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二十六章:抽水工指路

第二十六章:抽水工指路 (1/1)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5-22 15:22  字數:3001

?「挑戰我?」小武似乎看到了天下最好笑的事情!

「是的,你年齡與我相仿,也許還大我一點!小七姑姑皆然說你厲害,小傑自然要討教一下!怎麼?不敢么?」

小傑站在那裡,如同一個驕傲的小公雞。從小到大,狄仁傑都力壓夔州同齡學子一頭,甚至一些年長一點的,都甘拜下風!長這麼大,都是在讚美和羨慕種長大,在學問上,沒有受過挫折!人雖然聰慧,傲氣不免滋生!

「好啊!你想和我比什麼?武的你肯定不行,一百個你不夠我打,文的,你讀過的書我都讀過,我看過的,你未必看過,以你的聰明,如果在洛城學府呆上三年,估計可以和我一拼,如今,真不好意思欺負你,這樣,我出一道題,你答出來我就和你比,如果,連這道題都答不出,就去洛城學府,求下學,再過來和我比吧!」

武曌對自己是自信的,在洛城學府,一個記憶BT的小南,在記憶上,也許能和自己一拼,其他人,除了師傅,自己還真沒有對手!無論是格物還是辯論。以及詩詞,雖然學府不是恨看中詩詞,但是在十二金釵姐妹中間,還是不時出現一兩首不錯的詩詞的,年輕人么,正是賦作新詞強作愁的時段!

「好,你出!《九章算數》小傑也研究過,就不相信,你還會跳出《九張算數》的範疇!」狄仁傑在這點上很自信!

「一個水池,一個進水管和一個排水管,進水管……」小武將在學府被那些紈絝和妹妹們最頭疼的抽水、進水的應用題隨便提溜出來一個,「這樣的題,在洛城學府,隨便拉一個學生都算的出來。」

說完,看也不看在地上寫寫畫畫的狄仁傑,就朝李元霸說:「師叔,從洛陽來的東西呢?」

李元霸嘴一撇,讓小叫小金的宮女進去拿。「搞的神神秘秘,什麼東西,還用小木箱封好?那小子給我送的東西,可沒有一樣是這樣的。等會拿到了,給師叔看看啊!」

「好啊!」小武也不在意!

一個四方的桐油木箱,曬用蠟封了縫隙!小武也好奇,就打來一看,還用油紙包著。打開一看。小武樂了,是花生,這個自己吃過,也不在意,就拿出來,熟練的剝了一個,不對,和以前的不一樣,然後吃到嘴裡!那個香啊,越嚼越香。這是炒過的!劉傲怕受潮就不好吃了!李元霸也學著。吃一個,這一吃就不可收拾!

小武一看,趕緊將木箱抱起,抓了兩把給小七,然後就跑啊!「小武回去了!改天再來.」李元霸剛吃出味道,趕緊起身攆,「小武,別走,給師叔留點,喂……」

一著急下來竟然身子飄起來了!連輕功就用了。可是,輕功畢竟不是他的長向,只見小武眨眼就不見了!

小七啼笑皆非的看著爺倆為一點吃的,竟然沒任何矜持。笑著搖搖頭,隨手拿起一個花生,看看挺好看,就弄開一個,丟到嘴裡,一吃之下。也動容!是好吃啊!難怪爺倆這樣!

不多時,李元霸垂頭喪氣的回來,「這個小武,小氣的很,這個叫什麼花生的,劉傲那小子,為什麼不給本老道送點?不行,寫信要,不給爺爺就……」看小七杏眼瞪著自己,訕訕的做在軟榻邊,嘿嘿的笑著,

「也不怕人笑話,至於么?」小七白了他一眼,將小武給自己的,給他吃,小七覺得,李元霸就一個大孩子,真象《射鵰》里的老頑童周伯通!

狄仁傑還在對著地上的題愁眉苦臉!怎麼會有這麼怪的題?小武其實也知道,這個題就是在洛城學府,也算難的了,都怕做這樣的題,這個抽水工是學員最討厭的存在,討厭程度還排在小強、小紅這兩個代表人物前面!

幾乎是一溜煙跑回自己的洞府的小武,喜茲茲看著劉傲給自己準備的零嘴花生!愈發的想回洛陽,說不清楚對劉傲是一種怎樣的感情,師傅,不象,哥哥又沒有小南他們那樣親密!可是自己就是情不自禁的浮現他的影子!

自己模仿過劉傲的髮型、穿著、甚至習慣!特別是他賜字給自己的時候!那一幕幕在武曌腦海里閃現……

狄仁傑在地上蹲一個時辰了,直到宮女小金叫狄仁傑用餐,狄仁傑才抬起頭:「小武呢?」原來剛才發生的一切,他都沒發覺。

「武姑娘早回去了!用餐去吧,公子!」

「我輸了,這題我解不開。」狄仁傑如同斗敗的公雞,無精打採的做在桌子前,無有心思用餐!

「輸了?正常,輸給那丫頭不丟人,姑姑都不如她呢,她就是個妖精!」小七摸著狄仁傑的頭安慰,這不安慰還好,一安慰,小傑更家覺得受打擊!

「我回去就到洛陽去求學,小傑就不信了,也不知道和誰賭氣,拚命的往嘴裡扒拉米飯!

這裡發生的一切,劉傲可不知情,此時的劉傲,在一堆奇形怪狀的物件中間!手拿兩個不棒,隨手挽個棒花,輕輕的敲打起來!

劉傲在後世就酷愛音樂,吉他、架子鼓,在學校也參加過樂隊,是個不錯的鼓手,可惜,嗓子不行。

劉傲開始還手有點生,慢慢的感覺來了,「嘣、嚓嚓……」雖然鼓是新做,聲音還有點悶,沒後世的那樣通透,但是,配合打擊樂的其他樂器,還是很好聽的!

很快,院子里圍了不少的人。很奇怪,少爺這是幹啥呢,敲的還真好聽!

劉傲越打越熟練,越打越帶勁,鼓點密集,一首曲子打擊完,最後一下,狠的敲在故的時候,渾身這個痛快啊!

一抬頭,嗯,怎麼這麼多人?他也不想想,那麼大的動靜,不吸引人才奇怪!陳海蓉也好奇的看自己的相公,一有時間就搗鼓這些東西,有些是自己見過的鼓、鑼之類的,有些不認識!沒想到這些奇怪的東西,這麼神奇,自己聽手機裡面的歌曲,裡面似乎有這些樂器的聲音,不是恨確定!

劉傲興緻正高,看這麼多人,於是就敲打著唱了一首歌許巍《故鄉》:「天邊夕陽再次映上我的臉龐,再次映著我那不安的心。這是什麼地方依然是如此的荒涼……總是在夢裡,我看到你無助的雙眼……」

說實話,劉傲想起自己無辜來到這裡,回去渺茫,唱著手歌,那是自己經常在心裡哼著的歌,今天給唱了出了來,嗓子本來就不是怎麼適合唱歌,也是正處於變聲期似結束,未結束的時候,有點沙啞,倒符合這首歌,特備是幾個,總是在夢裡,唱的劉傲自己眼角含淚。

古代人哪聽過如此豐富的歌曲!一個個受的衝擊是巨大的!劉傲歌聲都結束了,都還沒回過神來!

陳海蓉看見劉傲眼角的淚光,心裡難受,自己相公,心裡肯定有難言之隱,不過這首歌,聽著真揪心!

這首歌對女人感觸不是很深,對男人就不一樣了,特別是陳深,鬍子抖動,渾濁的淚水無聲的留下,他的故鄉早就不知道什麼樣子了……

可是,劉傲不知道,就在他深情的唱《故鄉》的時候,在遙遠的北極,一個虔誠的老人,絕望的望著漫天的極光幻彩,遺憾的永遠閉上了眼睛.。

身邊唯一一個神子,渾身都是熊皮包裹的子農,跪在雪地里,將身上所有的酒,都倒在老者身上,三拜以後,點燃了老人的屍體!然後,將身邊,一張張的熊皮,扔在老者身上助燃……

自己在一旁,似乎做著什麼儀式的姿勢,嘴裡無聲的念著什麼,眼神里滿是滿是迷茫。說也奇怪,平時生個火及其困難的此時,大火在幾張熊皮的助燃下,異常的猛,火光和天上的極光呼應!增添一種詭異的神秘…….未完待續。

PS:謝謝坦克兄弟的月票,感謝,棋盤最近狀態有點問題,不是卡文,而是在分析自己的不足,希望可以突破一下自己的寫作,這個文的設定,寫到這裡已經定了,只有在後面在盡量寫的好些,更新慢點,同時也在構思打磨新的書,期待你們的支持!訂閱就是最好的支持,感謝您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