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九章:將星疑雲

第九章:將星疑雲 (1/1)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3-23 11:31  字數:2822

?道門?佛門?劉傲有種很不妙的感覺!

「呵呵,那啥,孫老已經睡了,你安排人好好照看,平安先行告退,以後有時間,我們再會,,再見!」

尼瑪啊!這到哪都是有名的牛人!又出來一個道門?難道是天機子創建的?

還真不好說!那個神秘天機子,還真又這個能力!

雖然佛道一直存在,佛門出了一個玄奘,道門的代表人物如今看來是袁天罡了!

兩個教派一直是水火不容。自從十二棍僧救了一次秦王李世民,佛門最近十年,發展迅猛,道門一直被壓制著。

李世民登基以後,發揚儒家思想,控制朝堂,這才重視道門,而袁天罡,也被尊稱為國師!道家興起,佛門受壓。玄奘西行,估計也和這個有關吧!

咱是小白,沒必要參與你們任何中間的鬥爭!還是好好的說書、教書、掙銀子,快活的生活就好!

「劉公子留步!」李淳風看劉傲沒有要交談的意思,準備要走,開口叫住了劉傲。

「哦,你還有事?」無奈轉身。

「是家師,說如果見到您,務必請您到國師府一聚。」

湊,袁天罡怎麼會知道自己?

「哦,好的,如果有時間,平安一定去拜訪國師,然,最近事務太多,很抱歉,估計這幾天沒有時間前往,陛下那裡交代的事,還沒完成。你看……」

如果推脫,就要找個人家無法強迫的介面,李二是最好的擋箭牌。

不是不去,陛下的事重要還是你的事重要?有點狐假虎威的問道!

「那行,您先回,我這就回稟家師。善哉善哉!」劉傲其實很好奇,他們手上拿的那佛塵是什麼東西做的!想馬尾巴一樣!

你還別說,這樣一拿,一甩的。有點高人的樣子!後世還真沒接觸過這東西!

一天啊,午飯沒吃,回到程府天都黑了!幾個水果根本不頂事,要知道劉傲如今的年齡。半大小子,正是能吃的時候!

飢不擇食,寒不擇衣。劉傲充分體會了一把飢餓的感覺!還是程處默了解自己,一大碗面刀削麵,這貨在學府學會的吃的就是這個。其他的弄不來。

一碗下肚後:「沒味道,這個不該放牛肉絲,應該放點豬肉,那樣才好吃,牛肉不適合這樣弄。」

「湊,吃完才說?我感覺吃著不錯啊!」

和這貨說起吃的,根本是沒法子交流,人家連沒煮熟的肉都吃過。那是在邊境!西北邊境,高原上,是有的地方。煮不熟飯的!水不到六十度就開了,怎麼煮?

除非到下面的草原上。可是,打仗,有時候,地點不是自己能選擇的!

「姑爺,吶,幫您炖了一隻雞,知道您身體虛,裡面還加了幾片百年參片!」蘭蘭提著食盒進來。

「我娘真偏心,還沒見你的面呢。你有雞吃,我沒有。」

「你都壯成牛了,還吃?程伯母回來了?」

「下午就回來了,聽說秦叔叔好了。幾個嬸嬸就回來了,上法寺這次又發一筆財。聽母親說,秦嬸嬸一聽秦叔叔好了,可以下塌了,一高興,將自己的私房錢都捐了。」

一個一品誥命夫人的私房錢。可還真不是小數目!

哦,雞湯炖的不錯,這是蘭蘭的手藝,將一隻雞吃完,才滿足的洗洗手,今天一天可真是累,沒時間和程處默扯,「明天一早給伯母去請安。」趕緊補個覺,這一出來,連午覺都沒睡成。

「行了,這麼晚了,估計母親也睡了,這幾天在上法寺吃齋,也遭不少的罪。」

處默嘟囔著走了!

這次出來,很覺得不夠厚道,人家子木剛結婚不久,就將人家拉出來,楊五娘肯定不高興,本來自己說不用子木來的,可是子木硬要來,忠心可嘉!

晚上不是很熱,加上一天的確是辛苦,很快的睡去……

國師府里,袁天罡擺起來了法壇。

天上月光皎潔,而此時袁天罡的腦海里卻繁星點點。

自從上次閉關後,一直努力的推演,發覺越推演越亂,而且很多亂的已經看不出走勢,逐漸的那些星辰開始朝一個未知的跡象轉變!

今天,聽李淳風說在葯廬碰到了洛陽的來人後,立刻起來了法壇,鄭重的做了自從學會這個模式,從沒有做過的法壇求象的法事。

因為上次的隱星就是洛陽方向,這個隱星是不是這個劉傲呢?

師傅雲,法壇不輕開,開,必見血。袁天罡,至今還記得二十年前,遇到自己師傅的第一面,一個儒雅的道人。

那時的自己,的確是一個騙吃騙喝的道士。跟隨自己的叔父袁守城!學點道家的經文、學畫一些自己都看不懂的符,蒙蔽一些村民,換取些錢財!

「道是真,道是知道,道是法,而不是騙,你如果真心想學道,就跟吾學吧!」

三年,那道人三年後,就不再教自己了,雲遊去了,只自己以後碰到孫思邈以長者禮待之,連師傅都沒讓自己叫,說自己還不算他的嫡傳弟子!面前算是個道門的傳人。

袁守城,自己的叔父,那是已經小有名氣,擁有不少的信徒!主要是人的精神空虛的厲害!加上信奉老子的越來越多。於是,袁天罡開始整頓道門。

建道觀,收容弟子,只要是道人,哪裡來的,都接見、都是道門一脈。

三年時間,袁天罡知道,道家,真的沒有那麼簡單。自己推算出如今的李家江山,推算出自己的徒弟李淳風可以幫助自己,完成星象學說,推算出……

可是如今,都變了!

八方各有蠟燭燃燒,盤坐在中間的袁天罡自動的旋轉起來!四面燭火忽明忽暗!

帝星背後的那顆隱星,平時似出非出,如今,依然的在帝星旁邊,星光雖暗,但是,帝星那光芒竟然掩蓋不了!

原先一直就要湮滅的一顆將星,今天忽然散發出沒有過的星光!那是顆孤星,雖然將星,但是孤星意味是無後的。可是如今的那顆將星,周圍顯然隱約有星位的形成!

袁天罡呼的直起身子,眼睛看著外面,方向,正是秦府方向。

秦叔寶,袁天罡去看過相,沒有說,但是不是很妙!看破不說不為違禁!不出所料,這幾天應該是他的身損的日子,他死了,孤星才能重新點燃!

亂了!袁天罡一步跨出法壇,燭火頓時全滅!

袁天罡自身卻喉頭一咸,知道,那是自己開壇的代價!袁天罡硬生生將血吞了下去!

飛身上了屋頂,佛塵一甩,朝秦府而去……

秦府,秦懷玉今天見父親精神不錯,很高興,和燕子飛不關係不錯,將手稿借來幾回,在給秦叔寶讀稿子!讀者讀者,一直看,父親已經發出了鼾聲!

在孫思邈的方子里,下了有些安神的藥物,可是,秦叔寶的抗藥性太強了,非要聽

秦懷玉剛走不久,袁天罡就站在了秦叔寶的床頭

鼾聲陣陣,明顯的脈力不弱。透過月色,明顯的,秦叔寶面色沒那麼蠟黃了,是好轉的跡象!

真不可想像,三天前自己來看過,已經病入膏肓,難道孫道長真的這麼厲害?

「你是誰?」背後一聲怒喝,很壓抑,似乎怕吵醒其他人未完待續。

PS:三千收藏了,滿足一個心愿,求訂閱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