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十一章:一個死人

第十一章:一個死人 (1/1)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5-13 07:06  字數:2940

播報關注「起點讀書」,獲得55紅包第一手消息,過年之後沒搶過紅包的同學們,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書房裡。劉傲剛坐下來,小東就風風火火的跑進來這丫頭,這一年練功練的越來越瘦,吃的卻越來越多張子善這是打算將小東當關門弟子對待,劉傲好奇的想看看張子善是怎麼教小東的,都不讓看。

這個小氣的張子善,不過看小東的確越來越厲害如今可以站在大白身上,讓大白跑都不會掉下來了,小東再瘦,五六十斤總有的吧大白才多重這說明,小東的請神功夫真的在進步,這才多久

「小東,淡定,什麼事讓你這麼慌張要學著穩重,都大丫頭了還這麼瘋癲。」

「不是啊,哥哥嗎,是夏姐,夏姐的母親常嬸,哥哥,夏姐說,常嬸家突然多出一大筆錢財,吧常嬸嚇著了,一個人在家哭呢,常嬸懷疑,夏姐的父親沒有死,這一定是夏姐的父親偷偷回來了。」

「什麼時候的事情」這個還真奇怪

「不知道,剛才常課間夏姐說的,本來想告訴你的,夏姐不敢,常嬸不是一直在咱家住么,這不是要下雪了,常嬸回去收拾院子里的柴火發現有人進去過家裡,還以為遭戝了呢。

沒想到在自己家發現一大包錢財。留了一個紙條,上面就是一句話:一個死人。」

「常嬸現在在哪裡」真有意思啊一個死人

「還在家呢,夏姐正準備著要不要報官呢,而常嬸一口咬定是夏姐的父親來了。」

「不要報官,不偷、不搶,沒殺人放火,報什麼官啊走去看看,叫上小夏。」畢竟是自己的妹妹,常小枝,如今的劉小夏,劉傲記得清楚。那個一頭黃髮,餓的皮包骨的孩子,母親憔悴的嘴都乾裂了

通過常嬸回憶說,小夏的父親。以前在長安做信差的,不小心,和人起了爭執,打死了人,從那就沒見到過他。

失蹤四年了。常嬸一個人拉扯著小夏,一個弱女子,地也沒法種,就靠一點縫縫補補的針線活,兩張嘴,真的活不下去。也就是遇見了劉傲,不然,賣掉小夏,自己都準備尋短見的,可見家已經到了什麼地步

常嬸住在北城一個胡同里。這個家,常嬸很少住,沒隔幾天,過來收拾一下,大多時間,住在劉府,也可以時常看到女兒。

貪上一個好家主,如今女兒身份也是大戶的小姐了,常嬸很滿足。還是惦記著失蹤的小夏父親。奢望哪天突然出現在這個簡陋的小院。

雪下的真大,街上人都不見了。到處白茫茫的,馬車在雪地上留下兩道深深的車轍

劉傲他們來到院子里,洛陽,這樣的小院子很多。大都是佃戶、貧民。

聽到動靜的常嬸從房間里出來,眼睛肯定哭過,還微微紅腫,淚痕未乾。

「少爺,這麼大的雪,快。屋裡來。」王嬸對劉傲感恩,沒有他,自己的骨估計都朽了,更不要說如今溫飽的生活。

「娘,枝兒擔心您,哥哥聽說了,過來看看。」劉小夏今年十二歲了,正是身體抽穗的年紀,這一年來的生活,讓這個女孩竄了一頭,一頭青絲再也看不出當年那可憐的樣子,恍然已經出落成一個美麗的少女。

「哎呀,少爺費心了。」

進了屋,劉傲看見一包財物,玉佩、碎金、碎銀、銅錢,一些貴重首飾。有這一包東西,可以夠一家生活好幾年,甚至更久

子木看了一下,到院子里轉悠去了。

那個字條,上面一個死人,幾個字,筆跡很漂亮,別說小夏的父親不識字,就是識字,也不是一個魯莽性子的男人寫得出來的。

「平安也相信,常叔還在人間。可能有不得已的苦衷,不方便露面,既然,他能送錢財回家,說明,他還是想著這個家的。小夏妹妹到劉府的事情,他應該會知道了,如果,他處理好自己的事後,會來找你們母女的。」

很明顯,是小夏的父親來過,可以確定是的。門鎖沒有撬動過,而且熟門熟路,除非有鑰匙。家裡雖然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可是每一樣,都擺放的井井有條,常嬸就是將這個家,做個念想。

子木過來,搖頭,表示沒發現什麼。這麼大的雪,就是有什麼線索,也早就掩蓋住了這是昨天晚上來的應該,發現財物是中午,下雪是下午中午小夏還怕母親一個人在家孤單,特意來陪她,

廚房裡,還有常嬸煮的粥,常嬸和小夏,中午在這裡吃的飯。

雖然她們是劉府的人,但是,劉傲的大多妹妹們的家,還都保留原樣,甚至比以前更好,偶爾他們也回去,重溫一下以前的感覺故土難離吧

劉傲不以為然。當時收留認她們,就是想讓她們度過那艱苦的歲月如今日子過的去了,劉傲到不是很在意了這些妹妹倒真的當自己是哥哥了,都很乖,很聽話

「好了,走吧,雪越來越大,明天估計要大雪封門了。這麼大的雪,明天額作坊都要停下來,估計鏟雪有得鏟了。」

劉傲他們走後,一個蓑衣、斗笠的男子,腰間長劍,站在門口看了一眼那扇破門,然後看看門口的車轍,嘆息一聲,「這樣也好,女兒有貴人幫助,一生富貴不遠」然後似乎放下了心事,轉身遠去

院子里瓢出一道身影,尾隨而去

「少主,人落腳在來福客棧,城門已經關了,估計是住一晚,明天會離開。」

劉府的書房裡,子木站在劉傲面前。頭上還有雪花

「木子叔,不要驚動他,這幾天辛苦你一下,幫我跟著此人,看看他有什麼難言之癮,他是小夏的父親,弄明白後,也不要驚動,回來告訴我,我來做決定。」

「是,少主。此人似乎受過什麼訓練,很敏感,訂了幾個客棧的房,最後才選住了來福客棧,如果不是近幾個月,老奴功力長進,幾乎跟不下去。」

「這麼神秘,不是好事,平安只是奇怪,是什麼職業,連自己的老婆、孩子都不顧連回家看看都要小心翼翼」

「少主,這您就不知道了,大的家族,有一種人,叫做死士。這種人大都是處決的犯人,被暗自救出,改頭換面,效忠於救命者

有家不敢回,因為,他們在官府已經是個死人了,還有就是逃犯也是,這些人,都是見不得光,而大的家族,有能力,給他們安排新的身份,然後接受秘密的培訓,據說,培訓很殘忍,能活下來的,都是精英,殺人精英,也就是殺手

這樣的人,就是有家人也要隱瞞,不然,一樣會被滅掉,死士不能有牽掛

這些人忠誠度很高,而且無情,老奴懷疑,二小姐的父親,就是這樣的人。這個,應該很快會知道。放心吧,是咱們家的人,老奴絕對會小心的。」

這個子木啊,還沒怎麼著呢,就是咱們家的人了,也是個幫親不幫理的渾人

「那你小心,好好給五娘說說,聽說五娘這幾天老師到棚子里,摘酸番茄吃,是真的么」

「是啊,誰知道,這些天吃什麼都吐。正準備給她找個大夫呢。她說不用,運氣沒感覺哪裡不舒服,就是想吃酸的。」

我類個去,這是練武練傻了一個武痴,一個白痴

「木子叔,你可千萬別讓五娘練功了,五娘有身孕了。記得,千萬」真服了。

「啊」

ps追更的童鞋們,免費的讚賞票和起點幣還有沒有啊~55紅包榜倒計時了,我來拉個票,求加碼和讚賞票,最後沖一把未完待續。

ps:

求訂閱~棋盤更的不多,穩定是王道起碼更的穩定支持一下棋盤這個新人吧,訂閱雖然在漲,但是真的不多,讓棋盤知道,堅持是值得的寫作的苦,只有寫手明白,不矯情了,棋盤吼吼:棋盤需要各種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