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四十七章:左詩的霸氣

第四十七章:左詩的霸氣 (1/1)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6-09 05:39  字數:2214

劉傲剛從學府回來,見吐蕃王子,跟著隨從,提著禮盒,在自己大門外,子農一張躺椅上躺著,有一口,沒一口的喝著酒,連個凳子都沒跟人搬。

「怎麼,欺負上門了么」劉傲下了馬車,背著手,看著哈贊王子

「劉公子,是小王的錯,小王願意獻上一千頭牛,不,兩前頭牛,作為對劉公子的賠罪大家以後還是朋友嘛,風俗不同,小王在吐蕃習慣使然,並非輕薄,見諒,咳」

哈贊還是帶病來賠罪的

兩千頭牛,真是大手比,可惜,咱幾顆玻璃珠子還換一千頭牛呢,這次浪費兩個玻璃馬

「王子很有誠意,平安佩服,如果王子能將平安那對紅色玻璃馬還給平安,平安再送您兩千頭牛,如何相信,平安的玻璃馬,應該不比你的兩千頭牛價值低吧這樣,剛好快農忙了,三千頭牛,就當抵平安的那對玻璃馬了

只要王子求親成功,還怕這雞頭牛不成吐蕃和大唐,一向是友好的鄰邦,這三千頭牛,平安就當韓贊王子,給資助藍田的百姓了,平安會如實的,稟告陛下的如何」

「如果劉公子能保證本王的安全,三千頭就三千頭。哈贊王子真給這鬼嚇怕了

「保證你的安全在我大唐,還有人敢害來使不成王子說笑了,平安雖是三品的爵爺,可這是天子腳下,三品嘿嘿,官職太小,而且,平安之會教書,不會做官別說保護你,就是平安,都自身難保,

再說,平安也聽聞王子驛站最近鬧鬼,我大唐有句話叫,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平安一身正氣,不怕鬼神,只怕小人建議去找道士,做幾場法事就好

平安教書累了,王子沒什麼事,就請回吧,你如果同意,平安就讓人去接收,不同意就算了,也不是什麼大事。」說完就直接回府了」

「劉公子」哈贊叫,劉傲也不理。眼看劉傲的身影消失在大門裡

「少主,要不奴才今晚再去嚇嚇他」

「木子叔,不用了,相信,今晚會有很多高手在場,其他人,平安不知道,無影一定在,袁天罡也睡不著覺。放心,,機會多的是,只要這個王子一日不見陛下,就喲機會就不知道,哪個公主要嫁給這個傢伙

生在帝王家的公主,也夠倒霉的你看這個哈贊王子,頭髮都油成啥樣了嫁給這樣的人,每天還不熏死」

子木嘿嘿不做聲,劉府的人都愛乾淨。不管是下人、廚子,衣服可以舊,必須乾淨

「少主,那你說,這個吐蕃王子會不會將三千頭牛給我們」

「錯,不是給我們,你信不,給了我們,最終也會給陛下要去,三千頭牛啊陛下都眼紅是給藍田縣的民眾會給的,不給的話,咱再給他加點料就是估計,明天,該有說客上門了,去陪五娘吧這裡有她們就好

對了,木子叔,這個子農什麼情況做門子,似乎不合適吧,你說說他」

「到了他的程度,別人說,已經沒有用處了,自己的心結,自己才能解開,就讓他在那呆這吧,我這兩天找些您寫的射鵰給他看,慢慢會好的」

洛陽的娛樂盟大劇院,今天來了一個豪客,兩個女子,和兩個男子

兩個女子著木履,穿盛裝,男子,武士服,長刀,一看就不是大唐的人包下整個娛樂盟一場。這個時間,有如此豪客,自然是驚動老左詩

左詩暗中觀察這些人付錢直接白銀支付。一個劇院,就為四人服務不料節目完之後,s十三女子天團謝幕,走到幾人面前謝金主的時候,女子天團的莜兒,被,兩個男武士中的一人拉住,輕薄了一下嚇的莜兒尖叫一聲

呀叔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出來,直接將那武士手直接斬落,一邊讓女子天團回去,一邊舉著流血的刀,攔住已經將長刀抽出的另外一個人

本來好好的,轉眼血腥滿地,那個武士痛苦的臉,抽成了包子.哀號不絕.

啞叔正要迎上,就聽那盛裝女子,叫了一聲:「住手。」

武士憤憤的退回,給另外一個斷手男子包紮傷口

「一個戲,子,竟然敢公然襲擊鄰邦來使,膽子不小。」盛裝女子聲音雖然甜美,卻透露種一股高高在上的味道

啞叔不知道她們是什麼人,一聽是鄰邦來使,由於了一下

「鄰邦來使,不知道,是哪國的來使,進我娛樂盟,就應該守我娛樂盟的規矩。輕薄我娛樂盟女子,斷一隻手,已經是輕的了不想留下性命,就趕緊離開,這裡不歡迎你們」左詩一臉寒霜的站從上面走了下來來

「大倭國公主,此次的遣唐使,久子,路過洛陽,聞名娛樂盟,特意來欣賞,不知閣下五盒稱呼」

「娛樂盟東家,左詩,你說的沒錯,她們是戲子。那又怎樣你是公主,也不過是倭國的公主,大唐還輪不到你倭國的公主,在大唐縱容屬下,侮辱我旗下藝人。

你們來大唐交流,左詩歡迎,但是必須守規矩

下次,再發現有侮辱我旗下藝人的,啞叔,直接殺掉」不知道怎麼回事,左詩看到這個美麗的女人,從心底就討厭

「好大的口氣大唐是禮儀之邦,什麼時候這麼霸道了本宮倒,你們的官府,管不管我們走」說完,起身離開。

「左詩,隨時恭候既然你這樣說,我倒要你這個倭國的公主,要給我娛樂盟一個說法啞叔,去報官。」

府衙裡面,此時樊弋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如今大堂上,來了兩個人,一個是鄰邦來使,皇家公主,一個是劉爵爺的未來妻子還是娛樂盟的東家,玉女門的入世行走兩個人,沒有一個自己能惹的起

暗自罵這個使者,來就來吧,還招惹左詩,就是拋開劉傲這個關係不說,人家就玉女門的人,自己也不敢輕舉妄動啊

這都什麼事啊怎麼辦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