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二十四章:血叱法師

第二十四章:血叱法師 (1/2)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3-31 11:52  字數:3106

翌日。`

武德殿里,李世民正式的穿起了龍袍,兩邊大臣文武兩邊站立!

三呼萬歲以後,恢復了寂靜,今天整個殿里透著一股的詭異!令人窒息的詭異!

「臣,蘇定方,拜見吾皇陛下!早段時間,江南道出了一點動亂,如今風平浪靜,一幫草寇反賊已經授。

反賊孝王崔賢先,在圍攻中,夜裡橫渡洞庭湖,葬身水怪之口,已經確認!;反賊竇青鈺,畏罪自裁於岳洲府衙門,級已帶回,竇青山,一直沒露影蹤,經過排查,確認逃入高麗。此次洞庭圍剿,十萬賊蔻,降服四萬七千三百人,其餘均已絞殺!

此次,多虧盧國公相助,多虧我大唐研製出的神兵利器。我方傷亡不大!合計傷亡一萬三千多人!

在岳洲、荊州兩城的收復上面,感謝洛陽男爵,劉傲劉爵爺的協助!順利收復,傷亡幾乎可忽略不計!」

「愛卿辛苦,戰功赫赫,當賞,當封。」

「陛下,臣還有一事稟報。」蘇定方並沒有起身,忽然又接著稟報。

「講來。」

「是,臣接到岳洲出事的時候,正準備出兵岳洲城,遇到一個故人尋仇,耽誤了幾天,陛下知道,蘇歸順大唐以前,曾設計射殺了猛將羅成,那時各為其主,臣無奈設計,將羅將軍射殺!

燃,十多年過去了,如今,羅將軍的後人,羅素,尋到為臣,要報殺父之仇!

殺父之仇,不供戴天,人倫也!

燃,當時岳洲危難,被羅素拖住,致使軍報被截獲。.?`c?om消息不能儘早到達陛下手中,臣之罪也!後來,在盧國公的勸說下,羅素忽然開明!暫時放棄了敵視。參加了反叛之旅,收復岳洲,攻打洞庭湖!

立下赫赫戰功!此次,臣回長安述職,羅素也一同有回來。布知為何沒進京城,在城外等陛下贖罪。」

「哦,還有這種事?程將軍,定方說的可是事實?」

程咬金走出武將之列,躬身行禮:「回陛下,老臣有罪。」程咬金先認罪,將姿態放的低低的!

「愛卿何罪啊?出去平亂,戰勝歸來,朕怎麼沒有看出何罪啊?」語氣里是笑著,可是。眼神里,冷的令人感覺到害怕!

「回陛下!羅素,的確是羅成的兒子!找定方尋仇是事實!拖住大軍,也是事實!後來雖然醒悟。

可是,耽誤了大軍的進程,誤傷了不少的將士,就算戰功滔天,也難抵誤滯軍機之罪,無臉面要封商,回來沒進城。就在秦嶺邊,青佛寺出家了,老夫知道後,昨夜。連夜將逆子帶回,請陛下落!

人在殿外,請陛下責罰!此乃羅素,陛下過目。」說著從懷裡掏出一束頭,交給走上前來的執勤太監!

「傳羅素進殿。」李二這個氣啊,千算萬算。沒算到這個羅素會出家!神啊!這是早做好準備了啊,當年,如果不是怕寒了幾個兄弟的心,在羅家堡捨棄長安歸隱的時候就想除掉的!可惜,天下不穩,這個一直是李二心頭的刺。

羅家槍法無敵,如果出亂子,就是大亂子!羅家的力量不容小覷!

不多時,殿外進來一個英俊異常的和尚!粗布僧袍,腦門光滑,上面的戒疤明顯紅腫,是新燙的。`

「貧僧血叱,見過陛下!」羅素進殿,合手躬身。

「血叱?堂堂無敵羅家槍羅將軍後人出家?羅素,朕問你,為何出家?」

「回陛下,羅素仇恨滿胸,殺父之仇,不供戴天,蘇賊乃我大唐將軍,殺不了是不孝,強硬的殺掉,我大唐少了一個軍事高人,是不忠,自古忠義不能兩全,羅素無奈。

後程伯伯告知,羅素尋仇的時機,誤了陛下平亂的軍機,罪不容赦,後羅素,拚命殺敵,無非是在為,因自己的魯莽,而無辜喪生的軍將贖罪而已,就算這樣,羅素他也不配生於世上,然,上有高堂,白蒼蒼,下有幼兒。

不想因為羅素的不忠不孝連累家人,愧對個位叔叔伯伯,無顏面對陛下,隨依代,出家為僧。從此,不忠不孝的羅素已死,站在陛下面前,獲得新生的是貧僧血叱。」

如果劉傲在的話,一定為羅素的這番話喝彩!太有才了!李世民也感覺到舒服,裡面的暗藏馬屁不少!

「那,為什麼叫血叱?如此淚氣濃郁的名字?」

「阿彌陀佛!回陛下!是貧僧要求的!平僧雖然出家,但是,平僧不願佛寺清修,掛單青佛寺,只要陛下對任何地方出兵,血叱願隨軍殺敵,因為,受那不忠不孝的羅素牽連的無辜戰死的家庭,需要戰功、需要賞賜,來維持家庭。

貧僧願意,用敵人的血,來清洗羅素犯下的罪過!貧僧的一生,將完全交給陛下,為陛下的江山,流盡最後一滴血。阿彌陀佛!」

一席話,說的李世民心花怒放!這馬屁拍的瓷實!

「哈哈,好,好!既然你有心,朕,成全你!羅兄弟在天之靈也在看著,爹是英雄,兒也是好漢!

以前的國公府,還是你家的,羅家堡就不要存在了吧,將家人接來長安,不要掛單清佛寺了,掛單上法寺!也好有個照應!

血叱,好,威風!朕就封你為血叱法師!羅素,就算死了吧,也好!你的事就這樣吧,朕也不想再深究!「

「謝謝陛下!」

「恩,程將軍,羅素有今天,你和叔寶也有責任,他是你們的後輩,理應多加教導,你們一個不察之罪是跑不掉的,差點釀成大禍,險些讓朕成為罪人,要知道,國不容情。現罰你與叔寶,罰俸祿一年,以示效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