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七章:醫痴狂人

第七章:醫痴狂人 (1/1)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3-22 09:25  字數:2868

?劉傲說完,也沒有人來質疑,山林野菜品種太多,有也不奇怪!

「恩,不錯,雖然滑頭一點,看在為叔寶流這麼多血的份上,放過你,回頭送一隻百年人蔘給你補補。◇↓,休息兩天,再找你談話。」

然後對孫思邈說:「孫先生辛苦了,其實你要找這小子,大可不必親自去洛陽,這麼遠,讓他過來不就完了!還有勞你跑一趟?如果你有什麼閃失,怎麼得了?」

「有勞陛下擔心!老道讓陛下擔心了!事實證明,老道這趟洛陽,去的值啊!

說實話。叔寶的病情,老道沒有更好的辦法了,沒想到劉傲這個輸血的法子這麼管用,這個法子將為我大唐,挽救多少的性命啊!陛下,需要大賞啊!」

「是不錯,大功一件。是該賞,小子,想要什麼,說說。」

泥媒啊,開口小子,閉口小子,還說自己滑頭?的確是又點暈啊!你流個一斤多血試試?現在的人怎麼都喜歡倚老賣老?

湊,行,你是老大,這個國家都是你的!所有人在你面前都是小的好吧!

要什麼?隨便賞點珠寶啊,美女啊!豪宅也行啊!

湊,讓自己開口?哥還真不好意啊!

「平安惶恐!平安不懂醫術,以前曾見師傅這樣醫治過人,就記了下來,沒想到撞對了,可不敢要陛下您的賞賜,秦叔叔為我大唐,淤血奮戰,能威懾邊境宵小,他老人家的身體是最重要,一切都是應該的。」

真噁心啊!劉傲自己說出來這話,沒噁心到人家。把自己噁心到不輕。想想皇宮珍寶成堆,隨便丟幾件官窯的瓷器也好啊!自己新的府邸,花架上空空的呢!

心裡想要,偏要說的大義凜然!湊。

「行了,今天你身體也虛弱,過幾天。朕送件大禮給你。朕就先回宮了,有勞孫先生,開些方子,穩定一下叔寶的病情,大唐需要他,朕,需要他。」

「臣的本分,恭送陛下!」送走了陛下!劉傲也準備回去,秦家哪裡肯啊!眼看也傍晚了。自然要安排酒宴。

推卸不掉,「酒是喝不了,得,幫我安排和秦叔叔一樣的飯食就成,豬肝平安就不吃了,那東西以前吃夠了!乾脆給咱熬個雞湯就好,處默你們喝,平安只想早點睡覺!暈!」

「老夫今天不走了。要觀察叔寶的病情,小子。你將那個區分血型的法子留下,老夫晚上好好琢磨一下!」

這個自然沒有問題!簡單的區分步驟很簡單!就這,硬是教了快一個時辰,沒有辦法,劉傲將自己的放大鏡也貢獻了出來。

孫思邈將善童手上也不知道划了幾道口子,讓劉傲做示範。連自己都不放過。劉傲的好多玻璃片也被他拿去。酒精瓶,自己都沒弄幾個的玻璃瓶啊!上面的軟木塞!

直到折騰到開飯。劉傲也沒逃過,自己這個萬能輸血者,留下血樣的命運。

弄的滿屋子血腥味。

吃完晚飯,劉傲就回到了程府休息!

可氣是。處默將自己和大小蓮安排在一間屋子!湊,這個猥瑣男人。被劉傲一通批判!

「傲子,你是不是不行啊?」被迫給大小蓮安排在隔壁,臨走戲謔一句。

「你才不行,哥不知道多行,也不看看哥今天流了多少血?」湊,自己和這個貨解釋個屁啊!趕緊睡覺,失血的滋味是不好受,真虛啊!不是假虛。

這一覺睡的啊!不舒服!一夜醒幾次,臨天亮終於睡踏實了……

日上三竿,劉傲才醒,感覺有人給自己扇扇子,鼻端熟悉的體香若有若無。知道是大小蓮,真是兩個貼心的丫頭!

「好餓啊!我可以吃下一頭牛。」起身劉傲感覺空空的肚子,發出感慨!

沒有回應,看兩個丫頭臉紅紅的低頭偷笑,湊,什麼情況?

「吶。」大蓮蚊子似的背過臉去,朝自己身上指了指。

巴了個巴啊,一個男人最顯著的早晨生理現象,將自己的大褲衩撐的如同一把雨傘!

糗大了,還好是她們,隔著衣服呢,沒隔衣服自己的丑不是沒出過。

「還笑,趕緊啊!憋著尿呢!」

一隻縴手在自己身上按了幾下,帳篷眼看的下去。

洗簌後,早餐很豐盛,程府的早餐都有肉吃!

劉傲肚子很餓,一碗粥幾口倒進肚子……

「秦府的管家來了,請劉公子過去,老神仙瘋了,到處要割人家手指。這不,準備叫袁天罡過來呢!」

湊,什麼情況?吃個早飯都不吃不安生。他也不看看如今什麼時間了!

叫袁天罡?孫思邈和袁天罡社么關係?哦,都道士!難道……

亂了,什麼亂七八糟的關係?天機子、孫思邈、袁天罡、?湊,不會吧!娘的,這天機子也夠逆天的啊!

趕到秦府,好么,整個房間亂的不成樣子。只有秦叔寶的軟榻是乾淨的。

秦叔寶已經醒來,依靠在軟榻上,啃著東西,劉傲一看,哭死,是一塊大豬肝,想饅頭一樣的啃啊!老天啊!

難道不會炒一下么?調一下也成啊!不要說吃,看一眼就飽了!

「你小子不會認為老夫也瘋了吧?」孫老道雙眼通紅,布滿了血絲,看樣子一夜沒睡。

「肯定不會啊,您老研究的如何?」問這話,走到秦叔寶面前,把脈自己還是懂的啊!

脈搏有力多了,暫時是死不了了,古代人身體真好,才一夜功夫,奄奄一息額的人,就可以大口的吃豬肝了,生命力堪比小強啊!

「剛又一點頭緒,樣板血液種類太少,不行,我得回葯廬,叫官府送點犯人過來,這裡交給你,這套東西老夫要了。」

「好,沒問題,需要,以後多給您幾套,那個酒精的瓶子,用完後蓋緊就行,不夠,哪天給您弄幾牛皮帶!主要就是那個放大鏡不容易做,保護好些!如果壞了,可沒有那麼快有。」

「行了,善童,收拾一下!趕緊回去,去通知官府,給找一批犯人過來。」

孫思邈也知道到處找人割人家手不好,誰好好讓你割一下啊都疼啊!哪怕用針扎一下也不好受啊!

「你叫劉傲吧,老夫的病是你治好的?」吃這豬肝的秦叔寶並不在意孫思邈的折騰,似乎這些場面對於秦叔寶來說,應該不是第一次了,只是換一種方法而已!

「平安見過秦叔叔,治好?不不,還差的遠,您的病需要長期的治療,打鐵好要自身硬,需要您自己的身體,造血機能恢復正常的水平才是。我會跟您開些食譜,咱靠食補。

您年紀不大,秦叔叔年不過五十多歲,還是壯年。恢復起來應該很快!」

五十多歲還是壯年也只有劉傲說的出來,來只前就了解一點,他的病因又兩個:一是貧血,二十是憂鬱,無後啊!

將他說的年輕些,形成一種心裡暗示,自己再開導一下,嗯,學學人家定彥平啊!

「秦叔叔,豬肝這樣您吃的下?」

「挺好啊!象饃一樣!就是有點干。」

這樣的回答,劉傲也醉了,「別吃了,等會兒,平安跟您弄點好吃的,這樣吃,兼職是找罪受。先喝點粥吧,多喝粥,您病的久了,需要用軟食滋養一下腸胃。」

半個時辰後未完待續。

ps:感謝:油燈里的妖書友,寶貴的月票愛支持棋盤,感謝!謝謝老友坦克的贈章和點贊,謝謝坦克!現在劇情很順,需要您們的鼓勵!求訂閱、打賞!棋盤需要爆發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