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二十四章:有情有義

第二十四章:有情有義 (1/2)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5-20 10:01  字數:2927

readx看著衣娘發白的臉,和將孩子護住,又怕又擔心的樣子,常萬山心裡很複雜!竇家對自己有恩,自己卻為了家人,背叛了竇家,不,是放棄了竇家,雖然,自己已經無能無力,這個孩子是竇家的血脈無疑了。

衣娘明顯比以前更加的豐潤,看來在劉府應該沒有吃苦,現在,問題是,少爺知不知道這個女人是竇家的遺孀?

自己要不要告訴少爺?常萬山還不知道,衣娘已經是王朝名義上的小妾,看衣娘的樣子,常萬山不忍,趕緊擺手:「少夫人,不用害怕,如今,阿丹是劉府的人了,你不常出來,阿丹這個名字已經不存在了,如今在下是常萬山,是劉小夏的父親。

「啊?真的?不要騙我,你是那個常大姐的……」小夏的母親,衣娘是認識的,而且,府里的十幾個大小姐她都認識,有時候還來看看展昭,聽說二小姐的父親回府了,萬萬沒想到是常萬山啊!

衣娘現沒那麼驚慌了,常大姐兩人很熟,展昭的奶娘還是常大姐介紹的呢!場面一時尷尬起來!

「那我先回了,展昭也該餵奶了!」這話很假,展昭剛吃飽出來的,還在睡,可是不可否認,這個也是最合適的介面!

看著衣娘推嬰兒車的背影,常萬山糾結不已。最後一跺腳,往劉傲書房走去!

劉傲還在為明年的商隊做著規劃!管家這幾天忙的很,年底了,帳要匯總,利潤要上報,和程家、長孫家、左詩、楚楚等等,合作的份子,利潤要分出去!歐陽海那邊也在搞,管家是最忙的!他還見者賬房先生呢!

「劉爵爺,萬山求您一件事情!」常萬山一進來就躬身,拱手!

「常叔啊!一家人。說什麼求不求啊!有事您說!」自己妹妹的爹爹!在劉府,表現尚可。

「是這樣,有件事情,高訴您是不義。不告訴您,是不忠,您是枝枝的哥哥,既然萬山已經所屬劉府,怎麼不應該瞞您!

在我說之前。先求個情,她也是個無辜的人!孩子也是無辜的!如果,萬山說出來,還求您,不要難為她,一個弱女子!」

劉傲聽的糊塗了!怎麼弱女子都出來了?什麼情況?「哦,你說就是!平安聽的糊塗!」

「是這樣,我們府的衣娘,其實是竇青鈺的遺孀,在岳州城前。曾是萬山的主子,保護過她,在離開岳州城前,由於少家主竇青山人手不夠,將我調到他的身邊,那時候,衣娘就有了身孕!算算日子,也該臨盆了!

劉爵爺,竇家對萬山有恩,告訴您這個還請劉爵爺網開一面。不要為難她,萬山保證,她要有危害劉府,萬山第一個不饒他。本來不想告訴您,可是您對萬山恩情更大,沒有您,枝枝母女如今說不定已經餓死了!

萬山也左右為難!最終決定告訴您,索然不知道衣娘怎麼流落到洛陽,但是。一個女子,能有條活路也不容易!展昭是竇青鈺的孩子!」

常萬山說完,忐忑的看劉傲。劉傲的樣子沒有什麼驚奇!他感到奇怪!

「謝謝常叔,這個平安早就知道,衣娘也是平安從岳州帶回來的,竇青鈺臨死託孤,平安也不忍心,就答應了他,畢竟,這個該死的世道,無辜的人很多!能幫一個,就幫一個吧,這個消息,竇青山臨死前,平安也有告訴他,他聽完後,才自殺的!

不過,常叔,您能說出來。平安很高興,這說明,咱們才是一家人嘛!放心,如今衣娘名義上是馬叔叔的小妾,這樣,展昭才有個爹啊!竇家的以往,過去就過去了,以後不要再提起!展昭姓王,王展昭!

常叔,展昭的展字還是平安起的,而昭字,是肖皇后起的,也是肖皇后接生的!如今的蕭皇后,已經被陛下封為昭容了!」

「原來是這樣!劉爵爺慈悲為懷,萬山佩服!」常萬山驚喜的抱歉。

「常叔,別劉爵爺劉爵爺的,小夏是平安的妹妹,你要不叫平安傲子,或者平安什麼都行,您是長輩,一家人,哪那麼客氣?劉爵爺,那是外人的叫法,咱們家不興這個!」

「嗯,那成,萬山也不矯情,和王朝他們一樣稱您為少爺吧,反正,咱家您是家主。」

「成,可以,和王叔、馬叔他們多熟悉,都是一家人!」

「好咧,那萬山告辭!」說完,一身輕鬆拱手的走了!

子木進來,朝劉傲點頭,剛才,子木就在一萬千清灌木後面,常萬山真有異動,子木有把握,將常萬山擊斃,救下衣娘!常萬山沒發現子木,那是子木的功夫高他太多!

終於了了一件心事!這樣多好,有情有義。沒有白忙乎,如果救了他,再殺了他,妹妹難過,常嬸也不開心。自己心裡也是個疙瘩!

誰說的死士、殺手無情?也不盡然嘛!不能一概而論!

蜀中,天機洞外,條軟榻,在陽光下,小七大腹便便的側卧在上面,看著李元霸將兩把大錘舞的呼呼生風。滿臉的都是幸福!

兩個宮女,也道士打扮,在一旁服侍小七!

金剛在還是白雪皚皚山上坡上,也不知道從哪弄的靴子,現在更加的象一個人,還穿著一副!只是那毛茸茸的胳膊,在雪地上扒來扒去,也不知道尋找什麼?不時朝李元霸這裡咧嘴,露出那又黃又大的牙齒!

「真的無聊啊!」李元霸將大錘停下,然後屁顛的跑回來,撫摸著小七的肚子,似乎感受著胎動。「恩,休息好了沒有,再講一段,那個老頑童周伯通,和大和尚打賭,誰贏了?」

驛站開通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