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九十章:說古《射鵰》

第九十章:說古《射鵰》 (1/2)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3-08 21:44  字數:3570

「嘶…哈…」整個食堂那裡,到處是這個聲音。吃的大汗淋漓!連飯量最小的小北,都吃了兩個饅頭!

那麼多的麻辣雞,吃的連湯都沒有,這,還是好多人沒在這吃飯的原因!放假了,那些紈絝子弟還不去瀟洒一下?

留下來的大呼過癮,明叔夫婦倒是吃了一驚,本來是準備的是有人的飯,十來個不在,如今才勉強夠吃?萬幸啊!不然,肯定會被管家罵的!

少爺往那裡面就丟了個布包就這麼好吃?看少爺給自己的一大包東西!這個東西似乎在哪裡見到過啊?自己家院子里,不就有兩棵這樣的樹,叫花椒樹,上面還有刺?

又聞了一下子,沒錯,就是這東西,哎呀,這麼好的東西,白白在自己家多年,竟然不知道!記得自己家圓子後面,有一大片呢!

吃是痛快了,可也有人抗不住啊!第一次吃這個東西的人,估計肚子要開始折騰……

書房裡,嘴唇吃的紅紅的楚楚,看著還剩的雞,很想吃,可是肚子已經飽了。三個饅頭沒夠自己吃,相公吃兩個就不吃了,拿著一個短雞脖子慢慢的啃。

大黑和大白今天吃骨頭吃的特別歡實!當然,水也沒少喝。

「相公,這樣吃,人家一定很快胖@,w◆ww.起來的!」

「不會,休息一下,去五娘那裡,做運動去!我今天給你設計一套漂亮的衣服。」

「今天不行,那木頭弄來很多的大鏡子,在給五娘往牆上粘。還沒弄好!估計要明天才行。」湊,我說怎麼沒見到木子叔。原來去幫五娘弄牆上的鏡子去了!

那你就回家晚,今天比較忙。好久沒寫故事了,燕子飛說,再不給她稿子,她要回洛陽來追了!你相公是個苦命的人。」

「恩,相公,燕子飛可往家裡拉回不少的銅錢啊,好幾千貫了!」

「這麼多?可以啊!你寫信給她,以後的錢,自己留著。咱不要她的,畢竟她是自己的辛苦換來的,以後畢竟要成家的!

看看有沒有好的人家,畢竟也不小了,罷了,等程伯伯回來,我找程伯伯商量一下!」

「好的,相公,寫出來。先給我看過在給她啊!」楚楚知道劉傲剛回來,事情多,就回公主附了,她這個野生的公主倒好。沒人管,宮裡定時送東西過來,沒什麼吩咐啊!叮囑之類。似乎長安那邊,如果不是有例粉送來。都不記得這個人了!

也好,正符合楚楚的脾氣!真要是今天這。明天那,估計楚楚也收不了!

楚楚走後,劉傲開始準備寫評書。想想自己寫,好累啊!家裡這麼多人,不如……

「小桃無主自開花,煙草茫茫帶晚鴉。幾處敗垣圍故井,向來一一是人家。」半個時辰後,劉傲的書房,傳了劉傲標誌性的評書口音開場白。本來要說《岳飛傳》的,後來想想,還想準備將《射鵰》改成了評書,因為,如今人,好武風啊,這個更迎合現在是市場。

關鍵是自己也喜歡這個《射鵰》系列!以陳海容為首的女子,四、五個,手拿鵝毛筆,在刷刷的書寫著,這是劉傲想出來的,自己說,讓她們記,同時記幾fen,又能聽書,一舉兩得,這個建議得到陳海蓉的支持!

叫來寫字最快的劉冬,在所有妹妹中,劉冬的書寫速度是最快的!

「那說話人將木板敲了幾下,說道:「這首七言詩,說的是兵火過後,原來的家家戶戶,都變成了斷牆殘瓦的破敗之地。

小人剛才說到那葉老漢一家四口,悲歡離合,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他四人給金兵衝散,好容易又再團聚,歡天喜地的回到故鄉,卻見房屋已給金兵燒得乾乾淨淨,無可奈何,只得去到汴梁,想覓個生計。

不料想: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他四人剛進汴梁城,迎面便過來一隊金兵。帶兵的頭兒一雙三角眼覷將過去,見那葉三姐生得美貌,跳下馬來,當即一把抱住,哈哈大笑,便將她放上了馬鞍,說道:」小姑娘,跟我回家,服侍老爺。『那葉三姐如何肯從?拚命掙扎。那金兵長官喝道:「你不肯從我,便殺了你的父母兄弟!』提起狼牙棒,一棒打在那葉三郎的頭上,登時腦漿迸裂,一命鳴呼。正是:陰世新添枉死鬼,陽間不見少年人!」

聽到這裡,下面的幾個人,露出憤慨的神色!劉傲喝了口茶水,繼續說到:「葉老漢和媽媽嚇得呆了,撲將上去,摟住了兒子的死屍,放聲大哭。

那長官提起狼牙棒,一棒一個,又都了帳。那葉三姐卻不啼哭,說道:」長官休得兇惡,我跟你回家便了!『那長官大喜,將葉三姐帶得回家。

不料葉三姐覷他不防,突然搶步過去,拔出那長官的腰刀,對準了他心口,一刀刺將過去,說時遲,那時快,這一刀刺去,眼見便可報得父母兄弟的大仇。

不料那長官久經戰陣,武藝精熟,順手一推,葉三姐登時摔了出去。那長官剛罵得一聲:「小賤人!』葉三姐已舉起鋼刀,在脖子中一勒。可憐她:花容月貌無雙女,惆悵芳魂赴九泉。」

「哥哥開始說書了,不知道哪個妹妹大嘴巴,好么,沒有出去的都來了,本來書房是不允許隨便進的,也不知道誰帶的頭,「呼啦」都進來了。

頓時,房間里滿滿的人,這個,天氣熱,這麼多人,實在是不行,關鍵是不透風啊!

「還是到院子里吧。」無奈,劉傲將人都轟到外面,自己將椅子搬到書房門口。

勤快的管家,飛快的將桌子給搬了過來,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