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五十五章:奪鼎(下)

第五十五章:奪鼎(下) (1/1)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6-16 07:34  字數:2579

?羅素的功力自從那次突破後,如今已經進入禪的階段,比起袁天罡不差什麼,在武器作戰上,甚至還強過袁天罡!

原來,袁天罡推算出這次晶鼎的運輸,呈大凶之兆,隨稟告李世民,於是就有了羅素和他的今天到場開頭!

不提羅素的血戰,袁天罡順著車者,一路狂奔,十里外,一輛空空的馬車,停在官道上,周圍十幾個黑衣人的屍體,灑落的到處都是,而晶鼎不翼而飛!

袁天罡傻眼了!萬斤重的晶鼎,就是自己舉著這個萬斤重的晶鼎也走不了多遠就要脫力的!如今,確確實實不翼而飛了!

「河道!」袁天罡趕緊跑到岸邊,果然,一艘大船往西,緩緩WwW..lā已是一里之外!

一里的距離,袁天罡幾個提縱即可趕上。岸邊到船上,也有數十丈的距離,沒有藉助,袁天罡也無法上船。

陀河,河流洶湧,一般小船不敢在裡面游弋,而大船,一般官府均有備案!放眼望去,只有那艘大船,在陀河裡,快速的移動!

顧不得什麼了,袁天罡緊趕幾步,見路邊有一個茶鋪,掏出一串銅錢,看也不看,直接仍給掌柜,將茶鋪的一塊門板摘下,往駝河裡一仍,人站在門板上,將全部的功利,運\氣足底,門板飛速向前.

在接近大船尚有兩三丈的距離,腳下一用力,身子從門板上竄起,撲向大船,去勢離大船還有幾尺力盡,眼看落入河裡,好個袁天罡,佛塵子一抖,纏住欄杆,順勢翻入船里.

身子沒有停穩,一道刀影已經到了眼前!又快又狠,袁天罡急忙仰面躲閃,刀影貼著鼻尖過去嗎,一縷被風吹起的鬍鬚,被斬落,隨風飄揚!

回過神來的袁天罡,看見一個身穿武士服裝,手持長刀漢子。刀長而細,稍微彎曲。一看就不是中原武器!

晶鼎穩穩的在船倉擺放著,袁天罡鬆了一口氣。只要晶鼎在,大唐境內,自己不相信,還有人公然反唐!

「你們是什麼人,竟然公然搶劫官府?不管你們是什麼人,立刻交出晶鼎,不要給自己的國家帶去災難!」袁天罡義正嚴詞。

持刀漢子怒囊一聲袁天罡沒有聽懂的話語,從船艙里又走出兩個人,一樣的打扮!一樣的武器。

「國師袁天罡?」一個漢子竟然認識袁天罡!

「真是,請問你們是哪裡的人,竟然公然搶劫朝廷官員?」

「聽聞國師一身神奇的本事,預知未來,就是能不能算出,今日你是否還回得去呢?」一個人明顯的有戲謔的口氣,大唐官話,說的字正腔圓!

「大唐境內,還容不得爾等猖狂!」袁天罡知道無法善了!傲氣也上來了,冷笑一聲,佛塵子一抖,主動攻擊,先拿下再說!打鬥間,一枚響箭甩向空中!

越打袁天罡越驚,沒想到幾個不明來歷的人,如此厲害!自己還真沒把握戰勝這三個人!

如果就這三個,袁天罡雖不能取勝,也不至於落敗,可是袁天罡有種感覺,致命威脅來自在看不見的不知處,對於這種感覺,袁天罡深信不疑!

自己魯莽了。應該在前面設置障礙攔截,相信自己的身份調動附近衙門不是問題!如今騎虎難下,如果沒有援兵,今天凶多吉少!卦象應驗了,果然大凶!

兀的,袁天罡頭皮都炸了,一柄長刀,似乎從空氣中突然出現,沒有任何徵兆,直奔自己咽喉刺到。

幾乎沒有躲閃時間,勉強撇開,躲過要害,皮膚已經被隔開,死亡擦肩而過,一個銀衣蒙面人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一副在陽光的照耀下,幾乎透明!難怪自己沒有察覺!好一個隱形功夫,「忍者?」此時,袁天罡已經明白,此幫人是神秘的海龍幫成員!

海龍幫一直很神秘!江湖上傳言,海龍幫有一門絕技,可以隱形,是殺手中的王牌力量!長期接受暗殺的任務而出名,是各大家族、各國將領以及統治者的公敵。很少人見到他們的真面目!

當年李世民也查找過這個組織,可惜,一直沒聯繫上,也許是一部分人不想讓他聯繫上吧!

袁天罡脖子的血流不止,有種眩暈的感覺,不好,刀上有毒。

袁天罡不敢戀戰,一跺腳身子竄出,朝河裡墜落!一把飛刀直接朝袁天罡墜落的地方飛去……

眼看飛刀就要射中袁天罡,忽然,袁天罡的身子毫無徵兆的不是往下,而是往上飛起,飛刀輪空!

一個白鬍子道人,憑空出現一般,手舉著袁天罡,腳下在江面上赫然是袁天罡丟棄的那扇門板!

也不見白鬍子道人作勢,身子已經飄向那大船!

那些隱者武士、忍者,紛紛出刀攔截,白鬍子道人大袖揮舞,趕蒼蠅一般,速度絲毫不受影響:「沒出息的東西,幾百年了,不知變通!以前就是這些功夫,白瞎老夫心思!」

說話間,人已經在甲板上站定!眼睛看都沒看那些人,而是瞄向那晶鼎。

往袁天罡背上一拍,袁天罡嘴巴一張,一顆藥丸扔進去,捏住袁天罡嘴,讓袁老道將藥丸吞下,然後不再理會,漫步走到晶鼎旁邊!老道看到那鼎上的花紋,激動萬分,「哈哈,終於九鼎齊聚了!太好了!」

然後望著不敢輕舉妄動的那些武士、忍者:「滾回倭國去,告訴神武家族!不准他們在來中原,不然,老道我看見一次,全部將你們永遠留在中原!滾吧,九鼎,不是一個宦官後人可以沾染的!」

一個武士嘰里咕嚕說了一句,熱惹惱那道人,那武士眼睛一花,白鬍子道人已經到了他的面前:「不說人話?你就永遠閉嘴。」手已經卡著那武士脖子提了起來。

那武士的腳撲騰兩下,已然沒有了動靜,被白鬍子老道隨手扔進陀河!「三息之內,不下船著,就永遠留在這裡!一…….「

三字還沒說出口,「撲通「聲不絕於耳,除了昏迷的袁天罡外,沒有第三個人了!

「當年一時興起,沒想到你可以將道門一脈發展成如此規模!沒有辜負本座期望。可惜天賦有限,心思扎而不純!

本座沒想到大限之時,尚可聚齊九鼎,你也算功不可沒!打通你的任督二脈,算是補償你為本座道統的辛勞。九鼎?不是李家小兒有福享用的。」

說完,雙手如影,在袁天罡身上點擊不停,最後一掌拍在袁天罡胸口,袁天罡噴出一口黑色的血液!而後吐血不止直到吐出的血是鮮紅的!老道又一顆藥丸塞進袁天罡嘴裡。

此時夕陽映在河道上,大船已經靠岸。白鬍子老道雙手舉著晶鼎,腳下一蹬甲板,「咔嚓」甲板碎裂,老道連人帶鼎往岸上降落……

一匹白馬和一個和尚自東而西,單手提槍,沿河堤飛奔而來,白色的僧袍上,血跡斑斑!不是血叱和尚是誰!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