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四十六:驛站鬧鬼

第四十六:驛站鬧鬼 (1/1)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6-09 05:39  字數:2420

清晨,長安城一如既往的按規律運行

長安官府驛站里,傳來驚恐的議論聲:「哎呀,你不知道,驛站昨天晚上鬧鬼了,吐蕃王子大半夜被鬼塞了一嘴巴泥土,在院子里一張破席上,酒壺裡是裝的河水,盤子里一條紙錢畫的魚、一盤萬年青的葉子,一盤馬糞、還有一盤紙錢畫的雞肉,這是撞鬼了啊」

侍衛、下人都在議論。

原來今天一早,吐蕃王子被侍衛發現時,一個人盤坐在院子里的破席上,破席子邊還有燒過的痕迹看樣子,王子鄭在喝酒,可是嘴的土饅頭、席子上還有一個土饅頭被咬的痕迹

明顯是鬼勾引王子喝酒啊到現在王子還沒醒來

負責驛站的官員嚇壞了,趕緊一邊上報,一遍請道門的道士,來驛站做法事驅鬼

王子醒了,卻高燒不退。可是怪事還在發生,第二天依然,連伺候王子的侍衛都一起開始吃土饅頭這事一出來,整個驛站人信惶惶吐蕃王子不敢在住在驛站,連忙帶人到外面住帳篷,派人日夜駐守

天底下,最不相信鬼的,就是道士因為他做法事捉鬼,可是沒人真正的捉到過鬼著件事驚動了袁天罡

仔細的看了現場,甚至找到吐蕃王子,這王子幾乎嚇傻了,躲在帳篷里發抖連續兩天吃土,加上受凍,已經病倒了

袁天罡也沒發現什麼,但是直決讓他懷疑是人為的,結合吐蕃王子和劉傲有衝突矛盾,於是,直接到劉府找劉傲,可惜,劉傲不在,在學府

門子畢長春一張躺椅在太陽下,曬著太陽,見到袁天罡連起身都沒有起身,奇怪的是,袁天罡還沒敢造次還行了道禮這一幕,如果讓人看到,眼珠子都會掉一地

國師給一個府的門子行禮說去出也要有人信啊

「我家少主不在家,就不請你進去了有事去學院,要不你就等少主回來再過來我們家少主不喜歡麻煩老夫也喜歡清凈,可是,總有人不長眼袁老道,袁守城,可還欠田師一個人情呢。

如今田師不在了,你們道門就想耍賴不成田師的舍利子也給了你們道門,這個老夫不追究,畢竟是少主的主意,然老夫身處劉府,本來只想清凈,可是你們一次次的找少主的麻煩,老夫很不舒服

現在老夫向你道門要這個人情,凡是和少主有關的事情,你道門不得過問,或者為我家少主掃平障礙,你自己選。」

袁天罡渾身冷汗,袁守城是自己的親叔叔,也是如今道門的掌教

「道門以後不過問劉公子事情。」袁天罡苦澀的吞了下口水,父債子還,叔叔的承諾,就是整個道門的承諾。只要是道門弟子,必須無條件服從「貧道告辭」

袁天罡沒想到劉府有如此強大的門子存在這個是連李世民也不放在眼裡的主啊這個劉小子讓他去做門子以後誰還敢上門

劉傲還不知道劉府發生的事情泥么的,不教不知道,這個狄仁傑,真的是個妖孽腦洞不是一般的大難怪有挑戰武曌的勇氣

唐人不懂科學,不代表唐人不科學劉傲只要將一個概念拋出去就有人去鑽研,去研究這是劉傲沒想到的格物學,如今風靡校園,當然,算數除外在洛城學院過來的,中級班的學子,也過了一把先生的癮。

劉傲將羊毛紡線的設想在學府已經開始實驗,這個研究,劉傲交給了魏王李泰你能想像,一個王爺學紡棉花是真的如今的李泰,紡棉花,已經恨熟練了

竇青山的墓前,高文秀在一個侍衛的陪同下無語流淚

竇青山死後,李世民沒有虧待,厚葬了他說實話,李世民恨佩服竇青山應該是竇家最解傑出的一個人才拋開造反的罪名外

高文秀不顧大臣的阻止,執意要來燒紙拜祭絲毫不掩飾,自己就是竇青山女人的事實高句麗的使者,還沒見到李世民事實上,還沒有一個國家的使者,見到李世民

沒人知道李世民怎麼想的以往,使者到來,李世民,都拋開一切事物,第一時間接待如今,只是讓他們在驛站,或者讓官員帶領他們,到處遊覽,而頡利,這個沒有骨氣的傢伙,成了這些使者參觀的對象

「高句麗公主是竇青山的女人」李世民接到報告仔細看了看屬下的密報,對於這個,雖然意外,也容易接受竇青山如此出彩的男子,高句麗公主喜歡他也很正常

這個讓李世民有一種自豪感,不管怎樣,竇青山是我大唐的男兒。

「不要為難她,安排個時間,朕要見他一見」李世民喝了一口茶水,「那個吐蕃王子,聽說驛站鬧鬼」

「是的,陛下,連續連天,吃土饅頭、喝河水,冥紙事物,請道士做法事都不頂事國師去看過,後來沒有結果閉關去了」小德子恭敬的回答

「沒有結果,閉關去了有意思這手玩的高啊」李世民露出玩味的笑容「這麼多人彈劾劉傲,他倒好,象個沒事的人一樣,每天泡在學院里教書倭國的使者到了哪裡」

「今天應該可以到達洛陽」回復的是無影

「好」然後就不再言語,眼神不住閃爍,熟悉李世民的人都知道,這一刻,李世民腦海里一定在推演自己的一套利益鏈條

吐蕃的五百兵馬,紮營的空地周圍,有大唐一個衛隊,在長安城,這五百兵馬,始終在大唐軍隊的監視之下看著道士賣力的開壇做法。

陽光逐漸偏暖忽然,帳篷無端的燃燒起來,而且不是一個帳篷著火。

「鬼啊」五百軍地瞬間亂做一團將吐蕃王子救出帳篷,眼見帳篷化為灰燼士兵跪地懺悔,禱告

「白磷」,做法的道士眼睛一眯,沒人比道士懂得這個白磷可以自燃的秘密了這個本市道家的不傳之秘,做法時常用到這招。沒想到,有人在吐蕃的帳篷上,都灑滿了白磷

「到底是誰在和吐蕃王子作對」這時,一個道士從外面走進來,沖作法的道士耳語幾句,道士臉色一變,收拾東西就走,連報酬都沒要

吐蕃王子惹上鬼了,而且看樣子,不將吐蕃王子纏死是不罷休的節奏

「王子,是不是和您早兩天和人家衝突有關那人要您給交代,您似乎沒有聽,是不是人家給的警告大唐,能人異士眾多,此事透著邪門詭異」身邊的隨行禮官小心的對吐蕃王子說。

吐蕃王子此時是六神無主,聽禮官說,「備禮,本王去那劉府,快」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