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三十一章:護鼎白莽

第三十一章:護鼎白莽 (1/1)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5-26 04:17  字數:2909

readx北芒位於洛陽東北,是一個山群,芒碭山群!山不高,但是在周圍都是平原的基礎上,就顯的格外險峻!

三天後,進入邙山腳下!一路走來,荒涼異常!幾十里一個村落!典型的姓氏組合,就是一個村性什麼,幾乎都是姓什麼的!

村落幾乎都是土牆,茅草棚、人字棚組成!邙山腳下最近的村子,都在十里外!唐朝時的北邙群山,還比較原始!時常猛獸出沒,野狼、大蟒、山魈等!

尤其是北山,人跡罕至,古樹怪石林立,偶而幾聲山魈怪叫,恐怖至極。

一行人到達北山,乃下午未時剛過!前面已經沒有了路,大家只好下車,將馬車安置好!由啞叔看著,不然,馬匹在這深山,不出一個時辰,肯定沒命!

凱凱白雪堆積很厚!眾人不敢亂走,說不準,一片平平的雪地下,就是深坑!

楊五娘似乎對這裡很熟悉!帶領眾人穿梭在林間,偶爾四處看了一下!一個時辰後!楊五娘在一處大石邊停了下來!

「少主,到了!」楊五娘由於有孕在身,這麼長時間的山路,有些喘息!「木頭,將我身後的大石往左狠勁推。不用擔心,沒有暗器。」說完,起身往後站了幾步!

子木看大家都站好,然後搬動石頭,往左一用力,石頭動了,右邊的山腳下雪忽然滑下,似乎山裂開一樣!

一個碩大的洞口,出現在幾人面前!明顯有人工痕迹,這是個人工的山洞,也許藉助一些自然洞穴擴大!

動內冒出一股煙氣,是白霧一樣,怎麼有硫磺的味道!「洞里,有個溫泉,山內溫泉,流入底下河的,外面看不出來!」五娘在子木的護送下,拿出一個夜明珠照亮,然後走了幾步,似乎朝哪裡按了一下,忽然,洞內石璧開始亮燈,一盞、兩盞……很快,燈火通明,湊,是仿照古墓的長明燈的做法。

不愧是摸金校尉出身的術士,對於設計暮也有一手,這種方式,據說,秦始皇古墓就有!

洞很深,但是不悶,有通風的地方,而且,裡面溫潤,石壁明顯有開鑿的痕迹!

幾十丈後,開始分叉,分三個方向,「邊的靠近溫泉是晶鼎的安置處,右邊是我們當年的住的世室,另一個是,放藥材的地方!左詩嘖嘖稱奇。

先朝晶鼎放置的山洞走去,很遠,看見霧氣繚繞,一個很大的鼎佇立在哪裡,有一人搞,奇怪是四條腿,宛如樹根一樣將鼎懸空近兩尺高。

四耳,,兩長兩短,不遠出是五丈方圓的溫泉湖,冒著熱氣!而條小溪,冒著熱往裡延伸,裡面似乎是個地下河,而這個溫泉還是個活泉,溫水不停的望外冒,中間明顯可以看到水花。

奇觀,絕對奇觀啊!後世怎麼沒發現這個?沒聽說邙山開發溫泉啊!

「哎呀,有蛇。」左詩叫一聲,從鼎座上跳起,原來,。左詩想看看鼎里有什麼,發現裡面盤著一條白莽。沿著鼎內部一圈圈盤著。

大小蓮是最怕蛇的,兩人趕緊拉這左詩離遠點!大家的動靜,驚動了鼎里的白蟒,從鼎里探出頭來,一個拳頭大小的菱形蟒頭,眼睛金色,白磷,吐著紫色的長信!

子木抽出軟劍就要將蟒蛇斬掉,「不要。」五娘趕緊制止。

「此白莽是晶鼎的守護者,據說,單道遠得到此鼎的時候,就有這條白莽,當時是在泗水河底,只要鼎里放置藥材,它就會最懂消失,一旦沒有藥材,它又不知道從哪裡鑽出!

它不傷人,可是,你也傷不了它,它的皮刀槍不入,你拿劍砍它也砍不動。說著,楊五娘朝鼎里仍了個東西!那是要用的一種材,白莽將頭探出來,看了看楊五娘,然後似乎比較親熱的,用將頭放在楊五娘手掌,然後楊五娘用另一隻受,輕輕拍了它幾下,白莽緩慢的滑出晶鼎,朝那溫泉滑去,真是一條超級大蟒,怕不得有幾丈長?

眾人眼看著它滑入地下河不見!奶奶的,通靈了!劉傲,這才仔細的大量這晶鼎!明顯是青銅所鑄!鼎程圓形,有區別常見的方鼎。一圈都是人物,都是女的!

一個女的,做著各種奇怪的動作,然後沐浴,在鼎里沐浴!後面的圖案,宛如春宮圖,劉傲總不能當著這麼多女的,看下去,但是大致明白了其中的意思!這個就是專門用來給女子沐浴用的鼎!

「少主,您和木頭出去吧,這裡交給奴婢就好!左小姐可以留在這裡,有益無害,走的時間,將洞口封住即可,九天後,開啟洞門,將我們接回去。」

「封住洞口?那怎麼行?你們吃什麼,再說,你的身子,這裡面這麼潮濕,怎麼行?」劉傲恨擔心,開玩笑,九天?這裡面哪有有吃的?一個孕婦,在裡面,不行!

「少主放心,不要說九天,就是九年,也沒有問題,您趕緊走吧,五娘我感覺您再不走,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很多時候,我也說不清楚!相信五娘,沒事,木頭,送少主出去。」

「那好,我送兩床棉被過來。」既然來了,就聽從五娘的。

「不用了!出去,直接將洞門封住,切記!

也不知道,子木知道多少,對楊五娘的話,深信不疑。

「你就不擔心?」劉傲很奇怪!

「擔心?老奴為什麼要擔心?少主,你知道老奴成親以後,功力增加傲多少?」

「你功力增加,和你成不成親有什麼關係?」

子木沒慌忙回答問題,而是將洞口的石頭,往右一推,只見洞口又被一個大石板擋的嚴實合縫。只是再也不復以前,植被沒有了,積雪沒有了!石門很突兀、很顯眼!

反正這裡,沒有人到來,兩人順著來時的腳印,往回趕。子木邊走,邊在樹上做著記號。

「以前,老奴比起張子善,有一段差距,如今,估計老奴對上他,不會輸,當然,要贏也不容易!五娘的一半功力,被老奴吸收了!」

「嫁衣神功?」劉傲不由得叫到!後世很多電影啊,小說,都有寫這個功夫,女的練功,和男的結合後,功力轉化到男的身上去!

「什麼嫁衣神功?不過,這個名字倒是貼切,不過不是,按照五娘的說法,叫渡鼎雙修!從《九鼎問道》中,剝離出來的一部分!他不屬於武功的範疇,是道術!」

兩人說著,來到馬車停放的地方!

怎麼辦,九天呢!

天都快黑了!人可以扎帳篷,馬呢?這地方,一夜,馬還不凍疆啊!

「這樣,木子書,平安在這裡,找這個地方扎帳篷,您兩位,去將馬屁寄存在鄉親們家裡,大不了,多給點銅錢,就九天而已!」剛好,十多里外有個鎮子,就是邙山鎮。

「您一個人,不行,這山裡可不安全!就您這身子,一個山魈都能吧您吃了,更不要說野狼了,這樣,啞巴去寄存馬,大不了多跑一趟,以他的功夫,也就是個吧時辰的事。」

這個劉傲真沒逞能,自己對自己的武力值,一直沒什麼自信!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出現幾隻野獸,一點都不奇怪!連冬眠的蟒蛇都不冬眠了!劉傲到現在還害怕,就那白蟒,自己一個人估計都不夠他吃!

還好,它不傷人!那麼大的莽,在山洞裡面怎麼活的?地下河裡有動物?或者有魚?蟒蛇吃魚么?沒聽說啊!

那地下也是溫水河?不然,白蟒活了那麼久?按照推算,五娘都離開這十來年了!

啞叔將車子卸下,然後騎著馬朝山外跑去……

馬車裡,帳篷是帶了的,拿出來,子木拿出軟劍,在林子里,找一處平整的地方,很快堪了幾棵樹,騰出一個一丈見方的地方......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