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八十三章:峨眉派雛形

第八十三章:峨眉派雛形 (1/1)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3-05 18:51  字數:2538

?一掌劈開石凳,石凳的破碎聲,在夜裡傳的很遠。r?anw?e?nw?ww.驚醒了洞府里的守洞童子金剛和李元霸。一大一小往後山跑去……

「吼……」金剛的巨吼,響徹山林。李元霸被金剛放到肩上,一步丈余……

天機子墓前,忘情面色憤憤:「天機令?統一峨眉山八十一洞府?老東西打的什麼啞謎?」

袋子里,兩本絹布冊子,一塊天機令牌。這個從沒有在江湖上出現的令牌,如今在忘情的手中。

「何人壞我尊師墓穴?納命來……」李元霸遠遠看見一道人影站在師傅墓地跟前,自己親手擺放的石凳,粉碎在地。一時怒火衝天。

這些年,雖然說天機子對他管的嚴,要知道,李元霸消失的時候才十四歲,還是個孩子,十多年來,早將天機子當成了自己的父親,李元霸從小,自己的父親李淵就忙著爭霸,幾個哥哥也四處征殺。

嚴重的缺少親情的關懷,才養成那狂傲的脾性。哪象天機子一樣,細心的照顧,還逼他修鍊道家的養性心術?

如今的李元霸,通過十多年的修鍊,早已不是當年,現在的他,脾氣依然暴躁,可是,自制能力和修養,還是有了很明顯的提高,何況,還學了那麼的東西?

可是到跟前,傻眼了,這個女人,自己見過,師傅的紅顏知己。

「師娘……」表情扭捏,象一個孩子。還好,月色朦朧不清。大個也乖的很,蹲在那裡,似乎見到了親人一樣。

「給師娘說,這峨眉八十一洞是怎麼回事?那些在峨眉修道的隱士你師傅想將人家怎樣?還有,這個天機令牌?你師傅交代了什麼?還有這兩本秘籍,說什麼要創建天下第一的門派,就憑這個?」

忘情舉著手裡的秘籍,隱約看見上面是:《峨眉心法》和《峨眉劍決》

「哦。我怎麼說,這個牌牌不見了,原來師傅將它給您了,弟子還以為丟了呢!本來想去告訴您的。可是,弟子不能離開這裡五里外。

師傅說,如果有第一個來到天機洞府的年輕人,就將他老人家的手稿交給來人,早幾天。來了一個,一個叫劉傲的小子,按照師傅的吩咐,我將東西給了他,您應該看見了,他就去您那裡去的。

師傅原來早就安排好的,我還以為師傅是先知呢!他早知道這個小子要來您那裡,可惜,弟子出不去。那小子做的菜,真好吃!」

「說重點。別老想著吃!」忘情知道李元霸的脾性,不打斷他,所半天也說不完整。

「這個八十一洞府,裡面的那些隱士,都已經全部聽從天機令了,師傅說,對不起師娘,他老人家,本來想將天機門宣布江湖的,後來決定改成峨眉派。說要將整個峨眉山,送給您老人家。

於是,就暗中統一了八十一洞,凡是在這個峨眉山脈修鍊的隱士、僧尼、道士。合計八十一家,統稱為峨眉派。

誰拿這個天機令,誰就是號令人,第一代掌門。那兩部秘籍,是柔和了這八十一家和本門的心法,師傅自己創建的兩套武學。為開宗李派的立宗之本。

聽師傅說過一回,沒想到,早已經到了師娘手上,可是,師娘,您怎麼將師傅親手做的石凳毀了?」

咳,看來這個憨貨還不知道這石凳就是放東西的。老東西,我都這麼大的歲數了,哪裡還有爭霸的念頭?

當年自己只不過這麼一說,說要讓天下的武林豪傑,都要服從自己!當時,自己只是說著玩,那時自己有點不高興,連和老東西見面也要偷偷的。

賭氣說自己要是武林盟主,自己師傅也要聽自己的,就不會阻止自己和他在一起了。

沒想到,自己一句戲言,老東西竟然當了真。還真的暗地裡統一了峨眉山脈。

峨眉山,天下秀,來此隱居、修鍊的能人異士不在少數,其中,數八十一個洞府最為有名,就是自己的玉女門,也只是結交那麼一兩個而已。

這個老東西……

「好了,你們回去吧,師娘在這裡好好陪陪你師傅……」

金剛聽話的抗起李元霸就走,連猶豫都不帶的,知道自己這個女主人的性格,不喜歡羅嗦,說一不二。

後山,又餡入一片寂靜……忘情師太,就這麼站在墓前,撫摸著墓碑上的字體,含淚帶笑:「沒見過自己給自己寫墓誌的……」

柳傲終於攜美而歸。耳邊還響著忘情師太的話語:「你啊,殺了定晚成,傷了定彥平,這下,估計,那個神秘的賓媚人不會罷休,你還是要小心,這個人武功不可怕,可怕的是,沒人見到這個人的真面目。

是男是女,多大的年紀,見過他的人,都死了。說不定有時候,你身邊的親人就是,太可怕了,而且此人心狠手辣,還好,這個定晚成沒有用到他的那些手段,可能是看你不會武功輕敵吧,在洛陽的時候,多注意一下。」

劉傲倒沒完全放在心上,太扯了,最好的化裝術也是有破綻的,難道自己的親人自己分辨不出?就是這種輕敵的心態,差點要了他的命,這是後話,暫且不提。

總算,圓滿的完成了這次的出行任務。算來,出來已經一月有餘。

罷他的,自己還答應老道李元霸的作料呢?人不能沒有誠信。於是,將作料可勁的弄了不少,讓啞叔給他們送了過去。

忘情師太,又特意叮囑,特別是那事,一定要十八以後。湊,說的左詩狠狠的擰了劉傲的腰間,然後躲進了馬車紗帳。

疼,一定青了,怎麼女人喜歡這一套?

辭別了忘情師太,踏上了回洛陽的歸程。

啞叔回來時又帶回不少的草莓,這一路,水果也有了,可惜,這天太熱,最多兩到三天,就不能吃了,草莓,越新鮮越好吃。

四人在馬車裡,說笑著,這些天,左詩也和大小蓮熟識了。知道這一對雙胞胎姐妹花,後都是劉傲的通房丫頭,結果,劉傲的腰間又青了一塊。

這一說回去,劉傲的心真的是歸心似箭啊,出來這麼久,還不知道家裡怎樣了,眼看就要農忙了,自己的府邸建的怎樣了?大黑和大白,恩,真想它們。

自己的妹妹們、自己的家臣們,還有那禍水單楚楚……恨不得一步到家。

這次沒走岳洲,劉傲怕麻煩,岳洲躲的過去,可是,荊洲是必經之路啊!前面,一片片的營帳,看樣子,是在打仗仗啊!

湊,越不想麻煩,還是躲不過去。

「站住,前面正在攻城,請繞路行駛。」很遠,就有警戒軍兵出警告……未完待續。

ps:求訂閱,求打賞,下周歷史精品推薦,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