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八十章:俠以武犯忌

第八十章:俠以武犯忌 (1/1)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3-04 20:33  字數:2576

「砰」廢墟中露出一把短斧子。,

「他娘的,差點沒把老子壓死,」接著,程咬金從廢墟中站起身來。「快,將那裡挪開,老子倒,這個狗屁的孝王是個什麼東西?」

這樣駭人的場面,都不知道怎麼行成的,侍衛弄來很多的火把,圍繞廢墟開始清理。結果是清理出來一些碎肉和半截稀爛的手臂。

「這樣都給他跑了,馬上全城搜捕,另外,調動弓箭手,上城牆,發現立刻射殺。羅素,你去安排。另外,將這次犧牲的兵士好好登記,將骨灰送往長安。

俠以武犯忌,太可怕了!這個事情回去以後,必須要引起陛下的重視。

「將軍,有些侍衛,還活著,就是不能動彈。我們埋伏的弓箭手,都死了!」一個頭目過來給老程稟報。

老程知道,那是給人家點了穴道,需要無林高手才解的開,可憐了那些弓箭手。「將被點了穴道的侍衛單獨安置,尋找會解穴的武林中人來給他們解穴,咳,好好安置那些兵士的骨灰,他們,都是好樣的。」

現在想想就怕,今天,如果沒有這樣的武器,今天自己還真就完了。這麼大的威力,才留下人家一隻手臂。

這個人,受了傷,肯定走不遠,老程知道,今天天亮以前抓不到,就沒有機會抓了。起身,操起自己的板斧,「老夫去城牆上守著,就不信他長了翅膀。加強搜索力度,調動市民配合舉報。如若窩藏,與叛賊同罪!」

……

城牆上。站滿了弓箭手。巡街的武侯全員出動,整個岳洲城瞬間開始躁動起來!

南城的一戶人家。門前有一棵大槐樹,樹下是納涼的石板。一隊隊的武侯從樹邊經過。沒人注意,幾滴鮮血從樹上滴下,落在石板上。

今天的武侯全副武裝,知道今天要搜查的是個危險人物,有些還帶著盾牌。一手橫刀,一手盾牌,是一些士兵長用的方法。平時很少人拿這個東西,今天不同嘛!

剛過去一隊武侯。最後面那個跟前面那個稍微有些拉開。機會!孝王撲賢先從樹上撲下!閃電般點了那人的穴道……

要說撲賢先也鬱悶,一直對於自己的身手非常自信,長這麼大,順風順水!和朝廷守軍的較量中,自己這邊一直是沒怎麼吃虧。

經過幾天的迷惑謀略後,感覺可以了,讓物資有自己的親信帶隊,回洞庭,自己仗著武功高強。淺入岳洲城。讓自己的幾個親信在城外下等著自己的接應。

沒想到出現這麼一個情況,那是什麼鬼東西,威力如此嚇人,如果不是自己一身的護體真氣保護。自己反應的快,快速的將身子閃在門後,自己現在已經被炸成碎片了吧?

斷臂帶來的傷疼。讓自己幾乎眩暈,雖然。點了止血的穴道,可是一運氣又有血流出來!今晚必須出城。不要說白天自己無處藏身,自己這一身的傷,能不能堅持到天亮還是個問題!可是,如今到處是人,在這個樹上等了快一個時辰了,終於抓住了機會。

將人拖到陰影處,獨臂持盾,就知道,成牆上弓箭手已經戒備了,沒有盾牌的話,簡直就是送死,自己如今受了傷,更加的不行。如果沒有一個盾牌的話,自己真沒有把握對抗那些亂箭。

瑞內自己受了傷,功力大打折扣。臉也被碎木割傷,能上了城牆,只要有幾個瞬間的工夫,自己就可以跳下去,緊接著會面臨箭雨,就靠這個盾牌了!

離天亮時間不多了,孝王撲賢先深呼吸,調整好自己能做到的最後狀態,一溜青煙的跑到城牆根。上面的巡城軍的腳步聲清晰可聞。

只見孝王撲賢先背靠在牆上,雙腿和左肩不住晃動,身子直線上聲,只是右臂斷裂處,偶爾流出一點的血液,沒辦法,這招是壁虎功,平時做這個,孝王撲賢先輕而易舉,如今很費力,因為,靠一邊的肩膀無法保持平衡,右邊的肩膀每動一下,都疼的撕心裂肺的。

快到城垛口的時候,孝王撲賢先身子一個反,單手扣住垛口,吊在那裡。

城下面的巡邏隊又來了,又經過那槐樹下。可能是尋找剛才那個被自己弄死的士兵吧,專門有人到樹下看了看,可能是石板上的鮮血被發現了,大家忽然圍了上去,一人發現了書後的士兵屍體……

要上去了,感受著上面的腳步,逐漸走遠,這時,下面的一個士兵發現了單手吊在城牆垛口的孝王朴賢先,大聲的叫喊著。

孝王撲賢先單手一使勁,一個鷂子翻身,翻進城牆的垛口……

岳洲的城牆,高達四丈多,從頂到底,有少許的斜度。寬打兩丈有餘,人說城牆上跑馬都不足以形容城牆的寬大,不要說跑馬,馬車跑起來都沒有關係。

朴賢先被發現了,瞬間被一幫城牆上的士兵圍了起來,但是,可憐的普通士兵,也只是送死的命,很快都變成了空中飛人,被踢飛的,被踢死的,被盾牌砸死的,場面慘烈異常。

等大批的人趕到的時候,朴賢先已經到了外牆的邊上。來不及看,跳上城牆垛口,一聲長嘯,腳在成牆上一頓,向護城河外射去。盾牌護再身後。

士兵紛紛開弓射箭,剎那,千百支箭幾乎將孝王撲賢先覆蓋,真正的箭雨。

由於孝王撲賢先速度太快,而士兵匆忙出煎,說不上什麼準頭,大不分的箭是落了空,就這,孝王撲賢先的腿還是被箭射中幾芝。跌落在護城河外。

剛才的那聲長嘯,喚來了接應的親信,一個個拿著盾牌,將孝王撲賢先拖走了。老程和羅素也趕到了城上。看著就要逃走的孝王撲賢先。羅素氣不過,親自操弓,羅素的弓比其他人的都大不少,名為穿雲弓、穿雲箭。只見一弓三箭飛出……

「保護王爺。」親兵擋在孝王撲賢先身後,被羅素射個對穿,盾牌似乎沒起到太大的作用。那邊,有了這些工夫,孝王撲賢先已經被扶上了戰馬,狂奔而去。沒死的幾個屬下,盡數死於羅素的穿雲箭下。

如今追趕出去,也沒有什麼意義,耽誤那麼久,等追趕上,估計已經到了人家的大本營了。厲害啊,就這樣,都沒有將人家留下,還死傷那麼多的士兵。

老程氣的,手扶城牆,看著城外那些屍體,沉默不語,也不到想些什麼……

羅素不敢打擾,安排人處理那些屍體,還有就是讓人連夜,修繕衙門那被炸毀的書房。

而,城外蘇定方那邊,已經開始打掃戰場未完待續。

ps:

ps:推薦一個兄弟的書《風光無極》,新書,文筆不做,字數不多,先養著唄。繼續求訂閱,求打賞。/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