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七十二章:逃亡路

第七十二章:逃亡路 (1/1)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2-29 19:59  字數:2530

?劉傲此時真的一陣無力感,自己的弩箭連人家的衣服都沒碰到!怎麼練的?劉傲趕緊從車裡的暗格,再拿幾隻弩箭裝上,以防萬一,看來,這個東西只適合偷襲。

「這裡交給我,帶少爺走。」一道身影從樹林里竄出,和定晚成戰鬥在一起,「啞叔!」

原來那聲聲響箭將啞叔招了回來,看樣子,啞叔一直都離自己都不遠,一直在暗中保護著自己!真不知道他是怎麼辦到的?江湖人還真神秘啊!

「少主,上車。」也不知道是大蓮,還是小蓮,劉傲只覺的自己一輕,被提上了馬車。然後自己被緊緊的按在了馬車上。一聲馬的嘶叫,馬車開始跑動起來。

「走,沒這麼容易。」正在和劉傲打的不可開交的老人捨棄了子木,身子在樹榦上一點,猶如一隻利箭,飛向劉傲。

「少主……」子木驚呼,來不及啊!

「去。」小蓮知道自己不是這個老頭的對手,將手裡的峨眉刺,當作了暗器甩了出去,沒指望傷人,只想阻攔一下他的速度,馬車在飛跑。幾個呼吸時間就好。

老者在空中看迎面而來的暗器,也不躲閃,甚至連停頓都沒有,只是隨手將暗器撥落。眨眼間到了馬車前,伸手抓向劉傲..

小蓮一隻手按住劉傲,怕少主顛簸下去,一隻手拿另一個娥眉刺就刺準備著。準備刺出。劉傲忽然滿容詭異的一笑。

手一動,「嗖嗖嗖。」三隻奴箭又飛了出來!就不信,這麼近你能躲的開?真躲開,泥么的,你就是神仙了,不用去找了。

太近了,老頭也真厲害,用手硬打掉一隻,另一隻硬給他兩手夾住,還有一隻。終於飛進那老頭的肩膀上了。

定彥平落地,看著遠去的馬車,肩膀上的弩箭,射的很深。整個肩膀瞬間染紅,白色的袍子更加的顯眼。

這時,子木也趕到了。說起來慢,其實很快,一切幾乎在瞬間完成。

說實話。剛在子木應付的很吃力。對方的招式太刁鑽了。而且自己的功力也不如對方深厚,剛才的一番戰鬥,自己幾乎就要受傷,如果不是對方急著追趕馬車的話。要不了幾招,自己就要落敗。

看對方傷了,此時正是脫身的好機會,因為,就算對方傷了,子木也自認奈何不了對方。保護少主要緊。

「啞巴,撤了。」木子一聲呼叫。自己趁機猛攻老者幾招後,沒入林中。

啞叔和那定萬成打了個不相上下,定晚成要藉助寶劍才和啞叔打了個平手。

啞叔也知道。奈何不了人家,最多將這個定晚成打敗,取其性命,還真沒有把。糾纏沒有必要,應聲撤退,兩人都是高手,往林子里一鑽,強如定彥平。也不敢貿然追趕。

「爹……」定晚成來到跟前,看自己的父親,血染白袍。

「不礙事。大意了啊!不過這就想逃走,也要問問老夫的雙槍答應不答應。

成兒。我們追那馬車,我就不信,他們會丟掉那劉傲。他們的方向,必然是蜀中,我們抄近路,堵截。一定要在他們進入玉女門前。將他們攔下。這回,看誰救得了他。走!」

定晚成知道,自己的父親的兵器是雙槍四頭,年輕時就幾乎戰無對手。定晚成的師傅,這代賓媚人,都不是父親的對手。

也不知道自己的父親怎麼會和賓媚人成為朋友的,反正自己從小到大,幾乎很少看見自己的師傅真的面目。最近一年,才知道,自己的師傅原來是個女的。

父親,就是自己心目中的神。相信,如果不是父親託大,有雙槍在手,今天一定可以將人都留下來……

大蓮趕著馬車狂奔了近一個時辰,再這麼跑下去,馬就廢了,才放緩速度,找一個地方,開始讓馬休息。

「少主,你沒事吧?」

「我能有什麼事,倒是你們兩個,比較辛苦。看不出,你還會趕馬車啊!」這個令劉傲,真的很意外的。

「是以前,和神女一起的時候,學的,以前是神女坐馬車,我們趕馬車。」大蓮因為緊張的緣故吧,汗水已經將前面的頭髮都貼在了額頭。

「好了,休息一下,這一口氣,跑了幾十里地,那個老傢伙也受了傷,估計不會追上來了,在這裡等木子叔和啞叔。」

「不行的,少主,那樣的傷,對於他那樣的高手來說,算不了什麼的,還是安全一點,這樣,我在這路邊,留下我門的聯絡信號,我們到這林子里休息。」

「那啞叔他們找的到么?」

「放心吧少主,那啞叔可不簡單呢,一定可以找到我們的。」

將馬車趕入了樹林,,重新放了下來將馬車的紗帳,為了涼爽,將擋板什麼的都拆了,現在又安裝上去,在青草茂盛的地方,弄了堆青草,讓馬吃,上面撒些飼料。

「這個叫定彥平的老頭,這麼厲害,是什麼人啊!」看樣子,兩個小丫頭沒聽說過這個厲害的人物,也是,大小蓮很少接觸外面,這些傳聞知道不多。

「這個人物啊,可不了得……」劉傲開始給兩個人普及自己在後世從評書上聽來的一些故事,當然還有那賓媚人的傳說。

「不對啊!少主,他都一百多歲了,他那兒子定晚成,才二十來歲,這……」大小蓮提出了懷疑,是哦,這個老傢伙,不會吧,那麼大年紀還給他搗鼓出一個兒子出來?

能生孩子,女子一般不超過四十歲,男子倒無所謂,只要身體健康,可是,這是大唐,不要說四十歲的女子,就好似超過三十都是黃臉婆了好伐?

湊,一個八十來歲的老男人,一個年輕嬌美的女子?這個畫面不要太美哦。蘇軾怎麼說來著?「十八新娘八十郎,蒼蒼白髮對紅裝,鴛鴦被裡成雙夜,一樹梨花壓海棠!」沒想到當初自己和左詩笑話李淵。就曾拿這個詩來打趣。

如今李淵跟這個定彥平比,弱爆了,李淵才多大年紀?六十多,人家都是一百出頭了!說不定那老傢伙說的是真的哦,夜御shu女?看那老傢伙的武力值,還真有可能!

練武還有這好處?劉傲心痒痒的,是男人都想那樣啊!一百來歲,還那麼勇猛……?

「少主的這首詩太好笑了……」劉傲隨口吟出來的詩,令兩個丫頭笑的一抽一抽的,沒注意劉傲腦子裡的那些歪念頭。

太陽逐漸西沉,還沒見兩人的影子,林子里逐漸黑暗,三人不禁擔心起來。

又不敢點燃火堆,自己三人可以躲在馬車裡,尋了些驅蠅草,放字馬車旁邊,讓馬也好過些,這林子里的蚊子不是一般的多。

忽然,林子外,傳來腳步走動的聲音..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