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五十一章:玄奘歸,佛門興

第五十一章:玄奘歸,佛門興 (1/1)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6-11 16:53  字數:2529

readx上法寺。覺遠和尚一身盛裝的接受了隆重的歡迎。這次和上次截然不同。上次衣著樸素,此次奢華非常!

血叱法師羅素,如今已經被封禪位。覺遠此次來長安,是因為李世民對於度牒限制的厲害!沒有度牒,就無法給新的僧人剃度。這個不得了,度牒如同告身,那是大唐官方的認可!

李世民如今這樣一限制,如同卡住佛門的脖子!

覺遠此次老長安。就是徐牛解決之道的!

劉傲接到覺遠要來長安的消息,就讓人將余兒接到了長安,父女見一次面不容易,有此機會,劉傲不認為自己可以代替!

余兒如今就住在陳深的府上,方便見到父親!親眼看見父親盛裝受人歡迎!余兒發覺對自己的父親好陌生!雖然劉傲將余兒的名字改成了瑜兒,習慣使然,余兒自己又將自己的名字,改成了余兒,劉傲對於這小女兒心思了解!

也不在意,劉傲一直在灌輸,名字只是一個符號!強大自身才是硬道理的思想!一直一來。余兒很努力,白天習文,夜裡習武,幾乎和小東並駕齊驅!

一個女孩子,練習的都是少林功夫,成什麼樣子?於是,左詩看不過眼,主動教給她一套玉女門的功夫!

就是子木的功法,余兒也會一些,反正是個可憐的孩子,誰都想指導她一點,在劉府,余兒是一個特殊的存在!

在劉府的這些日子,余兒變化是巨大的!如今的余兒,更加的自信,更加的明艷照人。以前,只要余兒出現的地方,總有幾個紈絝子弟追隨!李恪就是一個。

李恪逐漸將對武曌的感情,往余而身上轉移!余兒和武曌不同,那就是對誰都好!讓人感覺,誰都有機會,誰也沒把握的那種!對於這樣的事情,劉傲從不干涉,正確引導就好!

佛門、道門,是不交賦稅的,佛門田地廣袤,道門佔領名山盛景!很多犯罪逃逸的人,只要出家,就可以躲過大唐的律法,美其名曰: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這個是李世民不能容忍的!以前天下未定尚可,如今天下大定,大唐要大治,實現貞觀盛世,首要的一條就是依法治國,完善唐律!不可能再出現作姦犯科逃逸出家就無法追究的情況!上次遣返形犯回去過春節,李世民就傳遞一個信號,那就是,在他李世民的領導下的大唐,犯人都會遵從大唐的律法、道德自律!守信!

果其不然,那麼多的形犯,一個不少的都回來了!這個讓長安民眾直呼明君!至於這些人,是真心愿意回來的,還是暗中被李世民暗中監視中不得而知!消息傳到劉傲耳朵里,他是不信的。

嗷,殺人犯,明知道回去是死,是去受刑!還回來?不符合人性!古人守信,一部分犯人也許是自願的,可是五百多犯人?中間沒有人都動過逃跑的念頭?除非都是聖人還差不多!

覺遠和余兒,走在上法寺的後面的僻靜的小道上!

覺遠看自己的女兒,光艷照人!哪裡還有去年那瘦面黃髮的模樣?「阿彌陀佛!余兒,爹爹無能啊,還是劉施主會教導弟子!以後多孝順劉施主!不可違背。阿彌陀佛!」

「爹爹,師傅自然是好的!余兒也會孝敬爹爹!你們大人的事情,余兒不懂,聽師傅說,讓您最好別在意度牒的事情!師傅說,傳到橋頭自然直!

再說,玄奘法師不回來,事情不會有轉機。您只需等待即可。」

「玄奘大師走了這麼久,也沒有消息,萬里之遙,凶吉難料!度牒乃佛門大師,生死攸關,如何讓能不理?等玄奘大師回來!也不知道何年何月?如何使得?」

「爹爹不知道,師傅說,玄奘大師一定會回,就在明年春夏之交,一定返回。返回i之日,就是佛門興旺之時。」

「你師傅知可以預知未來?」

「餘二也問過這個問題,師傅不說,就說他說的就一定可以實現!余兒相信師叔!」

「阿彌陀佛!幫為父謝過你師傅!老衲身為佛門弟子,佛門有難,老衲必須出頭,孩子,好好回去,聽從師傅教導,為父慚愧,有時間多為你念經祈福!」

「爹爹不去見見師傅么?也許,您會有所獲也說不定,妹妹們都說,就沒有哥哥辦不到的事情,余兒以為然!」

「阿彌陀佛,等爹爹見過陛下,自然要去劉府拜謝!回去吧,爹爹要去陛下那裡求情!」

「爹爹……」

「不要說了,我心已決。阿彌陀佛!」

余兒憂心的返回。

「玄奘回,佛門興?」覺遠口中念念有詞……

南海邊的船上,老憨一腳將一個漢子踢進冰冷的海水!來的這些旱鴨子,不會游泳,還怕海水冰冷,不敢下水!這點寒冷對於海邊的漢子算什麼?寒冬臘月,只要海水不結冰,一樣下水!

如今的人真是嬌貴。「放心,鯊魚隨時都在水裡,海水並沒有你們想的那麼冷,都動起來。」

老憨的聲音蓋過海浪,鯊魚一身水靠,時刻準備救援!

任教學水性都是循序漸進,他們不,直接用人的本能,讓人下水,按照他們的說法,多喝幾次海水,自己就會了!從海邊的孩子,誰不是喝海水學會的水性?

老憨心裡美啊,少主將狗娃子接到長安去了,聽說是讀書,哈哈,老憨的祖祖輩輩都有漁民,沒想到,到老憨這一輩,竟然還可以出個秀才!少主說了,誰家的娃,只要到了六歲就可以送到少主那裡,從小讀書!

狗娃子都十一了!雖然認識幾個字,那也是東學一個,西學一個的,有少主的教導,做秀才,不在話下,少主就交代將這些人訓練水性!太簡單了,給了三個月的時間,不將這些人訓練出來,都沒臉見少主!

別看這些漢子,在陸地上,一個個都是好身手,到了船上就稀鬆!重病當用猛葯!

海水又苦又咸,可將這些陸地上的好漢折磨的不輕!可是沒有辦法,少主的命令,必須遵守,不會水,怎麼發財?怎麼做海盜?來的時候,信誓旦旦,如今做孬種,丟不起那人,不就是多喝幾口海水么?

只要喝不死,一定堅持。拼了!

真應了少主的話,習慣了就好!

已經有悟性好的兄弟,已經可以自由的開始東遊西晃了,湊,那個傢伙,自己手下敗將?他已經學會了,我學不會?

於是開始一個個較勁!海水不再寒冷,漢子心中的熱血,可以燒沸海水!一個個比著往海里跳。

「你這是第幾次喝海水了?」

「三次。」

「我四次就學會了。這次你准行……」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