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八章:一沙一世界

第八章:一沙一世界 (1/1)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3-23 11:31  字數:2666

?「話說,一條黑影騰躍而上,月光下長發飛舞,正是鐵屍梅超風……」

劉傲為了秦叔寶,儘快從憂鬱的陰影中走出來,這不,在秦府中,擺起了書場,一開場就是《射鵰英雄傳》。

這一說,就停不下來了!開始還是幾個人聽,後來越來越多,一回書說完,院子里滿滿都是人!

秦叔寶,幾個月來,第一次從軟塌上起來,如果在往常,肯定是一壺酒在手。

如今,只有劉專門送的一個小茶壺,裡面泡的還不是茶葉,而是,陛下送的那顆百年人蔘,泡製的參茶。

叫好的聲音……讓繼續說的聲音……

「那就接著說,很有味道,老夫喜歡聽。」

得!病人大過天。說吧!

說到第三回,李二帶著無影,一身平民打扮出現在人群中。收不了場了!

「接著說。」有人送上座位。靠,看見李二這個打扮,連秦叔寶也只是站立一下,點個頭就完事。

後來才知道,平民裝束的李二不是皇帝,是秦叔寶的兄弟,只有穿上龍袍,那才是唐太宗,受膜拜的帝皇。

還好的就是,大家都坐在走廊里,只有李世民,一個大大的遮陽傘,還有人在旁邊扇著扇子。其他的下人,就在烈日下,還是聽的如醉如痴。

「……賊漢子,你在陰世,可也天天念著我嗎?只見她雙手執在長鞭中腰,兩邊各有二丈,一聲低笑,舞了起來。

這鞭法卻也古怪之極,舞動並不迅捷,並無絲毫破空之聲,東邊一卷,西邊一翻,招招全然出人意料之外,突然間她右手橫溜。執住鞭梢,四丈長的鞭子伸將出去,搭住一塊大石,卷了起來。這一下靈便確實,有如用手一般……」

聽書的無影聽到這裡,眼裡精光一閃一閃,似乎有意無意的朝子木那裡看去!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各位,陛下,秦叔叔,平安實在說不動了,再說下去,平安非啞掉不可,這樣,燕子飛明天,接受約場,這部書呢。以後由燕子飛說。今天,暫時就到這兒。」

連續六場書啊!如果不是這百年的參茶撐著,真受不了!關鍵是這裡,不是怎麼通風啊!有大小蓮扇著扇子,還是熱!

「好吧,朕還真聽出了味道。今天看叔寶兄弟精神挺好,朕今天帶來不少的菠菜,還有種子,以後多調理一下。

也不知道你小子給了孫先生什麼,一大早從官府要了那麼多的犯人過去。朕看過,都嚇的不輕。

更離譜的是,孫先生似乎發現了什麼,到現在還沒睡覺呢!這樣下去。可不行,小子,事是你挑起的,趕緊的,孫先生的身體可禁不住這樣的折騰。」

我嚓,嚓嚓。和哥有個毛的關係?哦,他不睡覺也關我事?沒天理啊!不帶這樣欺負人的,你皇帝也不行啊!

「平安惶恐!孫老神仙是個葯痴啊!不弄明白讓他老人家停下來可不容易呢!罷了,平安就走一遭,勸勸他老人家去。

謝謝陛下,您的百年人蔘賞賜。不然,今天還真走不動道,更不用說說古了。」

「哼,少滑頭,你以為朕沒流過血?還是叔寶兄弟沒流過血?你秦叔叔一次戰後,身中三箭,身上的盔甲、衣服全給鮮血染紅,還不一樣生龍活虎的殺敵於馬下?

朕當年也曾血染征袍,流的血不比你小子少,走不動道?笑話!去吧,孫先生有什麼閃失,你也躲不過去。」

真是牛人,身中三箭,還斬敵於馬下?怪不得貧血如此嚴重!還真看不出李二也曾血染征袍啊!馬上皇帝,開國大帝果然沒有幾庸才。

去吧,可憐的,說了兩個時辰的書,連飯都不管,劉傲走的時候,將桌子上的水果都端去了馬車上!後面跟上來的秦懷玉,羞答答的行禮,然後塞了不少的吃食,原來,陛下說了,也不敢再留劉傲吃飯啊!

雖然是便服不是皇帝,可那也不是真的就不是皇帝,他的話,還真沒有人敢不聽。

哇呀呸!讓子木趕車,扔個大個的桃子過去,自己和大小蓮吃著水果,坐在馬車裡往葯廬趕。還真不知道葯廬,隨口一打聽,是個人都知道,所謂的葯廬,其實是一個道觀!就叫葯廬!也夠奇葩的!

葯廬在長安南城,本來是在秦嶺山裡,李世民在長安城裡又修了一個,現在的葯廬,已經取代了以前的那個了!

哇,真熱鬧,道觀不大,可是門口衙差不少!幾十個囚犯,在道觀里走廊上,湊,也不洗刷一下,真臭!

剛才李二在這裡?靠,也還看的下去?真服了他。

孫思邈道鬏都亂了!正仔細的對比著什麼,放大境的手柄上,都血祭斑斑的,也不知道怎麼弄上去的。

湊,從昨天晚上,到今天,快一天一夜了,還在堅持!劉傲腦子裡不時閃現後世的那些科學家,為了一個研究不眠不休,連飯都不吃!瘋子!

劉傲的到來,對孫思邈沒有影響,似乎,他根本沒有覺察到劉傲的到來!

「老神仙,那個血型配對問題還沒弄出來么?」

劉傲很奇怪,不應該啊!不是恨複雜啊!

「哦,你來了,你的這個鏡子太神奇了,老夫印證了一句話。」孫思邈滿臉的奇怪!

「什麼話?」

「一沙一界,是真的!是真的!」老道的嘴蠕動著,因為激動而滿臉的汗珠都流到了白鬍子上去了!

湊,好好的說什麼佛語?哦,是放大鏡的緣故!這個倍數還不算高,如果倍數高的,你可以看見一滴水裡有那麼多的生命,您還喝不喝水了?

「老神仙,這個放大鏡,將我們平時看不見的東西,放大而已,任何東西,都是由很小的東西構成,這個,平安以後和您詳細的說,您真的該休息了,不然,您病倒了,陛下會怪罪平安頭上的。」

「休息?是了,你別走,我睡一會就好,還有好多東西需要問你。」老神仙看見平安,似乎放下了什麼心思,趴在桌子上就睡著了。

這樣也行?

老人家太勞累了,示意大小蓮一下,大小蓮在孫思邈身上點了幾下,「這下好了,醒來最少要明天早上。」

讓衙差將犯人帶走,這麼多的臭哄哄的犯人,怎麼成?

「你就是劉傲、劉平安?」

一個三十來歲的道士,面目清秀的問劉傲。

「您是?」真不認識,是孫思邈的弟子?

「貧道李淳風……」

李淳風?袁天罡?劉傲腦子不夠用,到哪都可以碰到牛人?

「正是劉傲、劉平安,見過李道長,不知道李道長和孫老神仙是什麼關係?」這個問題就是後世的人都不怎麼知道,劉傲也恨好奇。

「同屬道門一脈,孫老是本門的長輩……」未完待續。

PS:感謝:風卷西簾的兩張寶貴的月票,謝謝您!

感謝:遊戲玩家588點的打賞,謝謝!哦,還有個書友在幫發推薦包,感謝!求訂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