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九十四章:這些東西不能教

第九十四章:這些東西不能教 (1/2)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3-10 15:13  字數:2382

?萬事大吉,放下心事的劉傲,嗉口、刷牙,沒有牙膏。?.??`?細鹽,已經是很奢侈了!如今大唐的鹽也很缺啊!只有在學府,才能用到這麼精細的鹽。

可惜,這個方子,被上次來學府私訪的李二給偷跑了,劉傲還不知道!關鍵是沒打算用這個賺錢,現在的鹽是屬於國家的,只有鹽官,沒有鹽商。

痛快的洗了個冷水浴,熱水依然供應,那是女孩子們的專利,劉傲規定的,夏天,男性,都必須用冷水洗澡!大老爺們,哪那麼嬌氣?

徒不知,這些紈絝已經給他教的很嬌氣了,每天洗澡,每天!整個大唐。估計只此一家,別無分號!

現在多了一項懲罰,學業完不成,不讓洗澡,天,這個規定狠啊!第一個倒霉蛋,是被小東揍的那個段家的小子!以為不洗澡?有什麼呀?

可是第二天,這個不洗澡的小子,每人走到他身邊,都搖頭!都用手扇鼻子。「有那麼誇張么?」自己聞聞身上,沒多大的味啊!

不給洗澡也算了,還要幹活,就這天氣?一動就是一身汗啊!關鍵是,不是單間,是集體宿舍?能有好么?在這裡,就是皇子都沒有特權!被修理,是正常的!

結果,段小子這一次,長了記性!

一身清爽的,回到書房!「涼爽!」

冰,已經弄好了!怎麼是只狗?不對,是大白,這個是大白的造型?冰雕?誰這麼牛氣?

看著茶几上的一片冰碎,水果刀,還有雕字用的刀子。看張老滿意的模樣,得,就是他了,沒想到,張老還有這一手!

不用說,冰是小武弄的。看小武和小東,激動的抱起冰雕就要跑回去顯擺。「不要弄的到處是水!要不了多大會兒就化了!用個盆放好!」

女孩子么?都喜歡這些奇怪的東西!其實自己也喜歡!後世的冰雕,將裡面做成有管道的,將紅酒倒進去。再出來,不少大型的酒宴喜歡用。

劉傲將自己的想法說出來,張子善嘴一瞥:「這個還不簡單?今天沒興緻了,恩,木頭婚禮上。老夫給他弄一個,絕對好看,前提,你這裡的葡萄釀似乎沒有了吧?」

「還有半桶,估計明天後天就沒有了,葡萄就下來了,咱自己做,絕對地道!木頭的婚禮用的酒,平安想辦法!」

「相公,還有什麼你不會么?」楚楚酸酸的說。

「有,生孩子,我就生不出。」

「噗……」楚楚笑噴!扒著劉傲的肩膀捶!

「咳,沒個正形,一個公主,一個駙馬,總要給孩子們做些榜樣!」張老搖頭苦笑。起身找子木去了,給兩個人留點空間!

大小蓮也將茶几收拾乾淨,出去了。

「哦,聞聞。我嘴上還有沒有煤油的味道?」劉傲剛才用嘴喝煤油噴火,楚楚是看見了的!小心的湊過去嗅著!

「沒有啊啊……嗚……」嘴被劉傲堵住了,身子頓時成了麵條……

晚上悶熱的厲害,黑黑的。沒有一顆星斗!沒風,估計要下雨!

兩個老男人,各自一把椅子!一人一個大酒罈子!幾根洗好的黃瓜!也不說話!喝著酒,偶爾咬一口黃瓜!

「你說,少主不懂武工!可是,在他說古的裡面。我總感覺裡面的武學很有道理,似乎是一個很熟悉武學的人說出來的!」

「那小子,誰知道呢!如果不是你今天魔障,老夫還不知道他有這本事!夏天點水成冰,隔空取火,口噴火龍!平時,哪一條你會相信?

多少年了!老夫也就這半年,活的象個人樣子!你,有這樣的主子,不比做神仙好?你我追求一生的武學顛峰,你看那小子可曾動半點升心?

就是跟楊五娘學習那天竺秘術,也就是他嘴裡的瑜珈,目的說出來你都想拍死他!說什麼身子練柔和點,床第之間……花樣多?你聽聽?」

「哈…咳……可不咋的,吃不了苦,連活略個經脈都鬼哭狼嚎的人,嘖嘖!奇怪的是,他身邊這麼多女人,竟然還能保持者童身?

更讓我驚奇的是,少主無論到哪裡,似乎都很熟悉當地的特色!這很讓我不理解!難道一個人可以聰明如斯?有自然通的本事?」

似乎想起了什麼。子木突然剎住了話題!「裡面**的,不會出什麼事吧?」轉移到了這個上面!

「整天和兩個小丫頭一個澡盆都沒出事,現在在書房,能出什麼事?」張老不在意的說!

事實上,真的高看了劉傲,如今的劉傲已經不在滿足嘴上的香甜!手已經開始進攻……而楚楚已經是滿迷離的狀態!

「喀嚓」一道電光!接著一個炸雷,這個炸雷晌啊,也震醒了已經快要進入狀態的兩個忘情男女!

「呀~」嚶嚀一聲的楚楚,脫離了劉傲的魔抓,急的整理自己的衣服!心虛的制了指外面!

湊,該死的賊老天!不用你提醒,哥知道自己年紀不夠,可是思想過剩啊!你能想像一個三十幾歲的老男人的鬱悶么?

「嘩……」外面下起了大雨。

「得,今天回不成了!等會,大小蓮回送傘過來,恩,玉米兩個丫頭你怎麼不帶來?」

「怎麼?還惦記呢?行,明天給你送來!」楚楚一個大衛生球子丟過來!

自己怎麼這當口提她們幹啥啊,不應該啊!劉傲心裡懊惱!說錯話了!「哎呀,張老他們還在外面呢!」轉移話題是化解尷尬的好方法!

「恩,等你提醒,早淋透了。」窗戶外面走廊里,傳來張子善的聲音!羞的楚楚很狠瞪了劉傲一眼,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