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五十七章:春風樓

第五十七章:春風樓 (1/1)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6-17 08:39  字數:2989

readx高文秀如今被李世民安排一個院子獨處後,高句麗使者,也是高建武親信大臣姬魁,如今也沒得到李世民的召見!心裡很沒有底,到處聯繫其他國家的使者打探消息!

今天受倭國遣唐使久子真野的邀請,藝雅茶樓菊廳!依然是絲竹奏樂。舞女翩翩。久子公主親自給姬魁倒酒,暗香浮動,姬魁一時恍惚。

「姬使者,不知道貴國和我倭國可否有進一步的交好的可能呢?」

「自古聯姻,是兩國交邦常用之法。不知道貴國可有公主可嫁我高句麗王子?」姬使者,眼睛的手,有意無意的抓住久子的手,眼睛貪婪的看著久子真野。

「不知道久子蒲柳之姿,可否能入貴國王子之眼呢?」

「久子公主乃天生麗質,美艷不可方物,如果真能成為我高句麗王妃,對於我兩國都有莫大的益處。」說完,不知道想起了什麼,趕緊將手放開!

久子真野倒似乎沒有發覺,身子挨的更近,「那還需要姬使者多多和貴國皇上美言幾句啊,說著,還有意無意的胸口垂的更低,天鵝頸下的衣領開口,映入姬魁的眼前!

「這是一定的……一定的。」說著還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久聞幻魔舞,寧可傾其所有,也要一睹為快,不知姬某可否有幸,久子公主可否獻上一曲?」

「久子的榮幸。」說著,舉手「啪啪」兩聲,絲竹聲起,一個侍女點燃一爐香。久子緩緩離座,在姬魁面前脫去鞋子,眼睛瞟向姬魁,嫣然一笑,將纖足抬起,在姬魁面前一晃,然後一股香風帶過,配合絲竹節奏開始起舞!

不知道什麼時候,姬魁身邊,多了一個身著輕紗的女子!開始攬著姬魁飲酒。

姬魁隨著舞曲的進行,眼睛逐漸變紅,鼻息變重。手不自覺的摟起身邊輕紗的女子,開始,……

隨著久子動作越來越大,越來越急促,姬魁愈發的不堪。

久子邊跳變往這裡瞟,看見姬魁的樣子,眼神里說不出的厭惡,可是看在姬魁眼裡,都變成了另一種美。

久子朝輕紗女子使一個眼色,輕紗女子額首示意,紅紅的嘴唇朝姬魁嘴上印去……面前無聲降下一條錦幔,隱約間,看見兩條人影慢慢倒向柔軟的地毯……

久子真野鄙夷望著帳幔後翻滾的人影,袖子一甩,轉身走出茶廳。「通知久野,自己隱蔽好自己,九鼎的失利,一定會引起大唐皇帝的追查,我們必須要多找幾個鄰邦聯合,讓大唐皇帝投鼠忌器!

另外,幫我調查高句麗王子的一切資料!詳細到每天的日常行動,生活規律!正好,讓海龍幫成員,過去躲躲風頭!」

一個聲音「嗨」的一聲,然後在一個紗幔後消失不見!

「劉傲,不要以為不知道,搶劫本宮是你身邊的人,叫子木的人,就是那天帶頭一個吧?真高明啊,沒想到大唐一個小小的爵爺,身邊有如此高手!如果不是本宮恐破壞天皇的計劃,一定要你付出代價!

你是個人才,可惜不能為我倭國所用。不能為我所用,就要毀滅,你總不能始終服用清心寡欲散。等我倭國將你的本領學到後,一定將你訓練成本宮的男寵。哼!」

「阿嚏。」劉傲打了一個噴嚏,「誰想我?咳,天氣一變暖,人還是比較容易感冒的。春眠不覺曉啊!」劉傲感慨一聲,拍了一下大白的頭:「春天來了,讓木子叔給你找個老婆去。」

大白嗚嗚兩聲,也不知道是願意還是不願意,趴在劉傲的腳下,拱拱劉傲的腿,尋找個舒服的姿勢,將下巴放在劉傲的靴子上,開始打盹!

大黑如今真的如同老虎一樣,大白再也托不動它了,開始逐漸不再尾隨大白了,兩個傢伙還是時不時打鬧,但是沒有小的時候,那麼攆了!l現在一個比一個懶,都喜歡睡覺,只有在劉傲跑步的時候,撒幾下歡。平時就是劉根他們溜他們,也是懶散的轉幾圈就回去睡覺,一個個,都摸不到骨頭了肥的。

袁天罡自從得到了劉傲的提示,出動道門高手,將久子真野的行蹤監視了起來,只要是來往的人,都逐個跟查,

一日,道門弟子見一個錦袍漢子從藝雅茶樓出來,面生,沒有進來的紀錄,那一定是以前就在這個茶樓里,對照官府里紀錄,這個叫李商的男子,告身是茶樓護院。但是平時此人很少拋頭露面!

於是趕緊跟同伴打招呼,同伴跟了上去!此人進入春風樓後,再也沒有出來!趕緊上報!春風樓里,一個男子陰冷的瞄了一眼窗外,正看見道門盯梢的打扮成遊客的道士。

伸手給李商一個嘴巴:『八噶,被盯梢都沒發現,你想害死大家不成?立刻去找個姑娘!然後離開,夜裡到灞橋西回合。如果再跟尾巴,你就不用走了!」

叫李商的漢子躬身「嗨」一聲,然後躬身退三步,轉身離開。

道門盯梢道士正準備進春風樓查探,忽見李商一頭扎進千金閣。千金閣,是長安來過春風閣的男人都知道,這裡是選姑娘的地方!春風樓的姑娘,除幾個紅牌有單獨的樓閣外,都在這裡,等待恩客的到來!

喬裝的道士也混進千金閣,盯住這個李商。

袁天罡接到下面說發現可疑人物,那還不行動,這裡是哪裡?是長安,自己家門口,如果再弄出出來人,袁天罡也不用在長安混了!懷疑就夠了!

李商將姑娘帶進房間後,立刻聽外面的動靜!一切還算正常!雖然道士進青樓是可以的,但是喬裝的道士任務在身,也不敢真的樂不思蜀的快活!在李商的隔壁也開了一個房間,帶一個姑娘,一錠銀子封住了姑娘的嘴,自己細心的聽著隔壁的動靜!

袁天罡已經帶領府兵過來了,直接衝上千金閣,將李商拿個正著。並將春風閣用大軍圍住。開始清理人員,不是暖春閣的人開始趕走,沒有告身的,這些天,道士門認為可疑的,開始抓捕審問。

此已經報備李世民,理由就是,首查搶劫晶鼎的發賊!這個罪名,不知道嚇壞多少人!

閣樓上的陰冷男子暗嘆一聲,將帘子拉上……

掌柜李明,自然是認識袁天罡的,趕緊過來問袁天罡發生了什麼事,說實話,袁天罡對於這個八面玲瓏的掌柜還是比較有好感的,可是一碼歸一碼,「查案,你最好不要參與進來!不該問的別問,沾上一點就比受傷厲害!」

這等於變相的告訴人家此次的嚴重性了!可將這個李明平時的交際算很成功的了,就是太子,李明都伺候過不止一次了!

抓到的李商恨奇怪,沒有經司法,而是直交給給了無影。為了能問出有用的消息,袁天綱特意向李世民借來無影,因為,他知道,無影是天殘門的弟子,天殘門有一門秘法,對審訊很有幫助,問出的問題,絕對不會假,只是問完後,受刑的人幾乎也廢了。

為了能有晶鼎的消息,無論是在袁天罡眼裡還是李世民眼裡,一個人廢了算什麼?

春風閣里,掌柜李明到處在派人到勛貴那裡求情。可惜,沒人可以出去,被大軍守著,只許進,不準出,在上面消息下來之前,這裡面的人,就算是被軟禁了!

李明的房間里,陰冷男子站在李明獨面,「成員一純被捕,估計海神幫的秘密保不住了,雖然,一純接受過忍者的訓練,可是,憑我在中原呆這麼多年知道,中原武林,能讓一個人開口的秘法不少!

春風樓估計沒事,但是藝雅那邊估計保不住了!我去通知公主離開,然後回驛站,其他成員,能離開的,儘快離開長安。此次,我們損失太大了,公主既然和高句麗王子結盟,可以藉助高句麗那邊發展!

儘快將春風樓摘除出來,這是我們最後的陣地。」說完,外衣一脫,露出銀色的緊身衣,將脖子上的面罩王上一拉,只露一雙眼睛,然後往窗戶上一閃,眼看的消失在窗戶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