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一百零三章:孽情之恨

第一百零三章:孽情之恨 (1/1)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3-15 15:40  字數:2991

太子府里,金黃的芙蓉帳裡面,依稀兩條人影翻滾,急促的氣喘聲,在這下天的夜裡,壓抑的響起……

少傾,雲舒雨收!

「陪本王一起去洛陽吧?」李承乾翻個身,慵懶的說。⊙,

「奴婢是您的侍衛,自然是,您走哪,奴婢就跟到哪兒。」一頭烏黑的秀髮將整個臉掩蓋過半,露出紫菱那剛被雨露澤潤過,臉上的紅潮尚沒退散的嬌羞模樣!

「陛下准您去了?」

「嗯,自從你回來後,說著這個劉傲的各種神奇,本王很想見見這個奇特的人!以後本王要接管這山河社稷,年輕的人才,自然想結交一番。」

「您不是說,準備將我帶回來的那紙,推薦給陛下么?陛下怎麼說?」

「嗯,父皇恨高興,已經准學我採購,聽你說,那傢伙還有很多新的東西,本王想利用這次機會,好好和他結交一番,文學館以及皇宮用紙交給他了,多好的一個條件!就是一般的大家族,不得不重視!何況一個小小的爵爺!」

「殿下,您可不要有這種心態,奴婢可聽說,那劉傲恨傲氣的,兩位小王子殿下在學府最怕的人,就是他,還有他一個學生,一個叫武瞾的小姑娘!」

「武照?」

「是日月當空的那個瞾,奴婢也是第一次見到這個字。聽說是那劉傲為那個丫頭,親自造了一個字出來的。」

「日月當空?好大的口氣啊!自己造字?還真是期待啊!本王的那兩個弟弟?小泰他還有怕的人?那更要見識一下了!

咳,就是苦了你,給不了你名份。委屈你了!」

「奴婢不委屈,奴婢不知道多開心呢!只要您不要捨棄奴婢。奴婢只要能在您身邊,就知足了。名份不名份的,奴婢不敢奢想!」

「放心吧,等本王登基後,一定立你為妃。」嗅這紫菱的發香,李承乾許下這個承諾。

「殿下……」

聲音溫柔的可以當糖吃,那樣的膩人。

很快兩人又滾在一起,帳里不知驟雨疾,落花幾許?

清晨,洞庭湖邊。蘆葦叢生,湖面上多艘船隻交錯著在搜尋什麼。

一處蘆葦盪深處,一個獨臂的漢子,狼狽異常,立在一隻小舢板上。

「孝王,等老奴去引開追兵,您趁機趕緊走,他日再重新召集人馬,殺將回來。」一個僕人模樣的老者。站在朴賢先身後。說的恨悲壯。

「完了,本來計劃的很好,如果岳洲城不失去的話,等竇青山聯繫到高麗。製造點混亂,加上突厥,有五成以上的把握可以成功。

本來還打算去說服馮盎。如果他肯加入,機會可以增加到八成。可惜沒有機會了!

沒想到李家弄出了如此逆天的武器,本來可以拉鋸戰的戰鬥。瞬間崩潰,我們對李家的了解不夠,他們手裡有那種大殺器存在。就是高麗、突厥也占不到半分便宜。

你一個人是引不開的,你看外面那麼多的船隻,岸上大軍環繞,如果我不受傷,還可以將你帶出去,如今受傷之後,本王功力大減,只有等黃昏,岸上是上不去了,往洞庭深處潛,潛到對面也許又機會走掉。

其實昨天是最好的機會,是本王的失誤,存在僥倖心裡,這回本王想清楚了。來福,養好精神,只要躲過今天白天的搜捕,晚上,我們從水底遁走,準備好換氣蘆管。」

說完,也不再顧及舢板上的水漬,盤坐下來,進入調息模式。叫來福的僕人,邊注意著外面的動靜,邊準備抓魚……

「你說這個孝王能躲到哪去?所有的屍體,炸掉胳膊的人中,老夫都親自查看過,沒有這個人。會不會潛到對面去了?」

「不是沒有可能,此人武功高強,水底憋氣功夫也不會差了,安排一隊軍馬,用快舟到對面去搜索,蘆葦只有淺水裡才有,只要看見又蘆葦單獨的,立刻射殺。不管他武功如何的高,換氣總是要的。」蘇定方說的很堅決。

「可是晚上呢?」

「晚上,呵呵,晚上潛入水中,那是他自己找死,這八百里洞庭,裡面水怪、蛟龍、各種大型魚類,數不勝數,沒有人能在夜裡度過洞庭的。就算他有能力,也不可能不被我們發現的。

來人!」

一個親兵進入帳中。

「讓劉仁軌選三千兵馬,到對面搜索,注意湖中暗渡的敵人,時間為三天,三天後還沒結果,就回撤大軍。叛賊已滅,沒必要為一個人而拖累我數萬大軍。」

程咬金摸著自己的滿臉鬍子,沒再出聲……

話說定彥平受傷後,飛速逃走到三十里外一處山野,「哇哇」兔了數口獻血,「好厲害的李元霸……噗……」又是一口。瞬間精神萎靡。手中的雙槍再也提不住,掉在地上。

剛才是硬這頭皮,利用秘法強行將自己功力維持住,這一放鬆下來,再也堅持不住。如今的定彥平,虛弱的很,趕緊盤坐運功恢復,不然,隨便一隻野獸就將自己給吃了。

經過一夜的調整,回到自己隱居處—恆山。

「怎麼就你一個人回來,我的徒兒哪去了?」山洞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一個冷麵女子。

「如此虛弱,還有誰可以傷得了你?」

「一個本該死去的人,李元霸。咳……可憐我那孩兒,慘死在劉傲小兒的詭計之下……」

「什麼?我徒弟死了?誰?誰害死我的晚成?」聲音尖利,淚氣驚人。

「洛陽,劉傲劉平安。仙門使者,成功度化田襄子……咳咳……」

「管她仙也罷,神也罷,殺了我的徒弟,就要為他償命,!晚成……」聲音還在洞里,人已經不知所蹤。那聲音是如此的詭異。

「造孽啊!」定彥平痛苦的閉上眼睛,一股濁淚從眼角滑落……

這個賓媚人最後一個傳人,收了自己孩子定晚成後,竟然動了凡心,喜歡上了自己的兒子,為維持在自己兒子心中的印象,很多的秘法和殘酷的秘術,竟然不加傳授他們相差了整整二十多歲啊!

自己一生,榮耀半世,歸隱後一直想進入仙門,長生於世間,遊走江湖數年無果。

不料晚年,凡心萌動,竟然留戀起紅塵溫柔。

還生一孩子。如今孩子不在了,仙門渺茫,受傷後,自覺大限不遠矣。

如今又看到賓媚人為自己的孩子,淚氣衝天,那離去的凄厲悲呼,讓定彥平更加的難受,重傷、失子之痛、情緒激動之下再也守不住心神,真氣剎那間渾身亂走,蒼老的臉上,皮膚下猶如蟲子鑽爬……

一代奇人定彥平,就這樣,無聲無息的在恆山深處山洞,走火入魔而死。

傍晚十分,洞庭湖裡,淼淼深處,傳來怒吼的聲音:「啊……想我孝王朴賢先,沒有死在征戰之中,卻要葬身一群水獸之口,李世民,讓你的大軍過來,這回本王覺不逃走,不死不休……啊……」

「是孝王。」

「對!趕緊派人去將此人救回。」

「來不及了,等我們的人趕到,看見也只是水花而已,不,連水花都看不到。可以撤軍了,沒想到這個孝王落個如此下場。呵呵,真是聰明反被聰明誤啊,在洞庭這麼久,竟然不知道洞庭里的兇險,活該他被吃。」

蘇定方的湖邊大帳里,蘇定方和程咬金聽到湖面上傳來的怒吼,發生了上面的對話!未完待續。

ps:

感謝:jnduo書友588點的打賞,非常感謝!第一卷就要結束,恨多的坑要填,同事還要布置新的伏筆,棋盤力爭將前面的坑都填上,寫書,棋盤是認真的。求求訂閱,至今沒過兩百的均訂讓棋盤情何以堪啊……求訂閱和打賞/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