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八十六章:黎明城破

第八十六章:黎明城破 (1/1)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3-07 18:32  字數:3079

?強烈推薦一家零食店,在淘寶搜「妙蕾」或搜店鋪名「妙蕾錢朵朵」,主推手工曲奇餅乾,喜歡吃點心的書友們絕對不要錯過,超級美味!

黎明十分,荊洲南城的弔橋轟然落下,弔橋的攬繩被兩把橫刀打旋割斷。⊙,

城門內,幾個屍體橫列。

聲音驚醒了城門樓上的巡城軍將。頓時呼啦的從城牆上往下跑……

「咻…嘀…..」一聲響箭聲音劃破空曠的夜空。從五里外的叢林里衝出一匹匹戰馬。如旋風一樣,直取南城門,五里地?那是打馬即到啊!

城上箭雨如飛蝗,有不少的馬匹倒下,劉懷仁馬槊舞動,一馬當先,馬蹄已經踏上了弔橋。啞叔和子木,一人守一邊的城樓梯子,不讓人下來,為大軍的進城,爭取時間。

他倆身邊的屍體幾乎將城門樓梯塞滿,橫刀已經不行了,每人槍了一條馬槊,一手馬槊,一手屍體。

飛向兩人的箭幾乎都插到了人肉盾牌上。那真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啊!

衝下來的就用馬槊挑飛,射箭的就用屍體擋。百斤重的屍體,在兩人手中,猶如稻草人,上面插滿了箭羽!

三千騎軍,這已經是劉懷仁軍營的全部戰馬和騎兵了,兩千多的戰馬成功的湧進成門。立刻將城門樓牢牢的控制起來,接應著後面徒步的兩萬多的兵將。

荊洲城,順間躁動起來,而啞叔和子木,看到大軍進城後,互相一點頭,每人怒發一掌,將人牆屍體拍飛,然後撤離了戰場。黑暗的混亂中,沒人去注意兩人的去向。

劉傲拉著左詩的手,站在帳篷外,看著喊殺陣天響的荊洲城。離這麼遠,都可以聞到濃烈的血腥。今天要死很多人啊!這才只是開始……

兩個黑影由遠而近,猶如兩道黑煙。「成功了!」兩道黑影出現在柳傲左詩跟前。

「辛苦了木子叔、啞叔。趕緊洗洗,休息吧,其餘交給他們,咱也不停留,能走就直接走了,出來才覺得,還是咱家好,養足精神,好早點回家。」

兩人身上的血腥味道很儂。看樣子沒少殺人。兩人回到營帳,拿出替換的衣服又出去了,估計是到河裡洗澡去了!

城門那裡已經是燈火通明,火把如同火龍一樣,看樣子,已經在開始攻上了城牆。慘叫聲不絕於耳,不時可以看見,人從城牆上跌落到護城河裡,現在弓箭已經作用不大了。

「咳。估計今天晚上,是睡不著了,這聲音,這味道。走,咱回帳篷去。」拉著左詩回去帳篷里,大小蓮沒睡。沒跟著她們倆,有左詩在。大小蓮聯手不一定可以勝過左詩自己!

點然了牛燭,左詩還從身上拿出一小包。從裡面捏一點粉末,丟在牛燭里,一股奇異的香味,掩蓋了少學血腥的空氣,很好聞。

不管是古代,還是後世,女的,普遍比男的講究衛生,這是天性!

本來劉傲是和子木他們一個帳篷的,由於他們出去了,無聊,就鑽進了左詩她們的帳篷,這一來,就不想走了,同樣是帳篷,這裡弄的多好了!

乾淨的很,一塊大大的被單鋪在地上,下面還墊了柔軟的毛草,那麼大的地方,劉傲往上一躺,就不願意起來了。

大小蓮還無所謂,都坦誠相見過不知道多少次了,左詩還有些害羞。臉紅紅的看著嬉皮笑臉的劉傲。

「害什麼羞啊!咱早晚要睡在一起的!」被劉傲一把拉過來,左詩堅硬的殼瞬間融化!

可能是真累了,劉傲嗅著左詩的香發睡著了,如果不是那響箭和斯殺的聲音,估計可以睡到天光。

左詩不行啊,那經歷過這個啊,而且,還是在大小蓮面前,臊的不行,眼都不願意張開,心跳的如同打鼓。很怕劉傲做出什麼更害羞的事情。

一直渾身綳著,等了半天,後面不動了,傳來劉傲的輕微酣聲,小心的脫離了劉傲的磨爪,看大小蓮閉著眼睛裝睡著,可是那渾身顫抖嬌軀的告訴她,兩個小丫頭在偷笑……

很想懲罰一下大小蓮,又怕驚醒劉傲。乾脆盤坐那,準備練功,可是怎麼也靜不下心來……

只是,睡夢中的相公,嘴裡似乎出現一個人名字:阿蓉?什麼拿鐵咖啡?最多出現的就是阿蓉這個名字。

就這樣,一直到外面的響箭聲音出現,接著,馬蹄聲、斯殺聲、慘叫聲……

將熟睡的劉傲驚醒了,劉傲正做著夢呢,夢中和`金海蓉在一家西餐廳,那天似乎是情人節來著,自己買了一束火紅的玫瑰,準備度過一個浪漫的夜晚。

突然,金海蓉冒出一句:「我有了,怎麼辦?」

嚇的劉傲一跳,正趕上,響箭的聲音,接著馬蹄聲將自己從那個浪漫、沒有後來的夢境中驚醒。

「你怎麼啦?相公?」看劉傲頭上,一頭的冷汗。再看一直拿扇子輪流給劉傲扇風的大小蓮。很奇怪,「阿蓉是誰?」

「啊,我說什麼啦?」劉傲還是心虛點。

「相公說,你最喜歡喝拿鐵咖啡,來一壺拿鐵。後來有叫阿蓉。什麼是咖啡?」

劉傲汗啊,六隻大眼睛看著自己,等自己給解釋。

「哦,我做了個夢,是的,一個很遙遠的夢。我似乎就是在那夢裡過來到這裡的,說不清楚,阿蓉,是我上輩子的一個女人,似乎就發生在昨天,那裡,有我的親人,好想念他們啊,該死的白光,將我帶到這裡。

咖啡…是一種很好喝的飲品,還沒看見這裡有那種咖啡豆,如果發現了,以後,磨給你喝。

可惜我回不去了,你們也知道,我師傅化身白光消失天際的傳說了?」幾人點頭,這個在自己妹妹中間不再是秘密。

「現在,條件還不成熟,有時間,我會詳細告訴你們。

可以肯定的告訴你們,是的,我是來自白光的盡頭那裡,那裡,是天堂,在那裡,如果平安同時擁有你們的話,會被人噴死,好了,咱不說這個了,出去看看,很擔心木子叔,和啞叔他們。」

劉傲的話絲毫沒有熄滅她們的好奇,反而更加的強烈,三人眼裡都滿滿的自豪和幸福。這是自己的相公,

站在左詩的立場,自己的相公就應該是出身來歷不凡,與眾不同,而大小蓮,那是盲目的崇拜,自己的少主,就是不一樣,來自白光的盡頭,難怪啊,懂的東西那麼多!

至於,阿蓉這個問題,了不起,是相公的一個女人,這麼優秀的人,多幾個女人,一點也不希奇,沒有女人才不正常,如果劉傲知道她們的想法,不知道多慶幸、多開心!

天,終於大亮,軍營里空的很,除了一些後勤的人員,幾乎都進城了,大唐標誌性的黑紅黃旗已經開始飄揚在城頭。

沒有硝煙,只有濃郁的血腥味。

城門的弔橋已經修復,依然大開著。已經開始在打撈屍體,劉傲恨不得捂住鼻子不呼吸,坐在馬車裡,往外看,只見士兵發現屍體就割耳朵。然後將血淋淋的耳朵裝起來。

劉傲知道,這都是軍功啊!都是可以封妻蔭子的憑證。

馬車進城,是劉傲安排的,要趕緊離開,這地方,一點也不舒服!守成的軍士再看,劉傲的這個馬車,都帶有尊敬的目光,是啊,這座城,攻了幾天,死了那麼多人,都沒拿下,這個馬車上的公子,當天來到,當天夜裡,就將城破了,神人啊!

本來想直接出城,可惜,自己馬車一入城,就看見劉仁軌咧著大嘴,身上還掛著一身的血,大笑著,朝自己走來……未完待續。

ps:感謝:一味還是一味妹子的兩張寶貴月票!感謝!

感謝:潤德書友的兩個大蛋糕打賞!好開心!謝謝!

感謝我的責編虎牙,安排的歷史新書精品推薦,還是第一次看見自己的書封面在推薦頁面上,好開心!謝謝,求訂閱!收藏、打賞。棋盤不怕砸啊!來吧,coneon!

請各位書友訪問9??9??9??w??x.c??o??m,m.9??9??9??w??x.c??o??m,純綠色清爽閱讀。9?9?9?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