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三十八章:倒霉的樊希仁

第三十八章:倒霉的樊希仁 (1/1)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4-06 12:23  字數:2809

?偶的神啊!真的有情況啊!

「三妹……二弟……我是誰?」張中堅扔掉羊腿,拍打著頭!

「你叫張中堅,江湖人稱虯髯客,你想想,無盡的大海!海浪滔天,忽而如一面鏡子!海豚如嬰兒般為船帶路!時而躍出海面,划出優美的身軀……」

劉傲的聲音如催眠般的,描述自己假設的場景!「……颶風起,浪如高牆。哎呀,不好!船觸礁了…..你被浪捲入海水中……」

劉傲此時,充分運用說書的技巧,將自己幻想的一副畫面,深刻、細緻的通過自己的嘴,描述出來!

大小蓮都聽呆了!彷彿身臨其境!

「是的,我在海水中,船被海浪打散了,幾個一起的人不知道被海水沖哪去了!我抱住一根桅杆,飄蕩著!喝了不少的海水,又苦又咸……」張中堅如同被催眠一樣!喃喃的說著,這回輪到劉傲傻眼了!

說這個的目的,是為了讓張中堅有一個印象,自己裝裝逼,顯得神秘一些,仙人么。海上的景色,還不簡單?

後世電影、電視,那種場面太多了!

沒想到還真將這個張中堅代進去了!好神奇啊!

「我在大海上漂了幾天啊,記不得了,口渴的厲害,海水沒有辦法喝,嘴巴乾裂!用短刀,殺了一條海魚,血太少,吃了點魚肉,海浪又來……」

張中堅,站起來,說著,轉悠著。「我被什麼撞了一下,昏了過去,臨昏迷前,我還抱著桅杆!

再次醒來,我已經在海灘上!還好,我內功深厚,恢復了體力。我打了點野味,碰到幾個漁民,說的什麼鳥話,咱也聽不懂!一氣之下。被我殺了!

後來,來了一個武官,帶領著幾個嘍囉兵。武官騎著高頭大馬,身配寶劍,寶劍很漂亮。是把好劍!上面還鑲嵌著寶石!

要抓本座!直娘賊!本座脾氣上來,將他們都殺了,奪了寶劍和馬……「

湊,這貨真該死啊!殺漁民?殺官差?果然是江湖脾性!率性而為!

「你稱本座張中堅?可是這個名字真的熟悉,本座就是記不起來!頭很疼!」又開始拍頭。

劉傲嘆息!已經好很多了,由原來的我,已經可以自稱本座了!有進步!看來,沒那麼快好!

再養養,劉傲將那次沒喝完的酒囊,扔給他。「請你喝酒、吃肉,然後再睡上一覺,你就什麼都記得了!」

洛陽城外十里處,官道旁,兩匹馬都口吐白沫才地上抽搐!李靖和紅拂女無奈的對視一眼!拿出水囊,喝口誰!「截個馬車!」

可是,大清早,馬車真不多!

半個時辰後。兩人身後,來了一輛馬車!

李靖伸手抓住馬疆!將馬車攔停。「那兩匹馬,換你馬車一用。然後,你到洛陽城,到劉爵爺府上,要馬車!」

此時。馬車上下來一位公子哥,如果劉傲在這裡,肯定認識,不是洛陽刺史家公子,樊希仁書誰啊!

「大膽,此馬車是刺史家公子的馬車。你也敢攔?」

樊希仁還沒開口,車夫不願意了!張口就訓斥!被李靖一巴掌掃落馬車!「刺史家公子?就是他爹樊弋在這裡看老夫敢不敢攔?」

然後對下來的樊希仁喝道:「馬車老夫借走了,那兩匹馬送你了,到洛陽記得到劉家府邸要馬車,既然是刺史公子,想必知道劉傲那小子的府邸!」

說完讓紅拂女坐上去,一揚鞭,揚長而去……

直到馬車都跑出去一里多路了,樊希仁還是蒙的!乖乖!自己老爹在也敢攔?誰啊?叫劉爵爺小子?

劉爵爺?自己和父親可是巴結都沒巴結上的人物啊!紅衣道袍的女子,手拿紅色拂塵?難道是……軍神李靖夫婦?整個大唐,這樣打扮的就只有一人,那就是紅拂女。

「沒有眼力介的貨,那是軍神衛國公夫婦,你還敢訓斥?活的不耐煩了!快去看看那兩匹馬,還能不能走道。」

車夫一聽是軍神夫婦,嚇的臉都白了!大唐人,說沒見過軍神的多的是,沒聽說過的,就太少了!

樊希仁小眼睛裡,咕嚕亂轉,不知道在想什麼……

「怎麼辦?」眾人都圍上來,看著又被麻服散麻昏的張中堅!

「這次喝的比較少,估計,下午就會醒,五娘,平安懷疑他的頭部受到了撞擊,可能有淤血!你看看他的頭部,然後先下針清清淤血,然後在將銀針插進他的**位!

估計,今天晚上,或者明天一早,衛國公那裡就會來人!讓一個人看著張中堅,快醒的時候,通知我們!看他今天的樣子,恨有可能治癒,再刺激一點,可能真的要辛苦張老!」

「放心吧,老夫守著他。嘖嘖,看他的樣子,武功走的是剛猛路線!」

走了,真噁心!看張子善,已經開始研究起張中堅的身體去了,劉傲搖頭,一個滿身是毛的漢子,有什麼可看?還是男人?

如果是美女還差不多,恩,張老是太監!不會……呸呸!劉傲感覺自己的心不純潔了!聽說大唐人喜歡龍陽之風的很多啊!

不能想,太噁心了!

沒睡飽,需要補個覺!可惜,睡不成了,今天是開學的第一天啊!自己不到,似乎很不好吧?

看看日頭,也差不多了,妹妹們早走了!這個地方吩咐過不準打擾的!

「換衣服,咱也去學府!」口中吩咐這大小蓮,嘴裡打這哈哈!

昨天晚上,那麼多妹妹嘰嘰喳喳。吵的自己都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的!

沒想到,玄女居士小七,也跟著要去學府看看。說反正要等張大哥的事情告一段落再去蜀中。那麼多年都過來了,如今反而不著急了,還催促劉傲將許諾給李元霸的東西,準備足了!湊,那個鳥地方!

準備的再多東西,也不夠那兩個超級吃貨吃的啊!自己的一碗飯,那巨人估計一口可以吞了,最少也要吞到半碗吧?

頭疼啊!這下,估計李二都知道了!子木說,發信幾個鬼鬼祟祟的人,在府邸周圍,還是好手!李元霸的兵器都進自己府了,李二能不派人?

自己怎麼老是碰到這些古怪的事?

天機老而,不是平安說的啊!是你徒弟媳婦自己泄露的,賴不到平安頭上!

如今學府里,自己的妹妹都回來住了,學府空了不少房間!

竇青鈺的妻子衣娘,一直在學府住著,幫馬漢打理著庫房!如今已經大腹便便,估計要不了兩個月,就要臨盆!

為掩人耳目!王嬸給衣娘捏造了一個告身!經過王朝的婆娘同意,做了王朝名義上的小妾。孩子生下來,姓王!衣娘也同意了!

衣娘的來歷,除了啞叔和子木,沒有一個人再多知道,就是王朝都不知道!衣娘被劉傲警告,以往就爛在心裡,將孩子養大,你對得起竇家!你不欠他們!

開始,王朝是抗拒的,時間久了,衣娘是個好女子!勤快、賢惠,溫柔!如今,王朝這個魯男子,竟然開始對衣娘有那麼點意思了!

如今,單獨給衣娘安排了一間房,照顧的不錯!

劉傲到達學府的時候!人間已經開課了!

王嬸家的云云,手裡拿這一個金黃的手指,正在指點著小東的兔子,說它越來越不喜歡吃草,喜歡吃菜…../

那個金黃的手指,怎麼這麼眼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