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八十七章:意外獲寶

第八十七章:意外獲寶 (1/1)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3-07 18:32  字數:2698

?劉仁軌,一個地道的殺人屠夫,身上的血腥味道能將人熏死!臉上、盔甲上到處是血漬斑斑。﹏吧_w·w-w·.

如同剛從地獄裡出來一樣,很恐怖!特別是那笑容,一嘴白牙,配上臉上血漬,真的很嚇人,雖然是大笑著,可是讓人害怕!

劉傲無法拒絕他的熱情,下馬車說話,還好有過一次殺人的經驗打底,沒有很反胃。

城中各家閉門合戶,將士臨時成立的武侯在一家家的開始清查人數。甚至有些反賊躲平民家中,在拿一家平民威脅將士,哭喊聲、怒斥……

直接就有神箭手出手射殺!堪比後世的狙擊手!

「哎呀,劉爵爺,您稍等會,最多半天,保證整座城乾乾淨淨!到時候下官親自為劉爵爺您擺宴敬酒。」

「酒宴就不用了,找一間乾淨的酒樓,填下肚子平安就回去了,既然來荊洲了,不吃寫魚糕、龍風配啊,簡直對不起自己。只是滿城的血腥味有點影響食慾。

罷了,城剛奪回來,你今天太忙,改天到洛陽,我們再聊,你這次立了大功啊!估計山南道這裡,你是呆不住了,長安才是你的建業之所,他日長安,也許就可以碰見。」

現在就是這樣,這一城之功,有些人就是要奮鬥一生也不見得達到,要不,怎麼說是亂世出英雄呢?

「全憑劉爵爺,這次沒有您和身邊這兩位高人,不知道要死多少我大唐的軍士,知道您對錢財看不上,您是讀書人!」說到這裡,似乎在身上尋找什麼!

湊,誰說哥看不上錢財?哥就是喜歡錢財啊!送幾車金子給我吧!劉傲心裡在吶喊!

「今天,我找到那個臨時的狗官時,娘的,甘願為反賊做傀儡,要殺他時。>吧w-w-w=.·他說他有個寶貝,要送給我,換取他的一條命,咱一想啊。什麼寶貝,值你一條命,你死了,這些東西還不是都要歸國庫,咱可不敢私自貪贓!

可是好奇啊!就說讓他拿出來看看。

沒曾想。他從一個地轉下的空洞里,就拿出一本小冊子,還包裹的嚴實的不得了。

氣的我,一刀將他砍了。咱是武將,對這些字畫,不感興趣。爵爺,您是讀書人,這個冊子,那狗官看的那麼重,肯定不是廢紙。您看看。」

說著。遞過來,一個稍微泛黃的絹布冊子。上面赫然是「蘭亭序」三個字,還有各種印章。

劉傲激動的拿起來,每一頁,都有各種的印章,絲毫不亂。

湊,王羲之的真跡啊!這是無價之寶!

劉仁軌難道不知道這個的價值?要說劉仁軌不識字,打死劉傲都不相信,這個人歷史上曾位及人臣,顯赫一時的風雲人物。不識字?

「劉將軍,這個真的太貴重!你真不知道他的價值?」

劉仁規手一揮,兩邊的親兵離開,遠遠的看著。_﹍8w=w`w-.`y`a=w-e`n·8·.=com

「知道。書聖的真跡,價值連城,可是,仁軌是武官,如果,這個帶回長安。自然是被陛下珍藏,那,仁軌並沒有什麼好處,仁軌,有這個城的功勞就夠了,至於這個,仁軌也想收藏,作為傳家之寶。

可是,你看,咱可拿的住?陛下一句話,咱敢不給?仁軌年少讀書,自然是對書聖是崇拜的,如果,等安定下來的時候,劉爵爺,能讓仁軌臨描一副,將不勝感謝,這個冊子,當是仁軌對爵爺的報答!」

真大方,好心計!光明磊落,劉傲喜歡這樣的人,古代人也不是個個那麼的愚忠啊!看許敬宗,還有這個劉仁軌?

這樣的人不能做到高官?如今有這戰功,五品是最低的,如果再還好點,四品不是不可能啊!現在看對方的樣子不過三十歲,這個人,不簡單!

「好,我很喜歡,收下了,但是,我希望,劉將軍,這個事情,不能讓陛下知道,不然,你一個欺君之罪是少不了的!切記!」隨手,將冊子仍進馬車裡,

因為這次的刻意結交,劉仁軌最後做到自己都沒有想到的高度!這是後話!

任何時候,哪怕再亂,總有一些特殊的地方,不受多少的影響!

百味樓,是荊洲第一名樓,這裡不是指他的建築,而是指他的吃的!劉傲被士兵引到這裡,準備吃完就出城!再不走,估計又要耽誤了,城破之後,劉孝恭該來了,功勞是沒有,幫助儘快恢復,也好在陛下面前爭點面子!

去酒樓的路上,上了馬車,就將冊子藏在一個從來都沒有用過的暗格里。

三人都很奇怪,因為是女眷,沒有下車,三人不是文盲,自然知道王羲之這個書聖的真跡,絕對的震撼啊!

「有這個,再苦點,都值了!」劉傲不能不激動啊!不要說自己,就是李二知道了,一定會搶回去!這個沒有懸念!「這個,是咱家的傳家之寶,不要外傳。」

三人點頭,劉傲很想拿出來看看,可惜,人多眼雜,再說,酒樓就快到了!

劉傲將自己後世記的好吃的,荊洲名吃,都點了一遍,大部分沒有,那什麼魚糕、龍風配啊的,還真有。

來到百味樓後,劉傲開始點菜。

可是吃過,卻大失所望,就魚糕還行,龍風配?黃鱔和雞一塊煮的,放點鹽巴,就完事,不怨劉傲,這是唐朝,很多的佐料還沒開出來。何況,劉傲這個穿越的人?

結果,劉傲抱著魚糕吃個飽,然後來一碗鮮魚湯完事。

如今,水果也只有桃子、黃瓜什麼的!弄了不少在車長!讓士兵和劉仁軌打了招呼,準備出城。

沒想到,劉仁軌還是騎著馬,趕來相送!親自將馬車送出了北城門!

剛出城門,迎面幾匹戰馬,沖了過來。子木,將馬車趕在一邊,讓這些戰馬過去。

「唏溜溜」一聲馬的嘶叫,一匹青色戰馬,被拉的幾乎直立起來,停在劉傲的馬車邊上!

「你是何人?」戰馬上,一位四十來歲的中年漢子,白面,黑須,渾身披掛!

劉嘆聲氣!自己很不想搭理,可是自己惹不起啊!看打扮,這個時候,從這個城門進來的,除了這個山南道的行軍大總管、河澗王李孝恭。不會有別人!

趕緊下車,拱手唱諾:「洛陽男,劉傲,劉平安,見過王爺!」

「劉平安?你小子不在洛陽教書,什麼時候跑到這裡來了?」此時的劉仁軌還沒回去,因為看見了戰馬朝城門來。

近了,看陣仗,知道是誰了,趕緊出城來迎接!這是正主!人家才是這裡的最高長官!」

「江南道,蘇將軍麾下劉仁軌,見過王爺!」劉傲還沒回答,劉仁軌已經到了。

「哦,行了,你先待在一邊,娘的,不是老子的兵都被程瘋子領走,哪容你檢這個便宜?可以了,拿回這個城你也賺夠了!這是怎麼回事?」

李孝恭看見劉仁軌可沒有多好的臉色!直接將話語,不問劉傲了,問劉刃軌。

「回王爺,是這樣的……」未完待續。

ps:繼續求收藏、求訂閱,求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