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一百零七章:婚宴驚變(第一更)

第一百零七章:婚宴驚變(第一更) (1/1)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3-16 08:22  字數:2757

李承乾很享受這些人對自己的尊敬盡量讓自己露出親民的微笑。

向民眾揮手微笑,對自己面前的官員倒不是很在意,隨手一擺就作罷。這一點,像極了李世民。

父皇最近給自己提的最多的兩句就是: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這兩句話,同樣來自洛陽的劉傲、劉平安。

一幫人從三樓下來,劉傲躲在他們後面,反正自己也不認識,能躲就躲,應該和自己沒多大關係裝模作樣的拱手,甚至聲音都沒有發出那麼多人,誰知道啊

對於這些人,李承乾熟悉啊太熟悉了恩,只有一個不認識,可能就是那劉傲、劉平安吧

「呵呵,大家都在啊真熱鬧看樣子,今天有喜宴啊哪位家裡人大喜啊」

「大哥,是劉傲的兩個家臣成親大喜,咱不是都在學府上學么,彼此都熟悉,就來捧個場子。對了,大哥,您怎麼有時間來洛陽了」

李泰以前說話,可不是這口氣,這讓李承乾恨意外,老四什麼候這麼有禮貌了

兩個家臣成親夠氣派的不愧奇人辦事自然奇特連個家臣成親都這麼排場這兩個家臣應該也不是普通的人才是

「哦,青雀啊聽說洛陽最先用的新的農具,將良田增加數倍,你們又在這裡學習,哥哥過來看看你們,順便,看看收成。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來看看父皇封的香萍公主,作為哥哥的我,如果到時候,連自己的妹妹都不認識,那才是個笑話」

看我們這話就太虛了李泰對於李承乾的那句青雀的稱呼,有點暖心,這個是自己的小名,多久了沒有從自己大哥口裡聽到過這兩個字了看楚楚姐倒是又可能

「來的早不如來的巧。既然趕上來了,那,孤也不會空手啊來,看賞。」自然有屬下托著禮盤將印著太子府印記的金錠送上。四個大金錠也不算少了。

恩,人呢原來,子木和趙虎被李承乾的侍衛給攔了,太子在的地方,不是什麼人都可以接近的。劉傲瞄向馬路。看見趙虎在給自己招手。

「洛陽劉傲、劉平安,見過太子殿下」沒有法子啊,結婚連新郎官都沒有來,賞錢也沒人領啊自己一個爵爺去領那幾個金錠也不合適劉傲看躲不過去,走上前來行禮

「哦,你就是劉傲,劉平安免禮、免禮。怎麼沒見你的家臣來領賞啊」

「太子殿下,平安的兩個家臣被您的侍衛攔住了,剛從學府趕過來,有勞您大駕說下。不然等會沒新郎官敬酒,倒是平安的不是了。」泥媒的,明知故問,您在的地方,一向都不是什麼人可以接近的好么

子木和趙叔被帶到過來,湊,兩個老男人今天穿的很花哨,頭插紅花,斜掛綢緞,渾身喜服。哦,鬍子都還修了一下挺精神

兩人拜見了太子,謝了賞賜。然後不婢不亢的退下絲毫沒有怯陣的跡象。讓李承乾恨意外,一個家臣這麼好的修養

他哪知道。子木身為神子的時候,可是連李二都不曾看在眼裡的人何況一個太子趙虎在學府,整天見這些皇子、公主,太子還不一樣哪還會怯場

總不能站在外面說話,趕緊將太子往樓上請。怎麼感覺太子身邊的那個侍衛如此的眼熟呢今天的來客,可有得說了。連太子都來祝賀了天啊

流水席上開始上菜,大手筆的管家周言今天可算見識了金錢的威力大把的銅錢撒出去,滿洛陽不少的酒樓櫥子被請了過來。

肉菜的么,巧的是,今天自己家牛欄的兩頭牛病死了少爺真高,就這樣的謊話官府還真信了

管家不知道的是,如今市面上的牛肉,都是打這病死的牛賣的

上了樓,二樓的工部官員和范家家父子,看這太子和一幫京城的官宦子弟上了三樓,無奈,回去二樓入坐。尋思著,等會是不是要上去敬個酒啥的

酒宴就是酒宴,不會成為談論事情的時候,特別是現在雖然每個人都想知道太子來洛陽的真正的原因,至於太子說的來看香萍公主,認識一下,相信他那未免太天真了些。

吃著,說著,子木、趙虎已經開始過來敬酒,按理說,子木、趙虎沒資格給太子敬酒,關鍵是要給自己的家主劉傲敬酒啊而太子在這裡,第一杯敬酒還輪不到劉傲。

兩人結伴前來,不這樣不行啊,如果沒有子木擋著點,估計趙虎的酒量撐不了多久。趙虎是個實誠人,連偷奸耍滑都不會

一輪酒敬完,又得到一大筆的賞金太子剛才聽李泰玩笑話,說自己的大哥小氣了,四肢金錠還不如自己的兩株玉珊瑚

而一直站在太子身後的侍衛,沖這太子耳語幾句。太子點頭,然後就在敬酒之後,又有了兩顆亮晶晶的寶石,湊,劉傲都眼紅啊

後世什麼最值錢自然是鑽石太子身上,怎麼有這玩意那是鑽石啊還是沒有加工過的原始鑽石。兩個憨貨哪裡見過這個不在意的謝過,隨手裝在兜里。

劉傲撫額無語

自己作為家主,不走動一圈也不合適啊

於是先敬了一圈,告個罪出來,從二樓開始敬酒啞叔就成了自己的倒酒的跟班

為了這次敬酒,特意弄了幾罈子低度酒。

子木不願意用,只好趙虎和自己兩個人用,沒子木那神奇的本事啊

二樓的很熱情啊特別是樊家父子那嘴巴,真甜,就是那臉的媚相太假了吧拜託,笑容能不能真誠一些有時間要學習一下社交學估計現在沒有人教

劉傲搖頭,湊,這樣的人還能坐上刺史這個位置見竇寒差遠了

應付完二樓,來到一樓,呵真熱鬧這麼多自己可不能一個長桌一個長桌的走

乖乖,桌子連了起來,一排排的,真壯觀倒是顯的整齊再看那菜,簡直是,呵呵只能呵呵樓上,菜還沒怎麼動呢,這裡的盤子大部分空了

叫過管家空的盤子撤掉,再上,必須保證人家吃飽,吃好

周言一撇嘴:「少爺,這幫人也太能吃了」話沒說完,被劉傲瞪了一眼。給瞪了回去,能吃肚子里油水少啊

平時能吃飽就不錯了,你以為誰家都象咱學府一樣半年前的你,也好不到哪去人不能自己好了,開始不了解別人這個要不得,以後找時間要敲打一下

「各位鄉親,感謝來參加我劉府,子木和趙虎的喜宴,平安在此,敬大家水酒一杯,大家吃好,喝好,菜不夠,要,酒不夠,加,就一個原則吃飽、喝好平安幹了」說完一飲而盡。

「好,謝謝東家大家幹了。」眾人轟然起身,朝劉傲遙遙舉杯。

劉傲正要轉身離去。三丈外的一個大媽開口:「感謝東家的照顧,老身敬少東家一杯水酒,不知道能否賞個臉。」

恩,什麼情況說實話,這些人,大部分人認識自己,可是自己還真認不清楚

「南城梁家婆娘,男人是個殘廢,她在家飾坊做工。」王叔走了過來。接過啞叔的酒壺。

「哦,當然可以」自己家的工人,這個面子要給。

梁家婆娘拿起酒杯酒壺,起身朝劉傲這裡走來

「姑爺小心」當離劉傲還有半丈的時候,身後傳來啞叔的怒吼接著就看見一個黑影在自己滿前放大放大未完待續。

ps:

為毛掛個車位都掛不上去好吧,偶小白粉嫩的小白求訂閱、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