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十五章:親情無敵

第十五章:親情無敵 (1/2)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5-15 06:14  字數:2791

?

劉傲到了長安,沒去見李世民,甚至連程府都沒有去。而是直接去了藍田的劉府。

幾天的車馬勞頓,本來兩天多可以到的,結果因為是雪路,走了四天。歐陽海因為接到了信就已經將住處安排好了!劉傲一行到了劉府,第一時間就趕緊將自己扔到熱水盆里,這一路,雖說,真是累啊!

在劉傲來的當天晚上,子木就到了!

在劉傲房間呆了一會,吃晚飯,子木又不見了,劉傲吩咐歐陽海將讓人守住自己的月亮門,今天晚上,有事情做了!啞叔就在房間里,守著爐子,溫一壺酒,不緊不慢的品著。

子時剛過,子木回來了,背著一個麻袋。裡面是一個人,似乎被點了xue道。

房間里燈火通明。劉傲就坐在桌子後面,一隻老虎皮,被鋪在椅子上,房間里溫暖如春。

「解開他的xue道。搬張椅子給他。」

來人被子木解開穴道,一下子蹦起來:「這是哪裡,你們是什麼人?」

「稍安勿躁,這裡是長安劉府,劉傲劉平安,就是本人,好傢夥,你丟下一包財物,就想和小夏妹妹撇清關係,想的真簡單。

本來平安不想管閑事,可是平安不想自己的妹妹沒見過父親一面,甚至不知道自己的父親明明活著,卻沒法相見。

你做人家死士,沒有說出家人,還算有點人性。可你想過么。就是你的自以為是,讓常嬸、枝枝差點沒了性命?

即使這樣。你看看你做的那些事?誅九族都夠了,那東西是國家違禁品。平安不知道你們從什麼地方知道那方子,但是。根據你們那工具,平安道是可以推斷一、二。

蒸酒的法子是平安創造的,那套工具也是和蒸酒類似,這個東西,曾經被人偷竊過,這個人,就是竇家,竇青山還活著吧,嗯。

這個竇青山也夠倒霉的!雖然他偷了平安的蒸酒方子。平安還是同情他。竇家的事情,牽扯了不少的無辜者,這是沒有辦法的!說說吧,竇青山在哪裡?」

此人不語,忽然跪地沖劉傲磕了幾個響頭。然後起身,「好好照顧他們母女,常萬山是一個死人,唯一的牽掛就是他們娘倆,你也知道。咱是一個死士,一個殺手!在早幾年培訓中,無法出現。

差點造成遺憾!萬山也聽說了,枝枝是個有福氣的孩子!如今劉府十二金釵中的兒小姐!很好。枝枝萬山見過了,很欣慰。

知道劉爵爺看不上那些財物,可是那是萬山這些年拿命換的所有了!做我們這行的。有今天沒明天的!當年竇家將我救出,萬山欠他們家的的。將命給他們家,什麼情也了了。

抱歉。無法告訴您竇公子下落!但是也吧會暴露身份連累劉爵爺,萬山只求一死而已!」

「啪啪。」劉傲拍了拍巴掌。「有情有義,為枝枝感到驕傲。」

「竇青山死定了,這個是沒有辦法的,當年,他的弟弟竇青欲也是死在平安面前,仇恨蒙住了他們的眼睛,不惜造反叛亂!他們自以為無辜,卻製造了更多的無辜人犧牲了性命。

不用你告訴平安,你以為平安就不知道他在哪裡么?很簡單的一見事情。你在盧縣活動,沒有告身是呆不下去的。

不管你的告身是什麼名字,誰給你辦的告身還是可以查的到的。一層層排查,總是可以查的出來。只是時間而已!」

常萬山臉色一變。「罷了。」揮手朝自己頭上拍去去……

啞叔沒動,子木已經伸手點住了他的xue位。如同定住了一樣。hen人啊!拿命忒不當回事了!

「爹爹……」小夏跑了進來。後面緊跟常嬸。小夏從門外跑進來,抱住被點了xue道的常萬山。痛哭流涕。

其實,她們在門外聽了有一會了!看看這貨都想自殺了,哪還綳的住?

常嬸進了房間,流著眼淚,伸手扇了常大山兩個耳光。

嗯,一屋子人蒙了!常萬山被點住了xue道,動彈不得,這兩巴掌挨的實在啊!

不能動彈,不代表不能說話!

「呵呵,打的好,小蝶,俺老常沒臉見你,這些年,苦了你。這些年,從能開始接受任務,到竇家的衰敗、抄家,跟隨竇家少主輾轉千里,一直沒機會回去看你們母女。

還一直擔心身份敗露。

其實,竇家少主已經知道萬山有家的,那是因為他獎勵的財物,大山沒有去青樓揮霍,我東城家園被燒,是竇家老主人乾的,常萬山的名字,少主是查到了,只是還沒知道萬山有一個女兒。

上次竇家少主,洛陽之行,萬山也來了,可惜,那時候,萬山剛訓練回來,那時候萬山就知道了,我家枝枝被劉府買去了!劉爵爺在動市的誓言,萬山也有聽說!

如今,萬山多少自由一點,才敢偷著去洛陽,沒想像到,被發覺了,這位大哥的功夫好高,咱輸的不冤。

臨死能見到你們,萬山知足了。嘿嘿,咱大老粗一個,女兒如今不讓鬚眉,謝謝劉爵爺,萬山無以為報,但是不管如何,竇公子待萬山不薄,咱還是做不出出賣主的事情。給個痛快就成。」

「爹爹,我不要你死,嗚……」小夏抱住常萬山亂晃。「他怎麼了?怎麼不了?」小夏才發現這個問題。」

剛才你爹爹要自殺,被木子叔點了xue道。無奈,劉傲對小夏說。

「劉爵爺,給他解開吧。」這時候,常嬸一臉的冷靜。

子木望著劉傲。劉傲點頭,然後出了房間,隨後,啞叔和子木也走進了院子里,將房間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