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九十九章:家的後路

第九十九章:家的後路 (1/1)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3-13 13:57  字數:2715

「張老、木子叔,平安真的不能再說了,再說嗓子就啞了啊!」劉傲以為他們聽的不過癮,追過來要自己繼續講的!

「啞個屁,上次說五場的內容也沒見你啞,這才說三場的內容就啞了?偷懶就是偷懶,說的那麼可憐!放心,不讓你說古,問你幾個問題而已。`」張子善語氣從來對劉傲就沒有客氣過。

「老夫問你啊!你不懂武功老夫是知道的。可是你說古裡面的武功是咋回事?那些招式、那些打鬥,沒有親眼看見過,不可能想像的那麼逼真!就算看到,如果一點不懂,也不可能描述的那麼準確?」

湊,能給你說,還有電影、電視這麼東西么?

金大師不懂武功的,最多練練太極拳!正是因為寫的好,才這麼的經典啊!頭疼,怎麼回答他們呢?

你說,怎麼有這麼較真的人?巴啦個巴啊!

「張老、木子叔,只是故事而已,那些東西是平安瞎編的,當然,可能受師傅他老人家的影響,看的多,劇情的需要啊!那樣說,故事才逼真不是么?」

情急之下,劉傲又搬出自己的那個萬能的師傅,還好上次沒對子木說,自己師傅也是自己杜撰出的人!好險!

「哦……」兩人一副瞭然的神色!

「咳……少主,你咋不跟你師傅學點武學啊!哪怕一星半點,你也用之不盡啊!老奴聽你說古,武學上都有些鬆動的感覺。`咳!」子木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那啥,木子叔,今天我看見王嬸在核對你和五娘的生辰八字,準備將婚期頂在十天後!現在啊,王嬸要我告訴你,這些天你可不要再去五娘的練功房了,說什麼這是規矩……」

劉傲知道這兩個是絕對的武痴,可不敢再亂說話,自己可真不懂武功。眼睛一轉。說出了上面的話!

劉傲的話沒說完,子木扭頭就走了出去。木板的臉露出几絲羞澀!劉傲覺只要提起五娘,子木立刻敗北!恩,這個是對付子木的最好手段!你說你一個幾十歲的老男人。害的哪門子羞?

「你啊……」張子善看了一眼劉傲,搖頭苦笑著走出書房……

一夜無話,一早起來,劉傲就看見自己的家臣王叔站在自己門口:「少爺,您想個辦法支開工部的人。後期了,那些人用不著了,信不過的人,一個都不能留。

我們幾個老兄弟商量了一下,打算建一個密道和密室,密道直通城外,這段時間,我們幾個老兄弟,在城外,我們物色了一個點。目前已經挖通到了城裡,府邸下面。怕驚動人,沒敢再挖了!

在通過護城河底的時候,遇到點困難,如今已經解決了,多虧了木頭。調來一個高手。他說不用告訴您,就沒有通知您!」

還有這事?劉傲恨震驚,沒想到自己的家臣暗地裡還做了這麼多的事情!自己這個家主做的還真不合格啊!心裡非常感動,為自己留後路是大的家族傳統的做法。`

沒想到自己也走到了需要留後路的這一步。其實自己一點也沒有這想法,後路?國家真要整你。又後路也沒有,竇家就是例子!可是這話也不好說,家臣的忠心要支持!

「謝謝,王叔。放心,明天就可以!我今天就去協調。」這個應該不難,反正自己多給點好處就是了!實在不行,讓他們去幫助完善娛樂盟的劇院去……

「還好,沒令朕失望,沒辜負朕和父皇對他的期望!」李世民手理拿著一個密函。正是嶺南越國公寫的申請出兵平亂的申請!

「命越國公按兵不動。區區幾個小賊,還驚動不了他,忠心可嘉。賞,加封越國公,嶺南王。」李世民這還是第一次,給一個異性封王。

整個武德殿一下子沸騰了,「陛下,不可啊!陛下!」

最先開口的是魏徵,老傢伙脖子一揚,站起來就說,激動的甚至連拱手的禮節都忘了。其實李世民也沒辦法,就是不封,事實馮盎也是那裡的土皇帝,自己現在還沒有精力來進軍嶺南那裡。

「陛下,自古王位不輕易封,不如這樣,馮公的長子智戴,年少多才!這幾年表現顯眼,如今文學館正需要這種年輕俊才,不如多加給年輕人一些機會!

越國公的確在嶺南德高望眾。為我大唐忠心耿耿,可是就是因為這個就加封王爺,恐怕難以服眾啊!陛下三思。」

魏徵的話讓很多老臣點頭,是啊,就因為這次的叛亂,那邊沒有趁機跟隨造反,就讓你要封王嘉獎?這是他的本分好么?

李世民也感覺自己過分的擔心了!可是總要給自己找個台階啊,畢竟,自己的話說出去就是聖旨!

「哦,也好,就將智戴的官職上調正三品!入文學館!」

馮智戴在參政殿,沒在這裡,如果在這裡,估計要和魏徵反目,一句話將自己家父的王位弄沒有了?

事實上,如今的朝堂幾乎是兩個,一個是在參政殿,一個是武德殿,能來武德殿都是一些老傢伙。

參政殿只是偶爾去一下,這也是李承乾不滿的原因!可惜,自己也無可奈何。畢竟,父皇才是皇帝,自己只不過是個太子而已!

這個事情,就告一段落,封王的事情,就這樣胎死腹中,馮盎的努力,也只為自己的兒子換來官職升了一品而已!

「聽聞,國師昨夜不適,不知道是因何事?」今天本來傳大家來商量這個玄奘西遊的事情,聽說,國師昨夜昏了過去,今天宣都沒有到來,只讓自己的徒弟李淳風前來。

「回陛下,昨夜家師不適,昏迷是因為推算星辰軌跡,出現了變故,耗費精力過甚所致,具體什麼原因,還要等家師身體好些,由他老人家當面給陛下說!」

李淳風也沒有辦法,這個消息師傅還不知道什麼態度,師傅昏迷,在自己救醒後就進入閉關,不讓任何人打擾。

哪知道,剛閉關就接到陛下的傳喚?無奈,只好自己來代師傅解釋。解釋完自己就要回去了,這裡根本不是自己呆的地方。

李淳風離開大殿以後,「各位愛卿,對玄奘大師西行,又什麼看法?」這才是李世民今天的主題。

「理應支持。陛下!」開口的是房玄齡。「互通有無,我大唐佛教也好、道教也罷,都有眾多的信徒。不能光扶持佛教而冷落到膠。國師那裡也要有所表示。

玄奘大師西行,數萬里之遙,一人徒步,精神可嘉,陛下當大力支持。親自歡送,以表示我大唐對佛教的重視。

而道家,應大力擴建道觀,縱觀我大唐,信奉道家的也不少,可以適當的引導,佛教、道家,方能平衡。」

李世民聽完,沒有說話,沉思不語

此時,洛陽的劉傲,正處於暖春閣里,眼前一個個佳麗,依次在眼前晃悠著……,未完待續。

ps:

慘啊,重裝系統,稿子全部丟失!幾天的辛苦存的稿子,沒了,又要重新積累!好受傷!求安慰!訂閱、打賞,棋盤這次要存十萬稿子的計劃已經開啟!每天兩章不會少!拼了!月票在哪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