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三十七章:扮神仙

第三十七章:扮神仙 (1/2)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4-06 12:23  字數:3308

?「羅家堡的人長安了。是不是回去陪家人了?」身邊的一個宮女提示道。

「啪!」宮女被汝南公主李慧給了一個大耳刮子!「不早說,害本宮找這麼久。」

宮女不敢說話,還好一句一個「奴婢該死!奴婢該死」的賠罪!汝南公主李慧上了自己的步攆,一隊人朝新的羅府走去。

羅成被重新追封為越國公!羅成的妻子竇氏,一品誥命!興化坊原竇國公的府邸,如今被改造成,越國公府!

竇家的覆滅,幾乎沒人再多事,就算從竇家密室翻出大量的兵器,都被李世民壓了下來!畢竟是自己的舅舅,將自己舅舅家弄的這麼狠,也不是什麼光榮的是情!不值得炫耀!

可是來到門前,李慧又退縮了!自己一個公主,去拜訪羅家?沒有任何的介面啊!

汝南公主李慧又羞惱的回到宮裡,然後打聽出,這個羅素,不單有妻子,還有妾,都已經有了身孕!

於是,才有了上面,汝南公主李慧已淚洗面的場景!

長安和洛陽的官道上,有三座官府驛站!平時是給一些信差、官差提供方便的地方!第一個驛站的老沙頭,睡的正香,被一陣敲門聲驚醒!

「誰啊?大半夜的!」

「老沙頭,外面來了兩個人,說是李靖夫婦!需要兩匹快馬。」

「啥,衛國公?你傻了怎麼的,小六子!軍神大半夜跑過來要馬匹?有憑證么?冒充的話,立刻抓去起來!娘的,軍神也冒充,活的不耐煩了!」

老沙頭是這個驛站的負責人!嘟囔著打開房門,月色下!看見自己門前站著三個人,一個是守門的小六子,一個一身青袍,背插寶劍的中年人和一位紅衣道姑!

「老沙頭,趕緊的。老夫趕時間,兩匹快馬,兩份乾糧和兩牛皮袋清水。」中年漢子從腰裡掏出一塊腰牌。

老沙頭當了一輩子大頭兵,怎麼不認得這個是軍中的腰牌?每個府兵都有的腰牌。也是府兵可以證明身份的腰牌!可是這個不一樣,這個是虎頭的,虎頭意味著元帥一級的將士,沒人敢拿這個開玩笑,要殺頭的!

「老沙頭見過大帥。」不管身份。見到虎頭腰牌不行禮,一樣軍法處置!「您真的是衛國公?」老沙頭,禮都行了,還是不相信!

「老夫李靖,這是內人,去洛陽匆忙,馬匹已經跑廢了了,需要換兩匹,從這往西一里多處,有兩匹廢馬。派人弄回來,上報吧,老夫會認的!趕緊的,老夫比較著急。」

「是是,小六子,去馬廊挑兩匹好馬,給國公爺,小的去準備乾糧和水。「先從自己房間里,般條長凳出來,自己和小六子。趕緊去準備!

「二哥,大哥怎麼會瘋的?小妹不敢相信,到現在才走了三分之一的路,最快。也要上午才能趕到,想大這裡,小妹恨不得插翅飛過去!」

紅拂女兩人,連續幾個時辰的趕路,馬已經在驛站的一里外,廢了!一匹口吐白沫倒地抽攣。一匹前腿跪地不起!基本上,已經都不行了,就是恢復過來,也不再堪大用!

「沒事,有那個小子在呢,那小子本事,可不止那一點,再說,還有小七呢!小七是認識大哥的,她不會不管的!」

李靖心疼的將紅拂女樓過來,靠在自己肩上休息!自己也運功恢復一下!以前江湖上,學的一些調息的法子!這些年,倒也有不少的精進……

論武功,自己不如大哥,甚至不如自己的妻子紅拂女!風塵三俠的名號,多半是自己大哥闖出來的!憑自己和紅拂女,估計怎麼死的都不知道!江湖上,能人異士太多了!

實施上,沒有人知道,自己額兵法謀略,還是得自自己的大哥張中堅!

張中堅贈送自己的宅子里,有一個木箱,塵土滿滿,裡面都是一些書啊什麼的,李靖愛書,整理的時候發現,有一本無名書稿,裡面大量的謀略的描述,李靖在結合自己的作戰經歷,結合孫子兵法,才開始在軍事領域,展露出來,軍神,這個稱呼,大半得益於張中堅的饋贈!更不要說那巨大的財富!

這個事情,甚至紅拂女、張中堅自己都不知道!

李靖之所以緊張張中堅,也是有這個原因存在,受惠於人,心不安啊!

什麼是都有例外,凌晨,劉傲被管家喊醒,說張中堅醒了,之是身子還在發軟,從chaung

上摔了下來。

湊,那麼種的麻服散,還有那麼多酒,就是一頭牛也沒那麼快醒啊!這個瘋子,不能急,得想個轍啊!這裡是劉家的府邸,這個瘋子要發起瘋來,還不將院子拆了啊!

十二神子之首?那對神仙什麼的,肯定是最深刻的了啊!那就扮神仙,先穩住這個瘋子。

吩咐管家,這般那般!然後安排人去叫張老!沒辦法,沒張老,沒人可以制住這個瘋子。

張中堅迷糊的醒過來,習慣的起身,渾身發軟,一下載在地上,本能的大驚,伸手摸向腰間斷劍,哪有啊?昨天早被扔了,如今被劉根他們刷的比乾乾靜靜,還浪費了幾塊香皂!

鬍子還修剪了,裡面都是蟲子、跳騷!洗過後的水,都不敢倒在院子里,都抬去倒的遠遠的!知道劉府的人都愛乾淨!

練武人的本能,開始運功恢復!

天已經放亮了!怎麼院子里有一個篝火架子,上面靠著一隻羊!吱吱的滴著油!

一個身著奇怪服裝的少年,吃著血紅的東西!似乎很美味!

一隻小老虎,溫順的趴在少年身邊,少年還掰開老虎的嘴,硬塞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