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十四章:「高歌」長安行

第十四章:「高歌」長安行 (1/1)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5-14 13:17  字數:3087

明天就是515,起點周年慶,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禮包書包,這次的515紅包狂翻肯定要看,紅包哪有不搶的道理,定好鬧鐘昂~

長安西南盧縣,里長三十多里路。有一個叫餘下的小鎮。鎮上人不多,周邊非常荒涼。說是鎮,也就是一個不足一里的小集鎮,

一個酒商一個月前,在這裡買了一處院子做倉庫!最近運來不少的酒缸和酒罈。院子恨偏僻,處於集鎮邊上,周邊最近的住戶都在幾十丈外!

這一場大雪已經看不出拿里是路,哪裡是荒野。

一匹馬打著發出白氣的噴嘴!從東方緩緩而來。直道鎮口半里的地方,才看的道青石板街道。馬匹上的人似乎有點疲勞,斗笠上都是冰碴子!街面上有唯一的一家酒樓,來人在酒樓下了馬,夥計將馬接過,那人直接進了門。

「溫一壺酒,一隻雞,一碗面,快,凍死了,該死的天氣!」邊說,邊將斗笠摘下,放在桌子邊。露出一個四十歲上下的中年漢子,黑短須,眼神一片死灰色。伸手在夥計送來的暖爐上烤起火來!

餘下鎮東一里的雪地里,子木看著前面的馬蹄印,迷了一下眼睛,頓了一下,然後稍微運轉功力,頭上冰碴眼見融化,緩步朝鎮上馳去。

在「有餘」酒樓,旁的栓馬樁上,看見那隻馬,正在吃著草料!子木沒有停留,繼續往前走,快到頭的時候,見街鋪邊有個包子鋪,然後下馬。走到包子鋪,掏出一貫錢,給掌柜:「老夫吃幾個包子,剩餘的錢,給馬匹弄點草料,借你處放置一天。`」

一貫錢啊!這個包子鋪掌柜。一個月能不能賺一貫錢還兩說呢?

「當然可以,當然可以。包子隨便吃。」然後接過馬,牽到後院去了,子木也不客氣,端起一籠包子,吃了起來,邊吃邊皺眉。

你想啊,這個時期,無非是一些乾菜。連鹽巴都沒有!還能有什麼?子木這一年來,被劉府的吃食,胃都吃刁了,這味道勉強可以吃而已!如今,鹽巴也是金貴的東西!

子木勉強吃了兩個,實在是吃不下!看見掌柜偶來:「老夫去訪友,照顧好老夫的馬,回頭有賞。」然後出門。朝那酒樓而去。

歐陽海今天也累壞了!鏟了一天的雪,在里保的帶領下。居然鏟通了官道。歐陽海不知道的是,這邊是李世民親自下令,必須第一時間要通的。

離這十多里的地方就是皇家園林,李世民狩獵的地方!皇家衛隊也要儘快恢復和長安的聯繫!秦嶺裡面,又是秘密生產基地!每個地方都很重要!有了官府出面。那還不快?

迷糊種的歐陽海忽然聞到一陣香氣,這味道他熟悉。晚上才吃的,火鍋。起身來到客廳,看見子木將爐子燒的旺旺的,裡面有辣椒,一個雞在炖著。篷子裡面的菜。被弄了一桌子!

「安穩日子過的多了,警覺性真差,如果是敵人,你們早沒命了!」子木頭都沒有回,專心的對付著一筷子菠菜!

「少主也來了?」歐陽海看就子木一個人,感覺奇怪!

「少主沒來,我來辦點事情。這幾天都沒吃好,離這裡近,就特意來弄點吃的!酒!」

歐陽海趕緊從一個角落裡搬出一壇,倒一個壺裡放爐子上溫著。`

「明天一早給少主送信。內容我來說,你來寫!嘶~」子木吃著說著。歐陽海點頭,也被勾引的餓了,拿筷子吃起來。

「越發沒有出息了!」子木看了一眼歐陽海。歐陽海嘿嘿笑著。只管吃,哪裡敢頂嘴?

「是啊,這日子多好?再不用擔心哪天喪命荒野!不怕您笑話,這一年是歐陽海活這麼大,最幸福的一年了!少主說,明年石頭也要上學了,如今都會背《三字經》了!呵呵!」

「不要吃我的雞,不夠吃,你要吃再去弄。娘的,吃個包子連鹽巴都沒有,這幾天苦死了,吃點青菜就得了,你每天都可以吃,還那麼饞?」

剛想吃個雞腿的歐陽海訕訕的被敲下了筷子!只好拿起酒壺,給子木倒酒……

天亮了,一隻信鴿從長安劉府飛出。歐陽海的客廳里,殘羹依然,子木已不知去向……

終於出現了晴天,人頭照在雪地上,眼睛都睜不開!劉傲戴上墨鏡,在自己後院里溜達著,讓劉根他們將覆蓋在玻璃上的毛草,已經毛糙上的雪弄掉,這一化雪,草一濕就起步到保溫的作用了。

一隻帶著黃花的刺黃瓜,被劉傲提在手裡,咬一口,一嘴的青味。

還是沒上課,畢竟,滿城還沒消停呢!

「少爺,長安來信,」管家周言,跑過來,一個竹筒遞過來!

劉傲看了之後,沉思一會兒:「回信,將人看好,帶到長安劉府,看好了,我去趟長安,哦,小夏母女也去。」

管家周言雖然不明白,但是照做了!

劉傲找到陳深,將小夏妹妹的事,說了一下,說要去長安幾天!陳深表示會安排!這事易早不易晚,遲則生變,湊,沒想到生產汽油的方子被盜了,這個李世民,也太窩囊了吧,這傢伙,要是在皇城放起火來,那可不是小動靜啊!

那個家族這麼大膽?隨即同住劉正、劉苗,備馬車!叫上小夏和常嬸。給陳海蓉打個招呼後,就出發了!剛出城門,就被啞叔追上了,將劉正趕了回去,馬夫換成了啞叔。

原來陳海蓉聽說自己相公要去長安,還是派人通知了楚楚和左詩,楚楚無所謂,自己相公去長安,有什麼危險?

左詩考慮的不一樣,然後吩咐啞叔一路保護劉傲!

劉傲聽啞叔說後也知道左詩擔心自己!心裡還是一絲小感動!馬車裡,一個炭爐在腳下放著,四周的板子都放了下來,一床被子被大小蓮搬上了馬車。在城門,炭爐就被扔了,味道太不好聞了,自己三人,大連、小蓮一邊一個,多愜意?

吃吃豆腐什麼的,不要太舒服哦!可是,就是在馬車裡,都被躲過扎針的折磨,這是劉傲沒想到的!

原來,本來是留下一個小蓮照顧五娘,可是一聽說相公還在讓大小蓮協助練功,陳海蓉自己安排兩人一起去。五娘那裡,她安排人照顧。

劉傲就這樣,一路「高歌」著往長安進發。

「少爺在幹啥?你聽聽?」令一個車子里,常嬸和小夏也裹在被窩裡,聽著劉傲不時的怪叫一聲。那聲音……讓人浮想聯翩啊!

「嘻嘻,聽小東說,哥哥怕疼,練功都怕,蓮姐姐就幫助他,以前練習瑜伽的時候,在拉經脈的時候,也這樣,哥哥是世界上最怕疼的人!」

「哦。」常嬸將信將疑。還好,大雪剛過,行人不多!除偶爾幾匹快馬信使之類,鮮有行人!

「娘親,你說,那是爹爹么?」小夏患得患失!

「是也好,不是也罷,總會得到答案,少爺一定會幫助咱們的。」

「嗯,我相信哥哥,一定會給枝兒找到爹爹的!」小夏臉上充滿憧憬。

「孩子,以後在少爺面前,不要自稱枝兒,當心少爺不高興。」王嬸憂心的說,畢竟,常小枝是以前的名字,如今,既然告身是劉小夏,那就要用,不然,如果劉傲不高興,那才是禍事。

「哥哥才不會呢,哥哥說,隨我喜歡叫什麼就叫什麼,我告身是劉小夏,劉府的二小姐,可是我乳名枝枝啊!不矛盾!哥哥說,名字,只是個代號而已,不用太在意!」

王嬸的思維,肯定跟不上小夏的思維,反正自己女兒如今是有學問的人、自己一個不識字的女人,肯定是女兒對!王嬸看看女兒,不覺間,女兒長大了!真漂亮,宛如當年的自己!

加入見到那個負心人,自己要不要原諒他?他真的萬惡不作該怎麼辦?當年,突然消失,自己娘倆差點餓死,就算死,也要給自己一個說法……

ps515起點下紅包雨了!中午12點開始每個小時搶一輪,一大波515紅包就看運氣了。你們都去搶,搶來的起點幣繼續來訂閱我的章節啊!未完待續。

ps:

第二章到,重要的日子啊,打著滾的各種求,同時,祝看到這個帖子的人,好運常在!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