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四十二張:親不如義的軍神

第四十二張:親不如義的軍神 (1/1)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4-09 06:12  字數:2816

脫離了墨門,虯髯客恢復了江湖豪客的本色

只是在傍晚的時候,當李靖夫婦看到張中堅手掌的包紮,自然免不了關心,得知是脫離墨門的代價,也為他高興

在他們的心裡,自己的大哥是ding天立地的大英雄做人家的奴僕自然是有失sn份況且失掉的是一隻無名指,對於這樣的武學高手,幾乎是沒有多少的影響

最關鍵的是,李世民對這個田襄子,依然是心存締結

一場豐盛的招待後,李靖帶著張中堅走了,李靖來得急忙,回去還要向陛下請罪,朝中重臣遠行不得到陛下的批準是不敬的帝王很在意這個。

在朝中打滾這麼久的李靖不是不知道這個道理

張中堅的事情有了結果,自然不會敢耽擱太久。

臨走的時候,張中堅和張子善見了一面,兩人打倆一場,打出了交情。

江湖豪傑之間的惺惺相惜,在他們中間表現的淋漓盡致,這個超越了人的品性好壞。純粹的是武學高手之間的互相尊敬

紅拂女刻意拉著小七嘰嘰咕咕說了好久,也不知道說了什麼

劉傲想讓他們休息一晚上再走,李靖都等不得。按照李靖的要求,送了三匹快馬,另外,特意送了李靖一個自己做的土望遠鏡,李靖驚呼:「千里眼」

「屁的千里眼,你連十里也看不清楚,就是比一般人看的遠diǎn,以後也許會有更好的,如今,暫時就這麼湊乎用吧。」

就這。已經讓李靖激動不已了拍這劉傲的肩膀,什麼也沒說,將那個簡陋的望眼鏡,珍重的包好,放進自己懷中。

湊,不用這麼煽情吧一個破望遠鏡而已還是放大倍數不是很大的

劉傲哪裡知道。古代的戰爭,能早知道一diǎn信息,就可以決定一場戰鬥的勝利,主要是,古代的信息交流不發達,如果讓劉傲看到作戰地圖,劉傲會發瘋的,那是什麼地圖,就幾個粗線。幾個黑疙瘩而已

甚至dingdiǎn小說,osa:2p02p0srppaasrssr外人看不出是地圖,就是畫的人明白而已

為了不影響自己的兒子,連自己兒子的面都沒有見,反正離的不遠,放假可以回去的,自己見了,反而不好說什麼少年人,需要磨練。

湊。他兒子碰到這樣的老子也夠鬱悶的,這能浪費您多少時間張中堅你們就這麼緊張。自己的兒子就那麼的狠心

難怪,李靖的後人,沒幾個出名的,這對夫婦,根本就不會教孩子啊

再劉傲和玄女居士小七將李靖夫婦和張中堅送出劉府的時候,張中堅冷哼一聲。朝遠處一個老農模樣的人看了一眼。

「大哥不用管他,由他吧是李靖出來的時候急忙,沒有稟報陛下,不對在先有尾巴也是正常的。」

李靖也看見了,老農這個時間。都已經回家了,而且,如今地里也沒有需要農忙的人,除非是除草的可是除草,你也要農具啊一看就是可的盯梢人

也不怪無影手下,都一直在深宮,哪裡會了解這些

到底,他的兒子還是來了,不過只看到三匹馬的影子,小傢伙哭的不成樣子被王嬸哄了回去,劉傲看著都心疼

送走了李靖夫婦和張中堅劉傲回到府中書房,一天沒有去學府,許敬宗和陳深已經在書房等候了

如今,陳深的官職封賞已經到了,銀青光祿大夫,從三品,在閑散官里,酸是高官了列印,官服已及賞賜,都很到位,就是府第問題,一直沒解決

李二倒是賞賜了一套宅子,不過是在長安

陳深對這個官職也沒太大的感覺,有和沒有,沒太大的區別。一個閑散的官員。有職沒權,就是恩寵性的官職而已

也不知道李二什麼心態自己在長安的時間不說在長安有賞賜陳深宅院,非要自己回來後,今天在接到消息也懶的送信了,直接讓酒藥回去的李靖夫婦帶信給自己長安那邊的人,抽時間去打掃保證可以隨時住人

兩個人來找柳傲是講課的問題,小武走來了,小南的教學雖然也能跟上,不如小武講的明白,畢竟小南還小,理解能力還真不如小武,一些棵稿是通過自己的恐怖的記憶力硬背下來的,往往只知其然,不知道所以然

六傲算是明白了,是要自己去講格物唄。本來今天就要講的,被李睛夫婦夫婦耽誤了。六襖對這個倒沒什麼,教書是自己的本份么

看陳深的態度,劉傲知道,王嬸還沒跟沉深提,湊,自己為什麼這麼心虛,面對陳深的時候

然後,將李綱的書稿已經自己的編寫的啟蒙教材,交給陳深,鈣塑他,原稿一定要保留好,這個,才是最值錢的

讓他安排人全力印刷

一個問題產生了,生產的紙張,如今已經不夠用了,因為有了滎陽鄭家的代理,那邊的單字量很大,已經嚴重的影響到了這邊的印刷。

主要是前段時間,為完成皇宮的訂單,皇宮優先,必須保證就拖延了一些。

沒辦法,將作坊擴大,加人成為了必須。

不覺間,洛陽民眾,已經兩成冊民眾,直接和間接的在為劉附做事了

等劉傲過目工錢的單字的時候,自己都嚇到了,照這麼發展下去,整個洛陽的民眾,最終都要給自己做工,估計還不夠必須往外地拓展

和兩個人,商量了近一個時辰,才最終定下來方案,為避免這樣的事情,柳傲決定全權放權給陳深,反正以後是一家人,紙張、印刷,全權交給他負責,該請人請人,該擴大擴大,自己拿主義就好。

然後,將許敬宗,將學附的事情,讓他多擔待一些,畢竟,他的時間多些

三天以後,子木受命,帶領著劉正、劉苗。三輛馬車,從洛陽出發了後一輛車上,帶滿了東西。都是劉傲幫這個李元霸準備的說心裡話,劉傲很喜歡李元霸這個人的

長安,李靖府上,剛從朝中回來的李靖,就見妻子哭這拿著一張紙張。「大哥又走了,說要在海上殺出一片天下讓我們保重。」

李靖聽了,長嘆一聲:「一山,不容二虎啊大哥志向遠大,為了我們,又不願意和大唐作對,只有遠去,希望,那無邊的大海,可以堪比他的胸懷

今天,陛下,還問張大哥的事情,說要封官給大哥,知道大哥的性子,為夫給推辭掉了,陛下很不高興。娘子,咱今年的俸祿,又沒有了啊」

「又扣俸祿能不能有diǎn新的花樣」紅拂女被李靖的話給將情緒轉了過來

「沒就沒吧,今天吃什麼咳,在洛陽幾天,將咱的胃口都吃刁了,感覺吃咱家的飯,很沒味道。」

「是啊,妾身有同感對了,那辣椒種子也不知道能不能出來吃面吧,那個面的味道真好吃不是帶回來些辣椒了么應該還可以吃」

午夜,長安南,劉傲的新府第,一條人影,飄了進去

歐陽海,累了一天,睡的正香,睡夢中,感覺面前有人伸手就要摸枕頭低下的兵器。

「等你將兵器拿到,你的人頭早就掉了。」

一個冷冷的聲音,出現在歐陽海的耳朵里。

「是你「未完待續。

ps:

這章寫的自己不是很滿意為了下周的推薦,趕了一些情節,趕緊過渡過去,將精彩劇情趕到推薦那天,棋盤均訂不過五百,看看這個推薦後,能不能重新煥發一下請支持棋盤,感謝您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