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四十九章:血如來

第四十九章:血如來 (1/1)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4-12 09:19  字數:3164

李淳風自然看得出,羅素是因為心裡的淚氣被化解了,衝破了武學境界的一個高度,那就是通達。

這種情況一般在高僧和修為高深的道士身上出現。

自己師傅袁天罡,在三年前,夜觀星象,推演天下大勢有感,突破了這個境界,隨後有了和自己推演的推背圖。

這個和尚,如此年青,就突破了,而且他的突破,還不是佛門的大自在,看似如來實際上槍法中透出一股霸氣

這是武道的突破,和佛門似乎關係不大和道家倒是符合卦的意思有意思連李淳風自己都還沒有進入這個境界

無妄閣是皇家道觀,而袁天罡是國師,實際上,這個無妄閣,就是袁天罡以前修行的地方後來成為了國師,有了國師府,這個無妄閣就成了一些妃子、一些年老色衰的宮女,養老的地方,穿著道袍,一,可以接受朝廷的救濟,二,可以自己養活自己,做法事什麼的

道統,自然是袁天罡的道統只是沒有那麼深入而已

皇后娘娘的到來,是李淳風不知道的。自己師傅無故離開長安,吩咐自己嚴格做出一副自己在的樣子今天是來給一些道姑,傳授道統的沒想到遇見這麼一出

「阿彌陀佛」三遍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念完,羅素的槍法一收,合掌口念佛號拜見長孫皇后

慧心跟著念了兩遍經文,然後痴痴看著收槍合掌的羅素一動不動

長孫皇后,沒想到是這樣的結果,其實,長孫皇后,就是想難為一下羅素,來發泄一下自己心裡的怒氣而已沒想到成全了羅素,在武學上,更進一層。

羅素終於知道,那個在上法寺後院門的女子。竟然是一位公主聰慧如他,自然猜道了前因後果,很是內疚自己讓一個公主出家,這是多大的罪過啊

又能怎麼樣呢自己在寺院。為他她祈禱吧。「皇后娘娘,今天是血叱第一天念經,可能也是,最後一次,念經給我大唐的民眾

血叱曾經在陛下面前宣誓。將此生交給陛下,一生征戰,以後,血叱的經文,只念給被血叱殺死的賊子、敵人,超度他們,不要讓他們來世,再與我大唐為敵阿彌托福,善哉善哉

娘娘、各位施主,血叱告退」

這就走了慧心道姑看著身上的道袍。心裡不是滋味長孫皇后現在後悔了,早知道就不該這麼做,這不是增加李慧的傷痛么

剛要說話,李慧搶了先:「貧道慧心,見過血叱法師」

「阿彌陀佛」羅素也蒙了面對這個公主不知道說什麼從來沒想過,還有女子為自己這樣做,說不感動是假,感動越深,內疚就越深無言,只能一句口號應付

「你不用拘束。你只要記得,有一個叫慧心的道姑,見過你英勇的樣子就好了,你要投身軍伍。是好事,男兒志在四方你去殺敵,慧心在無妄閣,為你祈福無量佛」單手道禮後轉身,已經淚如雨下

羅素就這一眼,也深深記住了這個消瘦、大眼睛的女子羅素辭別長孫皇后就要離開

「無量佛大師。淳風有禮了」李淳風微笑這站在羅素身後

「阿彌陀佛血叱,見過道長血叱受命而來,請多包涵」

自古道家和佛家,都不是很友善,所以羅素才會如此。

自己一個和尚,去一個道觀念經文,本身就是最大的笑話如果不是長孫皇后在場,大打出手也有可能啊

「無妨大師如此年輕,就到了如此境界,前途不可估量啊改天,老道還要多多請教的」

「阿彌陀佛,不敢,就此告辭,以後有時間在敘」

和尚、道士,本就沒有共同語言能交流才是怪事

上法寺,如今所有的和尚,凈水灑院,全院和尚沐浴焚香,換上潔凈的僧袍隆重而莊嚴無嗔大師連許久不穿的袈裟,都披在身上以示隆重

連青佛寺主持都來了,就是給羅素主持剃度之禮的無醉大師同樣身披袈裟

羅素進入寺門就感覺到不對勁,今天沒有香客,小沙彌也都比平時乾淨不少,一副看都是新的香爐到處禪煙繚繞

「師兄,方丈請你去大雄寶殿」

看門的小沙彌看到羅素,合掌轉告

大雄寶殿外,全寺僧人兩邊羅列,無嗔大師和無醉大師,身著盛裝,站在大雄寶殿門口羅素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阿彌托福佛祖顯靈,本寺弟子血叱法師,悟透如來,此乃是我佛門,百年來,第三位悟透如來之境僧人,根據寺規,自動加冕血如來之稱

從今往後,大唐境界,任何寺院,均可掛單。且不受限制阿彌托佛,為血如來法師賀」說完合掌,全部僧人跟著念:「阿彌托佛,為血如來法師賀」此時,上法寺的鐘聲,連續響了九九八十一下

這九九八十一下鐘聲,滿長安驚動

長安的民眾對這鐘聲很敏感每天都可以聽到不同的鐘聲剛才的將九九八十一聲,很有規律,一直是勻速八十一下

就是在武德殿的李世民也聽到了「剛才是多少下鐘聲啊」

「回陛下八十一下」小德子趕緊回答,一直數著呢估摸著李世民要問的小德子受李世民喜歡,不是沒有原因的,戳莫聖意是要天份的

長安的鐘聲,陌生人,根本不知道意思,每天從早上上開始,第一聲後固定的時間,必然有鐘聲傳出

每次代表的意義都不一樣,而這次的鐘聲,不在平時那些鐘聲之內」查查,又是那裡出了了不起的大人物還是哪個佛祖降臨了」

此時,南邊海邊,張中堅望著右邊一里多外的船塢身後有著十幾個精壯的江湖漢子,一人臉上,有一三寸長的刀疤如一道蚯蚓一樣,趴在臉上

「刀疤,你在這裡,本座去去就來聽到本座的嘯聲過來接船」說完,身子不是朝船塢,而是直接飛上身邊的山璧,在山上,叢林中,一閃而逝

「老大的功夫神了」刀疤崇拜的看這已經消失的身影,咋吧這嘴說

「那是,能讓俺韓鐵腿跟隨的,沒兩下子能行」一個頭包皂色麻布,裝束,根本就不是漢人是某部落的裝束

「你鐵腿在老大面前都變成麵條了」刀疤出口不留情

「你還不是一樣大家都是老大手下敗將,說不比誰高明,不服的話,哪天比比」

「怕你」刀疤一臉的淚氣

老憨和鯊魚已經等了兩天了還不見張中堅來等待是最秋心的如今在甲板上,一個碩大的桐油傘,豎在甲板上邊老憨和鯊魚,都是赤luo上身,一人一隻酒囊,甲板上,就一條一尺上下的魚,魚皮已經剝下,粉紅的魚肉,似乎還在抖動

兩人吃的很小心而且是生吃

「今天運氣好啊這樣的痩骨龍,不容易碰到,吃吧,吃這魚,喝酒就糟蹋了」說完,拿起刀子,切了一塊,扔到嘴裡,然後舒服的閉上眼睛,果然沒有喝酒

眼前人影一閃,張中堅高大的身影落到甲板上,連船身都沒有晃動一下

「兩位,別來無恙哦,痩骨龍本座口福不小」

老憨、鯊魚條件反射的起身行禮,行了一半,才發覺,對方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神座了

張中堅似乎沒有看見,已經切了一截粉紅的魚肉,扔到嘴吧里

「神座,咱哥倆接到了少主的命令,船給你這些幾艘船,你隨便挑少主,讓咱給您帶段話:少主說,念在你為本少爺辛苦的在海上積累財富,暫且原諒你的無禮你的命,說是本少主救的,也不為過

可是,本少主不喜歡被人威脅可是本少爺忙啊,暫時沒時間理會你,需要什麼,船塢里有的,你就拿,本少爺早晚會拿回來希望你張中堅,不要讓本少爺失望

你的命,暫定千斤金沙,而且,花錢賣命的機會之有一次看在衛國公、紅佛嬸嬸的份上,王你珍惜」

老憨將劉傲的話,一字不差的說了出來再看張中堅,臉都綠了

「咔嚓」一把抓向厚厚的甲板,五指深深的陷進甲板里。手一提,「嘩啦」木屑被海風吹的到處都是

「好大口氣」張中堅怒看兩人未完待續。

ps:

白天寫好的章節,主要是在糾結自己設計的這段孽情結果,好吧,留個尾巴,還沒完,既然是孽情了,就孽到底吧雖然是個龍套人物,棋盤還是想寫得有個性一些,看在棋盤,如此用心的份上,支持棋盤,求訂閱推薦、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