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五十四章:帝王出行

第五十四章:帝王出行 (1/1)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4-16 02:03  字數:2599

?秦府的客房裡。

余兒嗅著剛沐浴過的香皂味道!煥然一新的衣服,想著今天吃的飯菜,如夢中一樣!想想麥積山的生活,吃個野味的是改善了生活.

余兒對這種生活很嚮往.想著如果過這種生活,就意味著要離開自己的爹爹!爹爹對他自己的懲罰一直都沒有結束!

有時候,余兒在想,自己的出生是不是多餘?在爹爹的心裡,娘的出現是個意外!如果不是自己可以感受到爹爹那麼愛自己的話,

真的懷疑!

可是,自己的名字,郭余兒.余兒很不喜歡這個名字!象多餘一樣!自己對娘沒有印象,在麥積山,當年爹爹和娘qin相遇的地方,娘qin的墳墓就在那裡,自己經常在那裡玩耍!

而爹爹也經常去那裡念經,護理娘qin的墳墓,上面一根雜草都沒有!

余兒很愛\很心疼爹爹,不管是颳風\下雨,甚至下雪,霉天都會從娘qin的墳墓,一直掃到麥積山寺院的大雄寶殿!十年如一日.

以前,還有自己在後面,拿著一個小掃把,跟著掃,,那時候,爹爹的背影很高大!

想著以後就離開父親,獨自生活,余兒有點害怕!也捨不得!

可是余兒也知道,自己無法改變大人的決定!余兒小腦袋裡,思緒不停交錯,畢竟是小孩子,迷迷糊糊進入了夢鄉。睫毛上還有未乾的淚珠。

「咳,苦了孩子!」覺遠和秦叔寶喝完酒,準備休息前,過來看看孩子。

給余兒旁邊的熏蠅草重新調整一下!搖頭走了出去……

天亮要去洛陽,秦叔說要和自己一起去洛陽,說劉傲救了他的命,需要去洛陽親自感謝一下!順便將余兒送過去!

皇宮武德殿。

李世民批完最後一個奏摺。伸了一個懶腰!今天統計了一下國庫,糧食足夠撐起這次出征,軍餉基本沒問題!這次的豐收,讓李世民心裡大定.這次是賦稅最充足的一次!還沒有收完。長江以南,除了江南道的岳洲和荊州兩處的賦稅外,其他地方的,還在路上.

比以往。多了四成,李世民心情大好!

「聽叔寶說,明天陪同覺遠大師去洛陽。小德子,讓內務府,準備些東西。明天給覺遠大師帶上。」

「諾!」

翌日!陰沉的天氣,逐漸放晴。

兩輛馬車已經被準備好!大門外,從長安大街來一輛馬車,趕車的是個太監!來到秦府門口,正趕上從裡面出來的覺遠大師和秦叔寶他們!

通過了解,知道了李世民的心意,謝過陛下後,將馬車上的東西留下,然後打發太監回宮復命。

然後吩咐管家多加一輛馬車,將東西直接裝上去。三輛馬車朝長安大街,東城門行駛過去。

洛陽學府,今天開始放假了,實際上,昨天就放假了,一旦放假,這些紈絝就不再拘束,纏著劉傲說古。

逼不得已,劉傲講了兩場。

皇子李佑,進學府以來。表現很好,但是,要跟上進度,需要時間。學府門口的馬車。也停個滿當.今天,這些紈絝就要回長安了!學子們正在為及格先生告別!

趁這個假期,好好系統的教一下娛樂萌的女子天團了!

由許敬宗帶隊,幾十個孩子,組成的馬車隊伍,離開了學府!路過府衙的時候。自然有各自的護衛跟隨!

不知道陳海蓉怎麼和自己的父親說的,陳深同意了這門親事,這讓劉傲很高興.

近幾天,劉傲感覺到,一天不將瑜伽練習幾個動作,渾身不舒服!

問了楊五娘,楊五娘告訴劉傲,瑜伽也是武功的一種,只所以出現這種狀況,是身體已經發出了訊號,到了一個階段,需要進行下一個階段的練習。

在進一步就需要心法了,劉傲嚇了一跳,心法,後世的瑜伽哪裡的心法

練吧,不練不舒服!於是,劉傲在大小蓮的教導下,又做了一回小學生,記心法。其實就是周身的**道鏈接!最頭疼的就是些東西!

難怪男子修鍊的不多,如果是一個男子在自己身上,摸來摸去,多尷尬啊!

兩天後,南城門,三兩不起眼的馬車,低調的出發了,最前的馬車上,坐的馬夫,赫然是劉府家的劉正……

父皇去那裡幹什麼?太子父的李承乾很不理解,交代一下自己,也不說去幹什麼,就離開了長安。就帶領李世績一人!自己安插在武德殿外值班的太監,不知道什麼原因,暴病死了!

最近皇宮不時的會死幾個下人!李承乾很擔心,父皇這是在防備自己啊!

表面上平靜的皇宮,暗地裡涌動著看不見的血腥!

去蜀中,太子是知道的!連陰妃都帶去了,說是去陰妃師門,李承乾自然是不信的。父皇對陰妃還沒好到那個程度。

不然自己的母后,也容不下這個陰妃!

不正常,這事李承乾的第一反應!出兵在即,此時卻拋下大事,遠離京師,詭異的狠!李承乾發現,宮中的守衛多了一成,而且都是新的面孔!自己給母后請安時發現,武德殿乾,已經沒有太監值班,一色的御林軍裝束!

武德殿如今只有褚遂良當值!李承乾百思不得其解!

秦嶺邊,李義府一身便服,身邊一輛馬車,看著前面幾輛馬車的到來,也不說話,看著馬車拐向東洋河道,也跟著啟動,拐老進去。

東陽河上,一艘很大的河舫,精美、氣派!河岸碼頭,一隊鐵甲護衛把守,看著來的幾輛不起眼的馬車,早就接到通知的他們,自然地散開!給馬車讓路!馬車過後,立刻設立了關卡,估計,天黑以前,沒人從這裡進入河道了!

從練功房出來的劉傲,一身的汗水,聽到外面大呼小叫。

湊,這貨不是回長安了?怎麼又回來了呢!聽聲音就知道是程處默。

「傲子,傲子,你看誰來了。」管家跟在後面,恨無奈,這個爺根本不讓通報,直接將人就帶領進來了!

秦叔寶,劉傲認識。怎麼還有和尚?一個小丫頭?

湊自己這大褲衩、圓領衫怎麼見客?太不禮貌了吧!

躲不開啊!人都到了跟前!

「見過秦叔叔,平安剛才活動了一下,一身的汗,衣衫不整,您見諒。這位是?」

「哈哈,小子,這位是覺遠大師,這是她的女兒余兒。」秦叔寶直接介紹!

我聽到了什麼?覺遠大師,十八棍僧的事情是真的?真有這人?

劉傲腦子當機了……

「平安見過大師,管家,將他們請進書房,喝茶,平安換身衣服就來。」

這個是牛逼的人物啊!還真不能隨便。未完待續。

PS:求訂閱,這章寫的比較散,過渡章節,精彩就要來臨!求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