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十七章:仇滅(第三更,求訂閱)

第十七章:仇滅(第三更,求訂閱) (1/1)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5-16 11:17  字數:2674

劉傲早就將房間看了一遍,那火藥怎麼可以瞞過他?屋子裡的硫磺味道,若有若無,這是點燃過的,這個竇青山再研究這個?

也很驚訝,看他的火藥配方,材料除了柳木碳和比例失調外,材料幾乎都對!假以時日,還真給他研究出炸藥來出來!這個人,留不得啊!

「竇兄,你也不用動其他心思,你是死定了,故人一場,平安不想為難你,就憑我身後帳幔下的火藥,你都活不下去!你真聰明,材料都對,可惜比例不對!雞蛋也不是都可以用,呵呵,也許,時間久了,真可以給你研究出來。

還有什麼未了之事,說說,你時間可不多了!最少,在平安這裡,你可以體面的,不手尊嚴侮辱的被擒獲。至於如何發覺,你不用猜疑,你沒露出馬腳,甚至洛陽的時候,平安也沒認出你來!

你盧縣那邊,汽油的生產院子暴露而已!你院子里的水井,被你做實驗,都燒的不成樣子了,這個東西是平安弄出來的,自然一看就知,沒社么奇怪,還有,這個東西是有氣味的,隱瞞其實不是很容易!

巧的是,平安的下人去盧縣辦事,碰巧而已。」劉傲將常萬山事情隱瞞,這個必須隱瞞,既然當他是死人,就不會再接外生枝。

「原來如此,呵呵,江湖漢子,果然做事不夠縝密!時也、命也。青山有一請求,李家人,青山是不想見的。自古成王敗寇,青山無話可說。讓青山體面的死去。這是青山最後的要求,可惜。我竇家這一脈,從此無後,甚憾。」

劉傲久久不遇,原本打算讓燕子飛,將竇青山幫了,交給李世民,可是劉傲真不想再讓竇山受辱,交給李二一個死人?

「姑爺,燕子飛已到。帶著秦府府兵十二人。」啞叔來報。

「讓他們在院子里稍後。」劉傲舉起酒杯,「竇兄,平安救你三杯酒,第一杯,是同情。」劉傲喝了,竇青山沒動。

「第二杯,了恩仇。」劉傲又幹了,竇青山還是沒動。

「第三杯,為竇兄送行。望竇兄可以在閻羅殿大展抱負,竇兄乃人傑,死後也是鬼雄!你可放心離去,竇家有後。」

劉傲話音一落。竇青山一口乾掉被子,眼睛放光,盯住劉傲。

「咳。令弟竇青鈺是在平安面前自殺,死前託孤。衣娘你應該知道,懷了你竇家骨肉。如今已經平安產下一個孩子,平安取名展,肖皇后曾在劉府居住,親自為其接生,後改名展昭。如今已經滿月了!

雖然不能以竇姓出現,但真真切切是你竇家血脈。何苦,你聽了這話,你要活也活不成了!平安家大,不敢冒險,說不得,要送竇兄上路了!抱歉!

「謝謝劉兄,你是竇家恩人!青山給您行禮了。」這貨真的起身,深深的一躬。「這是青山聽到的最好消息了,心愿了大半。甚慰。不用勞駕劉兄,青山還有一事相托。說完,青山自己上路。

在高句麗,青山有一女人,名高文秀,大唐與高句麗早晚一戰,也許是青山多想,大唐有如此武器,高句麗危也!如有那麼一天,請幫我殺了她,不要讓她受辱,青山拜託了!」

你么的什麼是狠人,這就是狠人,自己心愛的女人,不求活命,只求殺死!不是普通人的思維啊!

「平安一文人,戰場?那不是劉傲能去的地方,雖然掛的是武將官職,可是平安真的沒有去戰場的可能啊!不敢承諾,只能說,如果真的碰到了,一定不服囑託!如果碰不到,也不算平安食言,儘力而為。」

「謝謝,讓展昭平平安安長大。不要為官。說著扔出一個令牌,這是青山身份的證明。青山去了。」將桌上的酒,連干三杯,然後站起身子,走出房門,抬頭看了一眼天空,長嘆一聲,反手一掌,砍在自己咽喉,用力之猛,劉傲可以清晰的聽見咔嚓聲。

然後說不出話,朝劉傲這裡看著,竟然沒有痛苦,而是微笑,只是笑的難看,嘴裡獻血流了出來!然後倒下去!

劉傲嘆息一聲,手裡那個令牌,畫的,正是那個無目的孔雀!

劉傲將令牌交給燕子飛!然後叮囑一下,就和子木他們離開了,今天,燕子飛是主角。一個叛賊的功勞,應該可以滿足她一個小小心愿!

武德殿,李世民一臉的鐵青,「情況屬實?」

「千真萬確。人,已經控制了下來,盧縣那邊,已經通知了本地官府,院子已經包圍,人已經被押運了過來,就快到了,現在,那些學子,就等陛下您的一句話了。」程咬金信誓旦旦,一臉的肯定!

東方仇是竇青山?的確可疑!面具、毀容,都是疑點,關鍵是,自己得到了竇青山就在高句麗的消息!

可是老程什麼時候手都伸到盧縣去了?這個先不管,先將人控制起來!

「將所有高句麗學子,都關押起來,交給刑部,逐個審理,將竇青山給朕單獨關押,朕要親自審理。」

程咬金,可不知道竇青山已經死了!領旨而去。

「無影,去協助捉拿竇青山,此人文武雙全,能少些傷亡也好。」

「諾!」無影也躬身離開!

劉傲已經回到了藍田的劉府,「少主,咱們回洛陽不?」

「暫時不行,如果來了長安,不去見陛下,恐怕不好,看看情況再說,不露一下面是說不過去的,如果沒這檔子事,還行,如今恐怕沒那麼簡單了!」

今天為了捉竇青山,今天還沒做功課,本以為就躲過去了,正喝著茶呢,大小蓮過來了:「少主,請您去沐浴。」

「沐浴?」天還沒黑,沐什麼浴啊,今天都沒出汗。

「少主,今天是要進行正面的穴位了,需要泡葯浴,這是五娘特意安排的,在刺激正面的穴位時,必須要用藥浴先進行浸泡。這些葯浴,人家熬了一個下午呢。」

哦,原來是這樣,難怪每次兩人只出現一個,原來在為自己熬藥。那些藥方子也不知道是什麼,連上次從蜀中帶回來的虎鞭都被五娘沒收了,聽說用的到,當時劉傲還嘲笑子木,說子木不行,子木氣的乾瞪眼!

原來是給自己弄葯浴的!汗,冤枉了子木!五娘都有身孕了,子木如果不行的話,估計早發瘋了!

「那啥,這次的葯浴不會疼吧?」

大小蓮笑笑不語。得,不就是葯浴么。又不是沒泡過。起身隨兩人而去……

木屋的浴室里,煙霧瀰漫,一股葯香瀰漫整個木屋。以前沐浴,劉傲多少還可以穿個褲衩遮一下羞,今天不行,在大小蓮臉色紅紅的要求下,必須一絲不掛。

這就尷尬了……未完待續。

ps:

感謝:a831123書友,兩張寶貴月票,感謝您!第三更了,棋盤撒潑打滾各種求!支持棋盤一把,寫書不容易,作為一個新人,在沒有全勤的情況下,還這麼拼,鼓勵一下棋盤吧。/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