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十八章:顛覆大儒觀念

第十八章:顛覆大儒觀念 (1/1)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3-27 18:55  字數:2577

從文學館回來!劉傲才知道,李二賜自己府邸,不在長安城的目的!

原來在自己府邸南建造的學院,是想自己到長安來教學啊!罷他的,不是自己的學院,自己可不想做一個純粹的教書匠!一個府邸換自己一生,這個買賣,怎麼看都不划算!

「小劉師傅,你可不知道,那魏老匹夫,簡直可惡!」一回來,燕子飛就將今天在武德殿生的事情告訴了劉傲。`

燕子飛可把魏徵氣到骨子裡去了:「如果不是看他年紀老,燕子都想去踹他一腳。」

「哈哈!人家又沒有錯,你踹人家幹嗎?」劉傲聽完,感覺魏徵沒說錯啊!一國之君,拿生命去冒險,本身就是不明智的!作為三朝元老。有責任提醒和柬言的!要殺自己的話,看似惡毒,其實不然。

用食物老拷問帝心,自己著是莽撞了,如果是昏君,自己現在說不定已經被抓起來殺頭了,自己太想當然了!

有了魏徵樣樣的人,出來攻擊自己,保不準是對自己的保護呢!如果真沒有一人來說,那才是真的危險啊!

那說明什麼?說明朝中大臣是幫自己的,因為自己是他們孩子的先生?帝王很怕,這些臣子合成一氣、鐵板一塊!有人反對自己,那就說明他還可以平衡!

好驚險啊!帝王心術,果然可怕!

「還沒有錯?他都要殺你了?」燕子飛很不解,劉傲也懶的解釋!也不指望她一個江湖女子去了解這複雜的朝堂!

「好了,算了,聽說,咱一車皮蛋都給宮裡拉走了?給錢沒有?」

「錢倒是給了,不過沒有付銅錢,是用金子代替的,說宮裡銅錢不多了,留著俸祿呢!反正您也不等這用錢,就用金子吧。是陛下說的!」

誠然。現在還是以銅幣流通最大,銀子、金子的流通,都是士族間大的交易,你拿一錠銀子去買東西。很可能買不人家的全部貨物。

「金子好!那就再做一批,分散到各酒樓!等會讓大小蓮教給你,安排人做,以後,你在這長安。也有了根,不說書,也有了保障!

以後你要自立門戶的,要嫁人的,這個,算是平安送你的心意吧!你以後,也不是白身了,是國公家的千金,沒錢打賞下人怎麼行?」

一席話說的燕子飛眼睛通紅!「燕子能遇到您,是燕子飛一生的驕傲。不管怎麼樣,燕子飛一定將說古這個行業展下去!」然後行個禮告退!

湊,弄的那麼煽情幹啥!

這個孫思邈啊,簡直是個強盜,連自己的藥箱也要走了!似乎在老先生里概念里,就沒有錢這個字存在!

什麼是高人?這就是,那麼多看病的,沒幾個給錢的,又人送版籃子雞蛋,有人送些瓜果。`c?om送錢的倒是有,有個看上去富態的院外,送了好多錢錢,孫先生之是給他的婆娘開了幾副保胎的方子!

怪事到處有。長安特別多啊!

今天下午,總算清凈了!上午陪李師談了一個多時辰,彥師不在,李鋼很滿意劉傲印的書!當劉傲說要將他書箱李的書,都印刷出來的時候,將老李鋼嚇了一挑:

「小子。把我這個老骨頭賣了,也不夠啊!太大的成本了了,老夫就這一本,估計都要將長安的那個摘自當了,估計是不是夠還不知道夠不夠!

老夫知足了,有這一本傳世,老夫此生足矣!不過要等幾天,老夫幫你籌些銅錢!」

劉傲聽了都蒙了,幫你印書,還要您掏錢?

「不,不是,李師,是這樣,平安不要您的錢,是問您,平安該給您多少錢?」

劉傲的話,李鋼也不明白了,你印老夫的書,為什麼要給錢老夫?」

湊,不是一個頻道啊!難道您不要稿酬么?上面那麼多的批文?

「是這樣,平安印書,是要賣的,理應給您稿費!酬勞,這樣好不好,這個《論語》,有您寫的序,有您的批註,這樣,這本給您一百貫的酬勞!裡面的書,如果印出來,都按一百貫一本可好?」

一百貫一本?自己書箱里,數十本書啊,那是幾千貫?幾大車的銅錢啊!

老李鋼做夢也想不到自己的書箱里的書,值這麼多錢!

「不要錢,老夫只要書,印吧,每本給老夫一百本就行!」老李鋼果然是大儒啊!文人輕錢,重名!

「那怎麼成,書肯定要送的,錢也不能少,以後,平安要印很多的書,只要又價值,就要印刷出來,我要我大唐,人人有書讀!

知書才能達理,自古就有武打天下,文定江山之說,陛下打下的江山,需要更多的有才人去維持和管理。

而平安做的,就是讓這一天早點到來!」

一席話說的老李鋼激動不已!「好,好,好。」連說三個好字!

現在想想,古人真是可愛啊!相比人家那麼的純潔心靈,劉傲覺得自己的心都是黑的!如果是自己,不要說裡面的批註,就是一個序,也值那麼多!李鋼是什麼人?帝師啊!

估計,明天的書會大賣吧!希望自己賣那麼貴,李師不要生氣!

李鋼親自寫序、批註的《論語》明天在長安書店開始銷售的消息,已經將大大的告示張貼出去了!

這個店是在印刷書的時候就盤過來了,一直是空著的!明天,整個長安城,都會知道,《新的《論語》將會有買的,而且全部陽版印刷!價格不貴,才一個瑪瑙皮蛋的價錢!

好睏啊!涼亭里,劉傲眼睛逐漸打架,酣然睡去……

「既然,眹要做天下讀書人的老師,是不是將教書那些先生,給個什麼官職啊!都是大儒,不能屈辱人家!幫朕教書,朕自然不能虧待!」

武德殿里,房玄齡、魏徵等幾個文官老臣都在。

「天子門生,能想出這個注意的人,真是天才!老臣真是服了!一網打盡天下讀書人啊!萬歲聖明!當封,為天子育人才,當封賞啊陛下!」

房玄齡,這個歷史上都很有影響力的老臣,聽完李世民的話,很是震撼,都是在朝堂打滾了一生,自然知道其中的厲害!

「既然這樣,你們贊成,朕就做這個院判,如今現有的先生,那個陳深,沒想到還是皇族後裔,真想不到,許敬宗是個有才學的人,著政事堂擬個摺子上來!

陳深,銀青光祿大夫,從三品。許敬宗,職位不變,上調一品。」

一個教書先生,從三品,也是大手筆啊!皇家的臉面么。能不值錢?

程府,涼亭邊,子木在和一個道士對持著!「少爺在休息,您如果沒有太重要的事,等少爺醒了再說。」

子木的口氣,可將袁天罡氣壞了!一個黃口沒幹的小子,讓自己等?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