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八十四章:以彼之道,還之彼身

第八十四章:以彼之道,還之彼身 (1/1)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3-06 22:29  字數:2849

readx大唐的軍裝、皮甲。手中的馬槊散發著鋒利的寒光!不是反兵。

繞道,開什麼玩笑,東邊有華容河,西邊都不知道要繞到那裡去,估計七八天能不能繞出去還是問題。

「你們是哪位將軍帶兵啊?」看樣子攻打荊洲啊,自己來的時候,荊洲好好的,這是怎麼啦,難道荊洲也被那孝王佔領了?

「軍種機密,快走!」

「大膽,有這麼跟你家爵爺我說話的嘛?趕緊讓你們的將軍來見我!」沒辦法,只要扯出自己的老虎皮。

爵爺,那是從三品的官,一般的不是京官,三品的可真不多!自己的官職算算可還真不小了!雖然沒有實權,但是也有一定的威懾力的。

「爵爺?」士兵不敢相信,「您是哪為爵爺,小的好給您稟報?」真的是爵爺的話,這些兵還真不敢不給通報。

「洛陽爵男,劉傲,劉平安。」

「那您稍等!」士兵去通報,不一會,劉仁軌出來迎接,劉仁軌出來迎接是因為,劉傲的名氣,在長安太響了,自己雖然在江南道,可是沒有一天不想回長安,自己一直都是陛下的忠實追隨者,只是因為自己的鹵莽,才遭到被貶。

一直尋找機會立功,藉機重新得到陛下的青睞,現在機會來了,只要自己順利拿下荊洲,這是實打實的戰功。

可是,攻打了幾次,傷亡不小,還沒有拿下,關鍵裡面的人已經在玩命啊,歸是判軍逼的很。

上次回來就聽說了,岳洲城被兵不血刃的拿下,關鍵人物,就是這小爵爺,未來的駙馬爺劉傲,聽到這位爺來了。那還不趕緊出來迎接?

就沒這個原因,官職上,自己也需要拜見啊!自己如今被秒貶為六品的武官,人家那可是從三品啊!

「江南道守軍。劉仁軌,見過劉爵爺。」老遠就抱拳唱諾。

劉傲看見,從軍營里,一員虎將,大不呼呼而來!

雙方喧寒過後。劉傲因為有女眷,女眷不進軍營,是有規定的,於是,劉仁軌吩咐,在大軍的營帳外,將兩頂行軍的帳篷,立在軍營的對面。並將劉傲引進了自己的主帳。

同過了解知道,已經進攻了三次,三次都被打了下來。一是,護城河太寬,架設的雲梯鋪的橋,在上面很容易被當作靶子,雖然有盾牌,到了城根,還是傷亡比較大。

自己這邊,是守軍,物資中,象八牛弩這種威力大的攻城利器太少了。只有十架,其餘的被蘇定方帶走了。

老天,這樣攻城,要死多少人啊!所有的城池的設計。都是易守難攻的,只要防備你的八牛弩,光靠雲梯?多少雲梯夠人家掀?這樣的戰爭不多死人才怪!

老程也是的,那土傢伙怎麼不弄一些過來,就這城牆和護城河,一個力氣大的士兵。就可以將那土傢伙仍進去。真不知道怎麼想的,寧願拿人命往裡面填,都不願意消耗點那東西!象這樣,雙方消耗這,也能攻打下來,就看雙方的消耗了!

沒三兩個月,沒有結果!湊,難怪古時候,都喜歡建城牆,的確是防衛敵人的好方法!

「裡面有多少的人馬?」

「初步估計一萬多,上面還有一些力壯的平民,估計是新征的,來不及送往洞庭,直接被拉上了城牆防衛,加上這個的話,也兩萬有餘,和咱們的兵力差不多。」

湊,這仗怎麼打?守城和攻城,兵力對等?按照劉傲的理解,攻城的兵力,如果強攻一個城的話,沒有超常的手段,起碼要多出幾倍的兵力,才有可能。

象這樣,打個毛線啊!「你來的時候,該去拜訪一下程伯伯的,他手裡有好東西,破這城不難,可惜,如今離遠了,罷了,先不要強攻了,這簡直是拿人命往裡面填。平安不會打仗,等我回去,考慮一下,不拿下來,回去了家啊!

你說來的時候,還好好的,怎麼這麼快就給人家控制了呢?咳,你我都姓劉,緣分啊!等平安回去,想想辦法,看能不能從其他方向想辦法。」

本來打算,再來一輪強弓的劉仁軌下令休整。將傷亡的士兵屍體開始歸攏。

不得不說,古代的戰場,有這一點好,只要是戰後,收屍首的時候,雙方似乎約定好一樣,都沒有互相放冷箭什麼的,城上的默默看著這邊將屍體拉走,,城上的,也開始打撈自己這邊的跌落到護城河裡面的屍體。

這一刻,死著為大,戰場上人命,也最不值錢,士兵們看著死人,也是麻木的,說不定,下一刻,死的就是自己!

回到新的帳篷里的劉傲和啞叔、子木商量,畢竟人家是長者,經歷的事情多,自己兩世為人就沒打過仗。自己的歷理解,都好似靠著武器的先進。

可是,打仗是多元的,要不後世的新中國,不是也靠小米加步槍打敗了侵略者的飛機大炮嗎?自己這個身體里的那些兵法知識,都是來自傳統的一些書面話,真實的用起來,效果應該不大。戰場上,變化無常,一個錯誤的決定,會連累數千人喪命!

「敵人是做了死守的打算啊!強攻靠這點兵力肯定是不行的。不對啊,少主,荊洲,應該是屬於山南道的管轄,難道山南到的行軍總管還不知道?這不可能啊!」

子木不說,劉傲還真不知道,這個荊洲是屬於山南道的管轄範圍。貞觀年間,全國劃分十道,設立大都督府。

而三南道又肩負著關中的門戶重任,按理說,這裡的守軍是最多的。常住駐軍五萬,行軍大總管李孝恭,如今的河澗郡王,這麼大的東京、他不知道?

可惜,現在聯繫不到,該死的通信落後的時期,現在先不管這個,那不是自己操的心,自己現在考慮的是,怎麼過去。

「他們既然可以潛入城裡,偷偷的控制荊洲城,咱們也可以啊!」發話的是左詩。這個女人啊,那能一樣么?不論是你和啞叔、子木,可是俺的親人!好大的風險的!

「估計不好吧,現在兩軍開戰,四城戒備森嚴,不行不行。」開玩笑,身邊就這幾個高手,如果有什麼閃失,自己朝哪哭去?

「我看可以……」

恩,劉傲看了一眼子木。

「少主,看樣子,他們的主要頭目已經離開了荊洲,可以說,在這樣的環境啊,死守是他們唯一的選擇,破城是、只是時間的問題。

如今,他們同樣想不出,有人會大膽的譴入進城這樣的事情,只要將城門放開,就簡單了,這個交給我著啞巴就行,您去聯繫那劉將軍,作好奪城的準備。今夜,我們去開成門,應該不是問題,關鍵是要快。」

「行不行?好危險的!」劉傲還是擔心。

「沒事,危險是有,說要能要我和啞巴的命,倒是沒可能!除非您弄出來的那土傢伙的威力,不然,保命肯定是沒問題。」

「那,你們小心,做足準備,實在不行就退,安全第一。」

「恩。」

劉傲得到結論,三人去軍營去和劉仁軌商量,需要什麼配合,這一談就是兩個時辰。

深夜,外面黑黑的,那一線的彎月幾乎發不出什麼光亮,荊洲城上,人影簇簇,而子木和啞叔,如幽靈一樣,隱沒在夜色里……未完待續。

PS:PS:這個山南道的行軍大總管,查的不詳細,暫定是李孝恭,如果在查到,再修改!反正這個不是重點!反正他做過!明天就是精品推薦的日子了,求求多些的訂閱、打賞,來給本書添點光彩!棋盤撒潑打滾的各種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