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十六章:故人相見

第十六章:故人相見 (1/1)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5-15 06:14  字數:2824

?劉傲回到房間,「王嬸,如今常叔在這個世上是不存在的了,那就重新弄個洛陽的告身,盧縣他的身份,明天也會消掉!

常叔,平安不去逼你親、義的去取捨!在平安心裡,你是小夏的親人。『,這裡就交給平安,天一亮,你和常嬸和小夏先回洛陽。別往絕路上想。

折騰一夜了,海叔,去給他們安排住處,回來和啞叔我們商討一些事情。」

常萬山被常嬸和小夏擁簇著離開了院子……

翌日,太陽升起,看似很大,似乎沒有什麼溫度。很多的屋檐下,一條條的冰錐倒掛!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長安城自有它的規律!今天的早晨,

一也沒怎麼睡,如果是以前,劉傲肯定是沒什麼精神的!可是自從劉傲練了這個奇怪的無名功法後,在床榻上運轉半個時辰心法後,精神換髮!一如睡飽覺的感覺!

劉傲第一次發覺大小蓮恢復精神的練功方式是那麼特別!兩人背靠背而坐,兩人手臂相挽,十指相扣。

房間里燃了熏香,在木地板上,地上柔軟的胡人手工地毯上,兩個姊妹花穿著淡薄的褻衣,姿勢古怪!當劉傲收工完畢後,發現兩人的樣子,沒敢驚動,就坐在床榻上仔細的欣賞起來!

要說劉傲還真沒認真的看過兩人!

兩人的身材已然發育成熟!玲瓏有致!特別是兩人這一年來,陪自己沐浴,照顧自己。幫自己活經脈!已然坦誠相見多次,自己的糗狀兩人也見過不少!

看到這個樣子。就可以想像到兩人幫助自己沐浴的樣子!劉傲忽然覺得渾身發熱!

屋裡的火爐是恨旺,歐陽海怕自己的少主冷。加了好幾個火爐!屋子裡的確暖和,這個主卧室自裝修好,第一次有人住,每天派人打掃的乾乾淨淨。

忽然,兩人的長長睫毛動了一下,然後同時做了一個v式,然後慢慢落下,同時一字馬……

一連串的收功動作,看的劉傲眼睛冒光!

兩人睜開眼睛。看劉傲的樣子,嚶嚀一聲起身,穿上衣服,打開窗帘,陽光照了進來!把本姑娘劉傲的長袍拿來,伺候劉傲穿上,少不了被劉傲揩油!兩人倒習以為常!

東方仇,一早起來就心神不定,那個水澆不滅的液體。已經累積了十幾個牛皮袋,等阿丹再送來一次就可以實施自己的計劃了,自己也對於火藥的配置,也弄了幾個方子。準備在阿丹來的時候,那去做個實驗,自己的身份太顯眼了。每天還是要文學館,去轉上一轉。

對大唐。自己是領隊,是聯絡人。是高句麗官員。由於這麼多的學子,開銷也是個不少的數字,雖說是沒人要收學費,可是總是要打點的,這些錢可不少花費!

自己帶來的商隊,是為自己服務的!這已經得到了榮留王高建武的默許!可是,今天怎麼這麼的不安呢?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吃完早飯,在坐著馬車去文學館的路上,竇青山還在思索。

程府里,出來一輛馬車,直奔南城,趕車的是程府的一個下人,程紅,不用說,裡面座的肯定是燕子飛了!

可是,馬車出城才不久,程然又趕一輛馬車出城了……

「你確定東方仇就是竇青山?」劉府的書房裡,程咬金喝著溫酒,抓著一根青黃瓜在啃。

「是的,平安再送您個大功勞。在盧縣,餘下鎮,您知道,平安那蒸黑火油的法子,在生產,人,已經被我控制了起來,不過,為了挖出消息,估計廢了!不過還活著。您可以派人去接手。

另外,平安有個不請之請,這個竇青山,平安希望交給燕子飛去抓,你也知道,燕子飛曾是您的義女,這個……總要拿些功勞,讓她在陛下面前能說上話不是?

她秦叔叔的事情,讓您難堪了,平安給您陪個不是!感情這個東西,不受控制的!這麼大一個功勞,應該可以換一個要求不過分吧?「

「要求?」老程的腦袋真不夠用了,「什麼要求?」

「讓陛下賜婚啊!」這樣,誰又敢說什麼?再說,您已經和燕子飛脫離了婦女關係,加上陛下都同意了,呵呵,不是更加的好?」

「老夫屁的面子,真能讓老秦有個後,這個面子算個啥?」

「那好,盧縣叫給您接手,那些高句麗學子,也叫給您去審問,聽說還有一支商隊,應該是他們情報的來源和後勤的補給。老實說,竇青山真是個人才!可惜,造反,終究是不行的。你們晚上行動,我協助燕子飛先將竇青山捉拿。您稟報的時候,不要提平安,平安就是來看看自己藍田的府邸。嘿嘿!」

「陛下可不好糊弄!你可別引火燒身啊?」

「怎麼會?這不是說讓您晚上行動么,剩下的時間,不是咱們好好商量一下,怎麼說么?」

說真的,劉傲很同情這個人,雖然他不是什麼好人!很多時候,對錯也分的不是恨清楚!如果不是牽扯到自己的妹妹,劉傲還真不上杆子去弄他!

長安一切如常。東方仇回到東城的院子里,

還沒進門,竇青山眼睛一迷,只見院子里,一個人笑咪咪的望著自己,不是洛陽男爵,劉傲劉平安還是誰?

「劉爵爺?」後頭看,自己的一個書童,也是自己的馬夫,也算自己唯一的侍衛,被一個中年漢子一掌砍翻在地,不知死活!

「嘖嘖,故人來訪,當浮一大白啊!竇公子,別來無恙吧?」劉傲拱手有禮。

這院子,真不咋地,小是小點,倒也乾淨。

「劉爵爺說笑了,什麼竇公子?劉爵爺屈尊來此,請請,武力說話!」

但是劉傲沒動,「青山兄弟,聰明人不做蠢事!平安能到這裡,是念在曾經有過交往,雖然你家偷過平安的蒸酒方子,那是小事,平安和你的弟弟有過交集,知道你們兄弟不容易!你是個人才,不是平安迫不得已,不會趟這渾水。怎麼,還不承認?真沒意思!」

「呵呵,進門是客,不如進屋,喝點溫酒,你我暢談一翻?」竇青山的心涼了,今天這坎是過不去了!倒也別墮了竇家的氣節!

進了門後,子木寸步不離劉傲半步,聽說這個竇公子乃文武全才!傷到少主可不好!

「你府上生產的爐子,好用!」坐下後的兩人,竇青山將酒溫上。「你家醸的最高度數的烈酒,青山每天必喝。不然,很難入睡。」

一陣酒香,很快瀰漫在房間里!劉傲理解,非常理解,被仇恨壓的太久,連自殘都做的出來,那得多恨?要知道,竇青山,以前可是個英俊的翩翩公子哥?

「青山還有多長時間?」

「一個時辰吧,也許用不了。」劉傲還真不想呆的時間過長,,畢竟李二真不好糊弄!

竇青山也光棍,看見子木其貌不揚,知道是一個高手,因為自己看不出他任何會武功的跡象,但是剛才一掌砍翻自己的侍衛,那可是要功夫的,自己都辦不到!

「青山只是好奇,自問,沒有露出什麼蛛絲馬跡!聲音變了,臉也花了,甚至有些習慣都強迫自己改了!劉兄可否解惑?」喝著酒,隨口問著,思索著是否有翻盤的可能!

那些奇怪的液體在柴房,自己配置的那火藥道是有幾個在角落裡,里自己不遠。帳幔後面就是,可惜,這個劉傲剛好擋住自己的路。難道他發現了?未完待續。

ps:第二章到,求訂閱!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