剛也不說話,就呲著牙,似乎不是很友好啊!

劉傲可不擔心,別說是打不過金剛,就大黑和大白的度,也不是金剛可以抓到的!如今,道人沒有消息,劉傲也沒有心情久呆,在天機洞吃了一頓酒菜後,就離開了天機洞!

離開天機洞,忽然,大白的鼻子在一處嗅來嗅去!那是劉傲戰丁彥平的地方,不遠處就是天然草莓園,可惜,這個季節,草莓還沒開始掛果。

武曌的氣味大黑和大白都不陌生!只見大白嗷叫一聲,折身離開道路,衝上一片荒野!子木見狀,將馬車教給大蓮,起身追去!大黑也緊隨而去!

大白現了什麼?可能是武曌的味道,這個劉傲不難猜測!還好,有了上次的經驗,這次馬車後面,隨時跟隨幾匹快馬!劉傲一打眼色,劉根騎馬跟了上去,等找到位置,可以報信給自己!

大白大黑在山野中飛馳!所過之處均是茫茫叢林或者荒地,武曌路過這麼多天了,也不知道他們憑的什麼追蹤。到後來,劉根的馬匹已經無法跟上,主要是上山了!劉根無奈,捨棄了馬,孤身跟上,還要留意子木留下的標記。

這是墨門的獨門標記,也只有墨門子弟看的出來!還要到路上再標一次,方便大小蓮跟隨!

長安,鄭公子帶領商隊已經出了,目的就是高句麗。

鄭家逐漸沒落,自從認識了劉傲,拿到劉府的宣紙生意。在劉傲的刻意安排下,鄭家又回到了李世民的視線,只要這次成功後,鄭家又可以恢復以往的榮光。為了這個,哪怕自己死都再所不惜,有時候,家族的希望大於一切。

顯赫的家族,都是族裡人用生命和獻血代價換來的!只有真正掌舵的家主最明白。鄭則通對劉傲只有感激,慶幸自己在劉傲和梁家的博弈中,自己站在了劉傲這邊!這是自己做的最正確的一次。

這次的接到劉傲的信,立刻趕過來,沒想到到,連陛下都見到了,那是皇帝啊!自己家族有多久沒見到皇上了?

按照劉傲的話說,錢照樣掙,順便將陛下交代的事情做了,金錢開路,沒有辦不成的事情,日子常著呢,不在一時,鄭則通以為燃。

為了更快的在高句麗落腳,特意去拜訪了公主高文秀,並幫高文秀帶家書一封。

高文秀雖然知道自己的父皇放棄了自己,血濃於水啊!沒什麼特別的安排,自己在大唐是回不去了,雖然大唐皇帝說自己隨時可以回去,生在帝王家,高文秀知道,如果自己真回去的話,絕對會意外身亡。

自己要將相公的骨肉生下來養大,其他的,不再奢望!

那些商品自己看了,的確是高句麗非常需要的,食鹽、糧食種子,還有一些新奇的東西,比如,玻璃製品等等。

如今的商業還不達,一個皇宮裡的公主本來對經商就不清楚,更加不會想到運用商業去多其他的事情。如今的商人地位還很低下的,雖然,竇青山運用商隊的事情,高文秀知道一點。也考慮到大唐會不會運用商隊去做其他的事情,特意在信里提醒自己的父皇留意商隊的是動向。

也算盡到自己的責任了,高文秀如今最大的願望是自己的孩子平安的出生,為了怕其他人對自己不利,飲食連李世民派的宮女都沒有用,自己動手,哪怕一口水都是自己燒的才安心!

如驚弓的鳥,自己的命她看的不重,主要是孩子!

和鄭則通一起去的,還有墨門的幾個弟子,劉傲特意安排的,劉傲的要求不多,盡量活著就好。每人的衣角里,都暗藏三片金葉子,以防萬一,銅錢不通用,金銀是通用的!

閩南福州,王翠兒自從上次在河邊洗衣回來,整個人大變,家裡養著蠶,此時正式桑葉正嫩的時候!蠶寶寶每天吃桑葉,長的正歡。

可是他不知道從哪裡弄一條小白蛇,就放在蠶房,用蠶寶寶喂蛇,被父母現了,可是這個王崔兒絲毫沒有一往的乖巧。

王翠兒的父母彷彿不認識這個從小就非常乖巧的女兒一樣,陌生,是的,此時王翠兒的父母看這王翠兒,陌生,而且……有點害怕。

「孩子,你怎麼啦?生了什麼事?這些蠶真的不能再糟蹋了,今年就指望這些蠶了,那蛇有什麼寶貝么,白色的蛇雖然少見,你喜歡的話,抓些田鼠喂它就是,蠶寶寶真的不能再糟蹋了。」

王翠兒似乎對父母的話無動於衷,繼續擺弄她的白蛇。王翠兒的父母一時沒有辦法,就這一個女兒,從小乖巧,家裡雖然窮,但是每年的桑蠶換的錢財,加上滿山的山果和野菜,也將女兒養的出水芙蓉。

父母以為自己的女兒中邪了,商量明天去請個道士來看看。

一夜無話,天亮,王翠兒不見了,閨房中留了一張紙:我走了,去履行宿命的使命,前途渺渺,有緣再會。

感謝養育之恩,臨行倉促,一點金沙聊表存心。署名:知名不具。

王翠兒根本不識字啊,可是這一手字,還是篆字,請私塾的老先生才看的懂,當老先生讀完後看,王翠兒的父母傻眼了,女兒,就不見了?

一個布袋,有幾斤重,裡面是金沙不錯,可是女兒不見了?女兒什麼時候識字的?就是識字,怎麼會寫篆字?如今的篆字只有雕刻師去研究一下。

私塾的老先生是個老儒生,看著這張梅花篆字稱讚不已,如今能寫如此漂亮的篆字的人,很少了!

可是,沒有人給王翠兒的父母答案。

「報官。」王翠兒的父親拔腿朝衙門跑去……未完待續。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