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十三章:我三哥去了哪裡

第十三章:我三哥去了哪裡 (1/1)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3-25 17:57  字數:2906

「……這時那簫聲忽高忽低,忽前忽後。.?`c?om他聽著聲音奔向東時,簫聲忽焉在西,循聲往北時,簫聲倏爾在南出,似乎有十多人伏在四周,此起彼伏的吹xiao戲弄他一般……」

今天劉傲說的是,第十六回的《九陰真經》。

紅衣女子一直聽的很認真,聽到這裡,眉頭輕微緊簇。臂彎紅色的拂塵一抖。而劉傲背後的子木也似有所察覺,眼神精光一閃直射那女子!

「……只見這人盤膝而坐,滿頭長,直垂至地,長眉長須,鼻子嘴巴都被遮掩住了。

他左手撫胸,右手放在背後。

郭靖知道這是修練內功的姿式,丹陽子馬鈺曾在蒙古懸崖之頂傳過他的,這是收斂心神的要訣,只要練到了家,任你雷轟電閃,水決山崩,全然不聞不見。」

金大師的文啊,就是細膩!這段描寫,當時後世的劉傲就很想學上一學,看是不是可以真的練成內功。

那時的劉傲還是初中生!記憶特別深刻!

而那紅衣女子,似乎想起了什麼!「咔嚓!」一聲清脆,手中的茶杯忽然被捏碎。

本來人家都好好的聽書,這一下,茶杯碎裂的聲音那麼的突兀i大家都看著她。

「紅拂嬸嬸,您怎麼啦?」秦懷玉離紅衣女子很近,可以感受帶紅衣女子的內心不平靜!劉傲也停下來,聽到秦懷玉叫那女子紅拂嬸嬸!

湊,軍神李靖的老婆啊!紅拂夜奔的故事,就是後世也是有名的!只不過版本比較多!

紅拂女本是姓張,是一個江湖遊俠,喜歡紅色衣服,喜歡手持紅紅佛塵而得名!

原本紅佛投奔是楊素,紅佛雖是江湖女子,可是心中有成就一番事業的大志,碰到投奔楊素的李靖。?`c?o?m一見傾心,加上李靖文韜武略精通,產生了愛慕之心!

兩人都感覺楊素年老體弱,不再有雄心大志。隨連夜出走。

二人在他們一路跋涉,在靈食的一處客站歇腳時遇見了一個滿臉虯髯的人,此人自稱虯髯客。

三人一見如故,結為兄妹!最後投奔了李淵和秦王李世民!

三人在李淵麾下,戰功累累!

過了兩年。虯髯客張中堅。武功高強,過慣了江湖生涯,不喜歡太受約束,將自己全部家產贈送給李靖二人,獨自去闖蕩江湖去了!

也有人說,張中堅愛上了紅拂女,心裡愧疚,怕自己做出錯事,所以退出歸隱,成全李靖!反正。三人關係不一般!

「哦,沒事,不小心!你們繼續!」說的風輕雲淡!那是瓷杯啊!隨手能捏碎?劉傲雖然疑惑,但是現在也不是時候!

「……郭靖見情勢危急,不及細想,當即搶上,伸手牢牢按住他右肩,右手已拍在他的頸後

大椎穴上。

郭靖在蒙古懸崖上練功之時,每當胡思亂想、心神無法寧靜,馬鈺常在他大椎穴上輕輕撫摸。`以掌心一股熱氣助他鎮定,而免走火入魔。郭靖內功尚淺,不能以內力助

這老人抵拒簫聲,但因按拍的部位恰到好處。那長老人心中一靜,便自閉目運功……」

子木下意識的摸了一下自己的頸後大椎穴。劉傲還真沒有注意,只管說自己的!

從將杯子捏碎以後,紅拂女都很安靜!劉傲怎麼也想不通,都四十來歲的人了,怎麼保持的跟小姑娘似得?而且還是紅色的道服打扮?

直到說道《九陰真經》的時候。才稍微動容,但也沒再有過激的反應!

「……靈柩忽然破裂,一條人影從靈柩中飛出,迎上了歐陽鋒!欲知後事如何,且容平安休息一下,再做分解!」

天氣太熱了,涼亭里人太多,不透風啊!

既然有長輩在,不去見面寒暄一下,說不過去!

「劉傲、劉平安,見過……紅拂嬸嬸。」

還糾結怎麼稱呼,反正自己也是小輩,武將一家,既然秦懷玉可以這樣叫,那自己這樣叫,也不失禮。自己家的府邸,房頂上那豎立的刀槍造型,也是武將的府邸啊!

雖然自己不會什麼武術,湊,現在不管你會不會,聽說一些武將也是不會武藝的?別看長孫無忌經常身上寶劍掛著,那也就是個樣子。也是武將?自己也不知道文官武將是怎麼分的,反正只要能打仗,哪怕用計,那也是武將。

可是自己沒打過仗啊?

「免禮!今天的書就說到這裡,嬸嬸找你有些事情!」然後不等劉傲回答:「你們該幹嘛幹嘛去,今天不說古了!改天再說!」沖著那幫紈絝丟去一聲輕飄飄的話。

劉傲看見,那些紈絝雖然很不捨得,還真沒有人站出來反對!一個個沖劉傲擺手告退!

行啊!這個紅拂女很有威懾力啊!

連清河公主李敬和秦懷玉都告退了!涼亭里,只又劉傲、子木、大小蓮以及紅拂女和她的丫鬟!

「嬸嬸請喝茶!平安和嬸嬸也是第一次會面,不知道嬸嬸找平安何事?」

作為小輩的,端個茶,是應該的!

「你是田襄子的人?」聲音不大,聽在劉傲耳朵里,宛若驚雷!手上的茶杯都抖了一下!

這個紅拂女怎麼知道的?憑什麼?

子木渾身真氣凝聚,隨時可以出手!

「不用奇怪!」紅拂女接過劉傲的茶,喝了一口!根本不在意子木!「子木,原名公輸良,十二神子之一!老身可曾猜錯?」

「噗……」劉傲本來挺緊張的,聽到眼前這個自己的嬸嬸,如同小姑娘一般,卻要自稱老身,一下沒繃住。一口茶水噴了出來。

還好及時扭頭,噴了小蓮一身!如果噴到對面,可就笑大了!

接過大蓮遞過來的布絹,邊鑔嘴邊說:「嬸嬸,您別在嚇唬平安了,又什麼您說就是,這樣一驚一咋的,平安的心臟可受不了,再說,嬸嬸,您這麼年輕,哪裡老了?老身這個稱呼可用不你到您身上去。」

「呵呵,老身今年四十有三,老身這個稱呼怎麼不能用?至於外貌,一點駐顏的法門而已!老身當年曾是小姑娘時,行走江湖!偶遇一奇人,有緣學習到。不足為奇。

膽量不錯!墨家巨子少主就應該有如此膽量!可惜,不會武功!」似乎在為劉傲可惜!「在十二神子中,又一位子海!那是我三哥,虯髯客張中堅!所以,知道了你,洛陽的劉傲是當今的巨子令傳人。」

草,草草!震撼!子海是張中堅!是虯髯客?還真有駐顏的功法?那長孫皇后為什麼還那麼老?身為國母,還沒有權利將這個功法弄到?

子海是張中堅,這個是劉傲怎麼也沒有想到的!子木也似乎剛知道,渾身的真氣散去!有恢復貌不驚人的狀態!

「今天來,就是想問你,我三弟,他人在哪裡?」

泥么的,肯定有jian情,這麼緊張那個虯髯客,後世傳說是去了扶桑!在那裡成立一個國家的說!

這個真不知道啊!劉傲只好將頭轉向子木。

「李夫人應該知道,幾年前,田師出海,尋找仙門?」子木低聲沉吟!

「知道,三哥曾說過,說要出海,也許是永別!」紅拂女說的很傷感。

劉傲愈相信兩個人之間不簡單!懷著熊熊的八卦之火的心態,仔細的聽著兩人的對話,還有空吃口桃子!未完待續。

ps:

感謝:罪^_^書友寶貴的月票,謝謝您!感謝:我想了很久的名字書友,588點的打賞,感謝您!又是周末,大家周末愉快!棋盤向大家問聲早安!第一章,求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