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八十三章:毀容醒仇

第八十三章:毀容醒仇 (1/1)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5-01 16:28  字數:3002

?秦嶺山中,怎樣一個慘字了得啊!

劉宏基,易州刺史,在李世民出征前,被李世民從易州調回,協助秦叔寶坐守長安。?.李義府隨軍後,督查秦嶺的火藥製造,被他接手!這才離開,到長安凳子還沒坐熱乎,就聽到響聲?那還得了?

急忙帶人快馬來看!整個火藥生產基地,到處是殘肢破體,如人間地域。

劉宏基感覺一陣黑,完了啊!去年自己剛被重新啟用,陛下信任自己,將最機密的事情給自己負責,沒想到出現如此大的紕漏!

五百人,如今倖存的不足一百!幾乎人人帶傷!整個配製火藥的石洞,被炸的滿目全非!裡面硝煙還沒完全散去!腳下屍體焦黑,沒一個是全乎的。

萬幸的是,成品倉庫距離製造石洞,相距不足十丈的另外一個大石洞,安然無恙。「查,必須查出原因。結果今天必須出來!傷者進行包紮。」

劉宏基派一個親軍去長安帶回包紮用的藥物和郎中,自己立刻組織人,對所有倖存人調查!

秦嶺有武器秘密生產基地,在高層中,不是秘密!雖然如此,可是真正去參觀過的,寥寥無幾,有權利去的,也就那李世民的幾位鐵杆兄弟~太子都沒有資格!

…….

長孫皇后憂心的懷抱兕子公主!卧身軟榻!

孫思邈的秘術是成功的!即使這樣!也不樂觀!按照孫思邈的話,這個孩子不能做劇烈的運動,心臟負荷不了!隨著年齡的增長,十歲以後,依然有生命的危險!

兕子在長孫皇后懷裡貪婪的吃著乳汁,長孫的這些孩子,都是自己喂大的,有乳娘,可是自己自己的孩子,長孫皇后絕強的選擇自己餵養!

也許。??.??`這個孩子是自己最後一個孩子了!長孫皇后愛憐的親了一下兕子,不管怎樣,也要將兕子養大,扥丈夫回來。就召集天下異世能人,長孫皇后相信,天下之大,總有奇蹟生。秦嶺的事情,長孫是知道的。如今出了師姑,自己一介女流,還真的不懂。

草原的大捷給長孫帶來信心,自己的丈夫是無所不能的,軍報說不日班師回朝,回來吧,自己如今感動,沒有丈夫在朝中坐鎮,真的不行!

乾兒……

「對於太子的非議,如今如何?查出是誰在造謠沒有?」長孫皇后也不知道對誰說的。整個卧室空空蕩蕩,就是幾個宮女,剛才都被她趕出了門外。

「回娘娘,初步調查,的確是漢王,不過,只是猜測,追查到聽松茶樓,漢王的家臣曾在茶樓說過一句話,太子將他家王爺的愛寵童子要走了!」

一個聲音從軟塌邊。一個裝飾的花瓶里傳出!聲音是女性!很冷!

漢王?長孫皇后還真不知道自己的這個小叔子李元昌有龍陽之癖!身在宮中,這些事情也沒人敢給她說啊!也就是太子李承乾此次有損聲譽事件,長孫皇后才果斷插手。

此次的樂童稱心事件,讓長孫皇后開始警惕!好在自己處理及時。??.?`如果丈夫在的話,那是要出大事情的啊!正因為長孫皇后怒氣不散,牽動了腹內嬰兒,才提前分娩出兕兒。

「若是兕兒有什麼不測,哀家絕對饒不了他!通知下去,以後這個漢王再和太子接觸。第一時間,通知本宮。」

這是要往太子府安插釘子啊!不管怎麼樣,太子李承乾是自己身上掉下的肉,作為母親,哪裡有不心向自己的兒子的?

高句麗唐儉如今正在做最後的努力,和榮留王高建武在一個問題扯皮!

「我大唐的叛亂之臣,竇青山,聽說就要成為您的駙馬,可有此事?」

「呵呵,絕無此事,朕七個公主,除三個年且尙幼,其餘四人均已有駙馬,使者可以去核實此事,不知道貴使者如何有如此消息,誤會啊!」說著,讓人將官冊拿來,讓唐儉過目,四個駙馬,隨時可以傳喚來核對。

難道陛下的情報有錯?資料上是沒有竇青山的名字,有兩個自己還見過,就在朝中。

竇青山改了名字?有可能。於是,真的以宴請歌駙馬為由,真見到了四位駙馬,均是高句麗人,唐儉不認為這個資料有假。沒人拿這個來糊弄人。也只有一個解釋,就是這個女兒是不在冊的。

所謂不在冊,是國王一時興起,寵幸的才人、美人啊,寵幸過後,自己也忘了,結果,人家有了身孕,生了下來,這些人的身份底下,不被皇家記錄在冊,可是,大家都承認,就是李世民,也有不少這樣的子女!

這個檢查的難度就大了!這樣的人,一般過著富貴的日子,沒有官身,卻享受一切實質性的例份!只是沒有實權而已!這樣的扯皮,註定是沒有結果的!除非,見到竇青山本人!可是,如果高句麗不讓自己見到,有無數的方法,這根本是沒辦法的事情!

「既然這樣,還請榮留王留意,如果現竇青山本人,及時遣送回大唐,這也是兩國融洽之根本.」唐儉說話的口氣,一直是強硬的,他代表著大唐.

「朕,一定留意!不知使者,可否將我高句麗的學子,一同帶去,一起回朝呢,您放心,朕會派侍衛一路護送,朕已經準備了些土特產,給使者帶回!另備了一些珍玩、字畫,送貴國天子,以表我高句麗之善意!」

人家一國之王,話說到這個份上,還有什麼能推辭的?

「敢不從命!如無它事,茂約明日回去復命。」唐儉,字茂約。這些天,該做的,自己都做了,陛下還在草原等候!多待一天,大軍就多一天消耗!既然無法進展,不如早日回去,唐儉也是武將的一員,也知道,留著高句麗。對武將的好處,無需言表!

「好,哈哈,今晚,朕親自為使者,擺宴送行。」

「相公真是神機妙算,那唐朝使者果然來了,而且,目的與相公所預計相差無幾。」高文秀,這個高建武,不知道寵幸哪位宮女生下的女子,如今徹底被竇青山俘虜。

「相公,文秀不知道,您為何這幾天都帶著面具。」

竇青山幾天前,忽然配了一隻銀色的面具!一個人自己在房間呆了幾天!

「學子過去,是第一部,通商才是關鍵!往往,大唐的士族,一直看不起商人,可誰又知道,沒有商業,如何能進行財富的流通?這是其一。

其二,商業既然是最不受關注的,那麼,其不是刺探情報的最佳掩護?大唐經此一役,十年內無憂亦,可惜,青山魯莽了,在洞庭,如果青山可以隱忍,也許,是另外一個結果!

青山不怕死,不惜死,然,血海深仇不報,青山死不瞑目。」

竇青山沒有直接回答高文秀的話。

溫柔鄉,英雄冢。竇青山從開始的利用高文秀,如今也逐漸喜歡上了這個單純的女子!自己的真實身份也沒有隱瞞!哪知道,高文秀知道了他的真實身份,反而更加的同情他,對他更加的溫柔!

「文秀是一女子,幫不上相公什麼,但是文秀,知道一個道理,人,只有活著,才有希望不是么?你一個人,要於一個國家斗,是不明智的!父王比較欣賞你,你不如好好輔佐父王,他日,不是沒有機會。」

「不,文秀,你不明白!大唐內部如果不亂,外部的力量,如今,已經沒有任何國家與之抗衡了!青山思來想後,做出一個決定,青山要回去了。」

「相公,你不要文秀了?大唐還通緝著相公……啊……」

竇青山,緩緩揭下面具……那是怎樣的一章臉啊!道道傷疤,恐怖異常。這,哪還看的出,往日的翩翩徍公子模樣?

「相公……你的臉……」高文秀撲上去,用手觸摸著竇青山臉上的傷疤!淚如雨下……未完待續。

ps:感謝:潤德書友、白色翅膀的惡魔書友,投出的月票,感謝您們。本月的最後一天,棋盤求訂閱!求評價,求圍觀!下章,零點前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