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八十一章:終見伊人

第八十一章:終見伊人 (1/1)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3-04 20:33  字數:2652

這個伏擊打的漂亮啊!殲敵八千,俘虜五千,幾百輛車物資。?.??`c?om雖說這邊也傷亡兩千多,可是戰爭,哪有不死人的?

關鍵是截獲了敵軍的物資,戰爭,其實就是燒錢,物資就是軍隊的底氣。蘇定芳決定,兵分兩路,一路直取荊洲,有劉仁軌帶領三萬軍馬,奪回荊洲後,然後往洞庭和自己匯合。

自己親自帶領剩餘大軍,一路直奔洞庭……

蜀中的劉傲,終於弄明白為什麼天機子不讓李元霸踏出這裡了。

當知道李元霸是李淵的兒子後,在秦嶺的時候,將李元霸的事情告訴了自己的徒弟孫思邈。知道了這位爺的脾氣,暴躁、戰鬥起來喜歡血腥。曾手撕活人。

按照天機子意思,是要他修心養性,他的武力值太高了,外面可以說沒誰可以抑制的住他,自己也就是仗著一手針法可以控制的住他,為防止萬一,還將針法傳給了孫思邈,這是在手稿的後面,夾雜的一封信上說的。

後來知道了玄武門事變後,更加不願意李元霸出去了。兄弟相殘,還不如讓他在這裡,安穩一生,所以,從不叫自己的大徒弟孫思邈來蜀中看他。

這些手稿,本來是交給孫思邈的,可惜,自己兩年前,因為年紀大了,已經百一百二十多歲了,大限已到,又不想李元霸出去,自己也走不了,自己的看洞童子又不會說話,自從收了孫思邈後,就沒有再收徒弟,有一個葯童,已經比自己先行離世。??.??`co?m

臨走前,讓李元霸罰下誓言,永遠不得走出這洞府五里之外。知道李元霸不喜歡醫學,也不會主動看自己的手稿,才將這信箋藏在手稿里,讓看到手稿的有緣人。將手稿轉交孫思邈。屆時,重謝!

重謝?拿什麼謝,你人都死了,還不許這位爺出去。不過,將這個消息告訴李二,說不定李二一高興,賞自己一個侯爺噹噹也是有可能的!

湊,李二也就會賞官職了。反正官職在他手裡不值錢。不稀罕!能在長安賞自己一套大宅子倒是不錯的,天子腳下啊,畢竟比這其他旮旯城市要繁華一些。

三天以後,啞叔和子木的傷,養好了,自己帶的作料,除了鹽巴,已經被這兩個貨糟蹋的乾淨,自己這些天,倒是過足了草莓癮。現在吃也吃夠了。並弄了不少的草莓種子。

該動身了,在許諾會帶給李元霸帶很多作料以後,帶著,那些手稿,還有,騙回來半盒的所謂的「生肌丹」離開了洞府。

這一路順利啊。再沒遇到什麼的危險。

來到峨眉山脈。在啞叔的帶領下,來到了玉女門。玉女掌門人,左師傅的師傅,親自迎接了劉傲。

劉傲尷尬的還不知道,對方的稱呼。倒是子木傳音給自己,原來左詩的師傅是忘情師太。只是,忘情兩個字,令劉傲不舒服。w?ww.`又是一個有故事的老人。

一個被情所傷的女人啊!估計是自己的喜歡的人,有了其他的女人,看老婆婆看氣質,年輕的時候也是個心高氣傲的主啊!當然受不了,可是你也不想想,現在的男子。有幾個就守著你一個人的?

關鍵是,現在的社會,陰盛陽衰啊!男人又多受不住誘huo,他合法啊!這就要了老命了,對那些心高氣傲的女子,簡直就是災難。

當然,這些都是劉傲自己心中的猜想。

當知道劉傲他們這一路來的辛苦,除了李元霸那塊沒說,幾乎都說了,說了定晚成的死,還有就,定彥平是被一個巨人所傷,這個當然是劉傲編的。

可是,當忘情師太聽到巨人的時候,神情似乎有些動容,不過很快就掩飾了過去。

劉傲是誰啊,講師出身,靠嘴巴吃飯的,對方的表情怎麼瞞的過他?講話時,觀察對方的反應已經成了劉傲的本能。

靠,不會吧,這個忘情師太,不會和那個天機子有關係吧?人家不死都快一百三十歲了,觀這師太也就六十齣頭,最大的歲數萌差啊?有這麼狗血么?

柳傲掀上自己的禮物,一大包的鏡子。一口袋鮮紅的草莓,來的時候,臨時摘的。

今天左詩興奮的很啊,自己的愛郎,不辭千里來這裡,還經受那麼多的危險,打死了那個可惡的定晚成,柳傲不是說了么。是他燒死的。哼,你武功高又怎麼樣,還不是被相公燒死,此時的柳傲在左詩的心裡,一下子高大起來。

「這個東西叫草莓啊,我以前叫它心果的,太鮮艷了,以為有毒。既然沒毒,就是可以吃的。」不會錯了,這個師太一定去過那裡,劉傲這些天,看了,方圓幾里,就那裡有草莓,其他地方就是沒有。

也許其他地方有,既然,忘情師太,能叫的出心果,一定吃過,還裝做以為有毒,沒看見她沒說話的時候,已經吃了幾顆,而且很熟練!

吃著草莓,眼睛已經都全部是回憶,那天機子,醫學大家,嘗百草,如何不知道草莓可以吃?沒見到,李元霸、金剛,看見自己吃草莓,一點都不奇怪么?

終於應付完了,被安排到一處洞府,終於有了和左詩獨處的機會。當溫潤滿懷的瞬間,嗅著伊人香的時候,一切,都是值得的。

時間,剎那永恆……

「咳……」一聲咳嗽驚醒了就要化身為狼的劉傲,泥媒啊!沒眼力,這會正熱血沸騰的劉傲,哪記得自己的這身體要過十八的說法?

左詩如同受驚的小兔子,慌忙的脫離了劉傲的懷抱,臉色紅紅的,「師傅!」然後轉身跑了出去。

恩,這個,沒見過聽自己徒弟牆根的師傅,湊。

「劉公子,可否借一步說話?」

罷他的,我能說不么?這是你的地盤,還沒將你徒弟拐走呢,不聽你的話行么?

「師太,您請坐。」劉傲趕緊將師太請到石凳上。開始泡茶,左詩能耐啊,將爐、煤球都弄

回師門了。都是仿照自己的那一套!

「他…身體還好么?」

來了,就說他們有奸qing吧?還真有,這人他不是天機子,還是誰?估計,天機子去世,這位都不知道。

「他老人家兩年前,已經仙去。」劉傲也不隱瞞,既然猜到,就直接告訴她就好,估計,當初看上人家,可是人家覺自己年齡大,拒絕她,也是有的。

「哦,是啊,已經一百二十多歲了,也該去了。」出奇的很,忘情師太沒有什麼悲傷的表情!似乎好象好鬆了一口氣。

「你一定猜出來了,不錯,他,當年就是我的愛郎,你還作詩取笑老人配年輕的姑娘,呵呵,小孩子,又懂的了什麼!」老人家說的雲淡風輕,可是劉傲卻感覺到了濃濃的愛意。

「那一年……」未完待續。

ps:

ps:感謝遊戲玩家投出的寶貴月票,感謝人一介的588點的蛋糕打商,感謝你們多棋盤的大力支持!

感謝全訂支持的書友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