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一百零二章:歷史上的死人

一百零二章:歷史上的死人 (1/1)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3-14 03:12  字數:2969

這個老頭又點面熟?可是想不起來。£∝,

吃完早餐,回到書房,乖巧的大小蓮,已經將書房拭擦好的乾淨明亮,話說,如今,終於將窗戶擴大,加上了玻璃!教室也一樣!

可惜,還沒有鋼化的技術!很容易碎!就這,已經將人都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了!

誰會拿這麼貴重的材料,往房子上安?皇宮也沒有奢侈吧?

土包子!劉傲懶的解釋,家居裝飾坊已經開始接單,舊房改造,就是增加玻璃窗戶!收費驚人!

反正,庫房已經堆了好幾個房間了,如今是發愁,銅錢太多,不知道怎麼花出去!管家很發愁,在來了銅錢堆哪的問題!這裡畢竟是學府!

天天往新建的府邸跑,看看,什麼時候可以入住,好將庫房轉移過去!

新的府邸,在修建的時候,劉傲就參與,全部是大的落地玻璃大窗,工部都很奇怪,這麼大的窗戶?劉傲也沒有解釋,說自己又用,每個房子,都是這樣,倒是省了不少的磚!

李二還是又能力的,這麼糧食奇缺的情況下,糧食價格居然沒有上漲!一直處於那水平!也真難為他了!

「少爺,學府門口,有個老人家要見你!說是姓裴名寂!」管家來報!

「什麼?」巴了個巴啊!這老妖精來這裡幹什麼?

不對,活見鬼了!這個人今年應該是個死人才對啊!劉傲背後直冒冷汗!看看外面,外面陽光明媚!大晴天!

這個人曾經被貶到靜洲,今年是被李世民召喚會朝。不是說死了么?

不管什麼原因,這個老妖精自己惹不起。必須迎接去,能讓兩代皇帝都刮目相看的人。大唐還真不多見!

大門打開,一個粗布老者,一架牛車,就在學府門口!

湊,這個不是指責自己吃青麥子的老者?怎麼成了那老妖精。看見學府門口的人,劉傲恨震驚,很難想像,一個國公,打扮的和老農一般。搞什麼鬼?

「洛陽爵男,劉傲、劉平安,見過魏國公。」無奈,趕緊抱拳唱諾!

「不錯,如此年輕,又有涵養,犬子沒有騙老夫。」

犬子?你兒子?你兒子怎麼知道我?劉傲蒙了,你兒子裴律師,偶可不認識啊?

「魏國公。裡面請。」讓一個國公爺在學府門口站,這不合適啊!劉傲趕緊將裴寂請進了書房,老傢伙走路很又精神,那裡有要死的跡象?

是歷史不準確?還是自己這個穿越的小蝴蝶扇動的翅膀!影響了歷史的軌跡?

明亮的書房。裡面的物件自然有引來老傢伙的驚奇。

「魏國公,您老人家怎麼想起到平安這裡來呢?說實話,平安惶恐!雖然平安蒙陛下恩典。封了一個爵位,可也就是一個虛名。從來沒有到長安朝堂上露過面的!

一來,平安年幼不懂什麼國家大事。二來,平安真不會做官。所以,在洛陽一直教書育人為樂。」

自從進了房間,這個老傢伙就開始四處打量,對懸掛在書桌邊的牆壁上,李泰的那快玉。看的格外認真!茶都喝了三杯了,還在瞅著。

「哦,老夫路過這裡,聽說洛陽城出了一個了不的年少俊才,恰巧,犬子也在洛陽讀書,順便過來看看。果然啊!聞名不如見面,見面更勝聞名啊!」

湊,果然,洛陽有一個你兒子?劉傲真的不知道啊!裴律師不是在汴州做刺史么?

「裴英就是犬子。」看劉傲疑惑的神色,裴寂方下茶杯,呵呵一笑。

大霹靂啊!泥么么啊!裴英?就是自己學府裡面的那個裴英,被小自己妹妹騎著打的裴家小子?亂套了!劉傲一拍腦門。

「裴英是貴家公子?」劉傲還是又點懷疑,難怪自己看老頭恨面善。

可不,的確和裴英長的又點像。

你么的,大唐怎麼了?怎麼一個個老傢伙的孩子都這麼小?一個一百多歲的定彥平生個年輕的定晚成;這個六七十歲的老妖怪,生個孩子才十多歲!

更操蛋是的,這老妖怪還有個小女兒,還不到十歲,已經和太上皇李淵的第六個孩子李遠景訂親了!

臭不要臉的太上皇李淵,都那麼大一把年紀了,還在為李二不停的製造著弟弟妹妹!難道流行老年人生孩子?

還真別說,還真沒仔細問過裴英的父親,在劉傲的腦子裡,裴家的家族歷史,還真不熟悉!只知道,程處默的老娘是裴氏!

「呵呵,是最小的一個兒子!他下面還有一個妹妹!這次,奉陛下召喚,從靜洲回長安,路過洛陽,因為犬子將你描述的天下少有的聰明人,你的書稿也給老夫炒了一些!

看到如今的你,很難想像那些文字是出自你的口中!路過城南的時候,看見那地里的麥子,如此的整齊,而且看長勢也比其他地方高產,麥穗大,顆粒飽滿!

就忍不住停留了一下,你走後,問過鄉親,老夫才知道,那塊地是你的,呵呵,不錯!真不錯啊!沒想到洛陽,比老夫想像的好的太多了。」

「哎呀,魏國公,在南城,平安不知是您,多又冒犯,您可不要怪罪平安啊,給您陪個不是!」起身,趕緊又行個執手禮。禮多人不怪啊!誰知道老傢伙怎麼想的!

「怪罪?不會,你很好啊,態度隨和,如果是一搬人,早將老夫一通臭罵了。這樣,裴英在這裡,老夫很放心。」

「那,魏國公,平安給您安排一間客房,您先休息,等會平安讓裴英到客房找您,可好?」老傢伙畢竟年紀大了,劉傲恨擔心,既然歷史上說,這個老傢伙今年死的,那就有古怪,可不要發生在自己底盤上啊!

「也好,雖然老夫身體還健朗,可是,到底比不上你們年輕人啊!聽說你的這裡,不少新鮮的玩意,弄些給老夫嘗嘗,看看怎麼比皇宮裡陛下吃的飯食都好?」

「誰說的?造謠,一定是造謠!平安怎麼可可能比陛下吃的都好?

老人家哎i,您老看看,平安這麼大一家子人,就沒有一個是讓人省心的,平安教書,又沒有時間去找銅錢,如果主要靠這些官宦子弟,贊助一點,平安估計吃飯都難!」劉傲說這話,連站在們外的子木聽著都撇嘴。

少主苦?忽悠老頭呢?

「恩,好了,你小子不用給老夫哭窮,不要說你這書房裡的東西,就是這些窗戶拆了賣掉,你這一生也可衣食無憂!」老傢伙可不是沒有見過玻璃的珍貴!

「老人家,那您可錯了,這些,您喜歡的話,平安送您一些玩耍!這不是快放假了么!這幾天事也多,趕緊給他們將課業完成。

有兩個家臣要結婚,就在後天,要不,您老人家喝杯喜酒再走,反正,那時候,裴英也放假了,您們一起回長安?」

家臣成個婚,你這個做家主的至於么?裴寂心裡想的,和嘴上說的自然不一樣:「那感情好啊!到時候一定奉上禮物祝賀!」

外面的子木聽的感動啊!家臣而已,天下哪又主人對家臣成親這麼上心的!這樣的少主人,自己還又什麼不滿意的?

這幾天,真的不能再見五娘了,該死的風俗,自己是武林兒女,以前那又這些潑規矩?記得以前參加別人的婚禮,明天都結婚了,今天還一起行走江湖呢?

不過,還是滿心喜歡,這才是被人尊重的感覺啊!這樣真好……未完待續。

ps:

又是一周開始了,棋盤首先祝大家身心愉快!這卷快結束了,洛陽繁華,糧食豐收,都吃的飽飯,就算成功,接下來,大家猜猜看,又會發生什麼事?求個訂閱啊、打賞什麼的!有月票也可以支持一下棋盤噠!/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