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一百零六章:太子駕到(第三更求

第一百零六章:太子駕到(第三更求 (1/1)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3-16 08:22  字數:2325

天香樓,從來沒這麼熱鬧過

長孫沖這個後悔啊上千人的流水席,這個花費不是小數目啊關鍵是,自己還給了禮金。沒辦法不給啊。

你看劉傲的家臣馬漢在唱禮單:「娛樂盟,翡翠玉鐲子兩對,綢緞二十匹,禮金一百二十貫。」

「長安,盧國公府,玉枕兩個,綢緞二十匹,禮金一百二十貫。」

「公主府,滾盤珠六十顆,綢緞二十匹,禮金一百二十貫。」

三個禮單一唱,將三樓一幫人都鎮住了在坐的身份都差不多,誰也不想丟臉,哦,你程家是國公,我家難道不是國公什麼都可以丟,這個面子絕對不能丟。

長孫沖作為半個主人,立刻將管事的叫來,當場寫了禮單,讓人去準備,這下子,都開始動了起來。

「洛陽,齊國公府,漢白玉佩兩塊,紫玉簪兩根,綢緞二十匹,禮金一百二十貫」馬漢的嗓門高啊這個是劉傲和左詩、楚楚商量好的。目的就是宰一下這些京城來的這些紈絝,不宰白不宰。

前面三個是基本的數字。再上禮單的,你少於這個數字,都不好意思。

當然,這隻限三樓的這些。每個樓層都不一樣,二樓是商家是計劃外的,有拴柱做起了登記禮單的人。

底層的根本不記,只要是來人,就入席,禮物接過來就堆起來,臨時將楚楚府里的僕人都借了過來,自己家的僕人太少了

作為皇子,更加不能丟了皇家的臉面

「魏王,玉珊瑚一對,綢緞二十匹,禮金三百貫。」

「蜀王,玉馬一對,綢緞二十匹,禮金三百貫。」李恪看李泰送。也跟風送,大家都是王位,這個更得掙。

馬漢唱禮單唱的都驚,這些人啊好嘛。這些隨便柃出去一件,都幾乎夠人家一生花費了。自己家少爺太厲害了,這都算的出來。

來時少爺就說了,聲音要大,要慢。重複一下,讓所有的人都聽的到。

果然啊,這麼一喊,真又效,哈哈發財了雖然東西還沒看到,只要又禮單,東西肯定有的這是少爺說的

二樓的除了來往商家,還有工部的人,得了劉傲的玻璃珠子大好處,出手也不小氣。再看,樊刺史的禮單,呵呵,只能呵呵

樊希仁是刺史的兒子,趕緊派遣隨從去衙門告知父親,一邊同工部官員攀關係可是工部的官員,雖然沒有資格和上面那些官宦子弟同席,可也自持身份,你說你一個刺史的兒子,雖然也是七品的小官。還是候補的

候補就是現在你有職沒位,以後哪裡空缺,哪裡補

就是熱臉貼上人家的冷pi股搞的樊希仁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尷尬的恨很快的,隨從回報,自己的父親,親自過來了自己才趕緊出去迎接

樊弋,是剛上任的洛陽刺史聽說了情況以後,一下子就蒙了。皇子、長安的各位公子爺都在,又聽說了人家的禮單,想想自己的禮單,一咬牙,重新準備一份,那份算自己兒子的,這份才是自己的

哪怕能和樓上的任何一個公子結交到,都是值得的,就是結交不到,能在劉爵爺那裡留個好印象,也是好的

所以這才趕了過來刺史的到來,還是要給面子的畢竟縣官不入現管。

工部的官員對樊弋還是客氣,大家都差不多的官職,很又機會以後見面,所以一個個裝糊塗,似乎才認識樊稀仁一樣,一大堆的少年才俊的帽子,扣在了樊希仁頭上。

來祝賀的人群中,一個大媽一樣的人,今天表現又點怪,這個是南城作坊里的工人,正是昨天買禮物的那個大媽。

旁邊的那些大媽們聊天,吃著點心,而她似乎一點不感興趣

這些工人大都認識這個沒有架子的東家,當劉傲從馬車上下來,就有不少人議論「哎呀,東家過來了東家對下人可真好,第一次遇到,給下人辦婚事這麼的隆重,一些主人的婚禮也沒這麼隆重吧

什麼皇子、公主,來的京城來的那些公子哥,還有長孫府都來參加,面子真大啊」

「那可不,咱家東家也是爵爺呢聽說還是未來的駙馬爺真正的皇親國戚」

那個大媽一樣的人朝劉傲這裡瞟了一眼。

劉傲朝每個人都笑這打招呼。大媽眼睛忽然閉了一下,然後睜開,看這劉傲走上了三樓

天香樓外的馬路上,來了一個雙馬的馬車很快一隊侍衛在兩旁站立。

「太子駕到」一聲唱諾拖著長音傳來。

「呼啦」人都站了起來,開玩笑,太子爺啊大唐的未來皇帝誰不在意

那些二樓的工部官員、刺史樊弋父子,慌張出來迎接見禮。來值了啊,剛來就可以見到太子,早知道再隆重一點。

李承乾剛到洛陽,這不是第一次來,知道洛陽自己母后家的天香樓最為又名,而且,以前來的時候自己就住天香樓一來到,看見酒樓廣場上都擺滿了宴席,再看,都是些農民走卒,恨奇怪

天香樓什麼時候對普通的民眾開放了

這幾年的太子生活,幫助父皇打理朝政,養成了穩重的性格在沒明白之前,不做判斷,只要亮出自己的儀仗,肯定有人過來解釋這一切的。

「哎呀,大哥過來幹什麼」李泰和李恪對視一眼,互相搖頭,都不知道

劉傲也皺眉,靠,什麼玩意,你一個太子來湊什麼熱鬧這麼大老遠的,從長安到洛陽,也要兩三天的路程洛陽最近沒發生什麼大的事情啊

不解的看著長孫沖。「別看我,我也不知道。走吧,迎接啊」

按理說,長孫沖和太子、皇子們是姑舅老表的關係可是古時候就是這麼奇怪,哪怕是親叔侄、父子,在官場,該怎麼樣,一樣怎麼樣。

長孫沖連自己親表妹都要娶回來當老婆的人了,你看關係亂成社么樣了

劉傲這個堵心啊啞叔今天是來代表娛樂盟上禮單的,沒走,等會還要接受子木、老趙的敬酒呢就留在來了這裡,沒地方坐,又不願意和那些人坐一起,乾脆就在廣場上,協助王叔、王嬸整理禮物。未完待續。

ps:

第三更,求訂閱、收藏、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