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七十章,狼性不悔

第七十章,狼性不悔 (1/1)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4-24 04:28  字數:2831

?PS:號外,號外,恭賀冰淵天女的鳴奏書友,成為本書的堂主,本書第二為堂主誕生!,所以,棋盤決定,為天女的慷慨,加更一章!表示感謝!

………以下正文………

「報將軍,元帥下令,著將軍帥軍回撤,另做部署。」親兵進來,看見侯君集坐在地上,一堆血肉,令人作嘔。

還是將帥令傳到先,說完,就吐了,親兵,也是經歷過生死的軍事,可是看見一個人被砍成一堆爛肉肉,那份血腥的味道,還是讓他忍受不住的吐了!

「呼!」侯君集起身,長呼一口氣。「看你那熊樣嗎,沒見過死人?傳令,在我們我們前方三十里,有一處部落!

你去挑選三百人,跟隨老子去平了他!我要用他們的血,來平復怒火!三百騎兵,不留活口,我要人人見血,只要首級,牛羊充做軍糧。戰後,按照原路回撤,天亮之前,和元帥回合。」

「諾!」親兵拭一下嘴角的**,轉身出帳。

「好在及時,不然老子身家性命都要賠上。婦人之忍,難成大事!」侯君集一聲嘀咕,cao起帳中自己馬槊,走出大帳,看著陰沉的天空!腰間橫刀亂抖。

「這次,讓你鮮血飲飽,我要這草原,聽聞我侯君集三個子,都要抖上三抖!」

三百鐵騎,已經蓄勢待發!人手一馬槊,一橫刀。大唐的黑龍旗和寫著侯的將軍旗,在風中剌剌作響。

「晞溜溜」侯君集坐騎,一丈青龍駒被親兵牽來!侯君集翻身上馬!馬槊一指:「一個時辰後返回!殺!」

「殺、殺、殺。」

三百鐵騎,在侯君集帶領下,如一道洪流,直入草原!這一刻,看得三軍,熱血沸騰!

這是侯君集早就刺探好的一個部落!這個部落是薛延陀鐵勒部人中的一支,斥候早就探測好!就等侯君集的命令了!

三十里。在大草原上,戰馬跑開後,最合適的進攻距離!人熱、馬熱!對方畢竟也是久經戰亂!

十里外,馬蹄聲的震動已經驚醒了人家!彪悍的鐵勒部人。一向是人馬如風!善騎射!是個馬背上的民族!況且,在頡利可汗的督促下,一直在備戰唐軍!屬於頡利屬下的一個部落!征戰的強壯族人早已經被征走!

這裡是一個生活部落!這一顆,孩子、老人、女人,統統上馬!面對侯君集的大軍。沒有叫喊,只有「呵……呵……」吼聲。如臨死前斷氣的聲音!

有善射者,已經開弓,也只來得及發出一箭,戰馬的洪流已經淹沒過來!

侯君集滿臉的淚氣!馬槊上挑了一個在掙扎著的鐵勒部人,馬的速度根本就沒停止,在馬刀砍向一個女子的時候,馬槊單臂已經抖掉了人,被後面的鐵騎淹沒!

一個大唐軍士,看盡一個半大孩子。不忍舉刀,下一刻就被那孩子一箭射中咽喉……戰場上的仁慈是致命的!這裡,只有殺戮!

長安街上,巡街的武侯突然增多!

張亮的五百假子中的幾人,就是巡街武侯中的頭目!一個管家模樣的人,在一個武侯頭目耳邊耳語幾句,然後離開!

半個時辰後,增多的武侯又消失不見!

秦叔寶,久違的雙鐧和長槍在手!幾天都吃住在御林軍大營!每隔一個時辰,就有人來報告長安各種情況!無聲的戰鬥。一直在進行著!無聲的獻血,也子流著!

皇宮裡,十幾個太監突然斃命!幾十個宮女,也莫名的消失!一切都透著詭異!

雨夜!

太子府。李承乾痛苦的拿出一個名冊,在上面艱難的劃、劃、劃!「處理了,不要留下隱患!」

肖萬「諾」了一聲,領命而去!

「別怪孤,你們不死,孤。無法抽身……紫凌,孤好後悔!好後悔!孤答應你!等父皇回來,孤就去那洛城學府!去學習一下!看看孤一生嚮往的皇位,是如何的可憐!」

外面,大雨傾盆!洗去各個角落血的痕迹!

高句麗!公主府一處樓閣里!

紅帳抖動!低喘聲呼應著外面細雨!兩條人影在紅帳里翻滾!紅燭流淚如血!燭火跳動!映出帳內抵死chan綿的原始圖騰!

竇青山赤luo的背,上面被一雙纖細的手指,那紅紅的蔻油指甲,劃的一道道紫痕!在顆顆汗珠下!更加的顯眼!

「文秀,青山……需喲你的幫助!」

「文秀知道,文秀…明天就給父皇說,讓他出兵!」

「不,不是出兵!如今的高句麗,自守有餘,而攻擊不足,依靠城堅地險,前隋三次攻伐無果,可是,大唐出了一種利器,平地驚雷,可開山裂石,高句麗必須要掌握這個東西!」

「先不說這個,相公,都聽您的,**苦短,明日詳談。」

夜更深,雨更大,紅燭逐漸模糊……

草原上,侯君集避開肉爛,被三十軍棍打的!雖及時趕回!戰功赫赫,然,沒按照大軍指令前行!依然被李靖依法行刑!

行軍帳內!李靖一臉的寒霜!

「今日,你的機智和長安的平靜,挽救你一命,從今天起,你我師徒緣分已散,好自為之!人,往往一個念頭,便萬劫不復!

無風不天下間,不只有你一人聰明!別人都不傻!博弈朝政,你不夠資格!安心養傷,想消除猜疑!在接下來的戰爭中!看你表現!」李靖說這些話,心在流血!

侯君集是自己最喜愛的一個,領悟力非凡,作戰之法詭異!兩人亦師亦友!

「謝尊師!君集不悔!生,當傲嘯沙場!君集一直都是一把刀!不痛人掌握,發揮的力量不同!猜疑?從來都存在!您不也是連養通訊工具都不敢么?

只要有戰爭!君集就不缺軍功!君集一生征戰,生死不會太在意!大丈夫當馬革裹屍!算不得什麼!

三十軍棍,您打少了!最後叫您一聲師尊!不為別的!師不在,義長存!」侯君集強忍這疼痛,爬起來,恭敬的磕了三個頭!

李靖避開!長嘆一聲,掀帳而去……

李靖心裡苦!這個是沒辦法聲張的。誰也不會相信!師徒之名,沒那麼容易說丟就丟!至少陛下是不信。在外,侯君集表現一直搶眼!

沒憑沒據!總不能說侯君集造反?今天,幾百顆鐵勒人頭已經是最好的詮釋!哪怕,裡面有婦孺的頭顱!

草原的夜,星光是那樣的璀璨!只是,偶爾傳來的狼嘯證明,大草原上,狼,才是這裡的主導!侯君集,身上的狼性,才是最強烈的!也許,侯君集,更適合草原的生活!

「三十軍棍,換一家性命,值了!嘶……外面的死進來一個,金瘡葯,娘的,真疼!」

頡利可汗大帳,奢侈之極,一個年若二八、mei態十足的女子!仔細看,傾城的容顏下,始終一股抹不去的悲哀!可,偏偏這種哀傷的mei感,是任何一個男人,都無法阻擋的!

她,是誰?

「哈哈美娘,孤回來了!」一個身材彪悍,單臂赤luo,露出濃密胸毛。老遠,一股濃郁的膻氣,將哀傷美人熏的稍微掩鼻。

頡利可汗,如今的dong突厥可汗!從帳篷外進來。未完待續。

PS:感謝:冰淵天女的鳴奏書友萬點的大賞,十五張的滿分評價票!感謝,加更,必須加更!恭喜天女,成為本書的第二位堂主棋盤大吼,求訂閱!加更了!各種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