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七十章:攔路人

第七十章:攔路人 (1/2)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2-28 16:38  字數:3697

等天大亮的時候,整個岳洲城已經完全控制在羅家軍手裡。.?`c?om民眾甚至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在劉傲的建議下,城們上的旗子都沒有換下。

只是派人聯絡了蘇定方,派一部分軍隊入城。重新維持秩序。安軍慰民。

將大牢裡面的官員釋放出來,仍然擔負以前的位置,等平穩下來,上報朝廷後,由長安那邊定奪。

一百多個水賊頭目在昨夜被子木悄然處死……兵不血刃,將岳洲城完全的控制了下來。

「乾的漂亮!」程咬金將手裡的酒杯一口喝乾。

府衙內的酒席上。劉傲、羅素、程咬金,還有一個很不自然的吳野。

劉傲重點想將昨夜的功勞,往吳野身上挪動。畢竟啞叔和子木對當官沒有什麼興趣。

等自己走了,吳野還要在這個岳洲城混的,讓吳野徹底的脫離怒蛟幫,畢竟,現在的怒蛟幫成員,還在造反。

相信李二沒這麼小氣,五品以下的官職,應該不是問題,吳野又是本地人,還是怒蛟幫的堂主,有著很大威懾力。劉傲的提議,得到了裎咬金肯定。

蘇定方今天沒來,因為,大軍的目標太大,容易引起反軍的懷疑。只是請老程過來主持一下大局,那邊隨時應對洞庭那邊的動靜。逐步往洞庭那邊推進著大軍的進程。

原本三萬的守軍,雖然犧牲了幾千,但是程咬軍也帶領著五萬的軍馬呢,如今兵合一處,蘇定方心裡輕鬆不少。

八萬大軍大,蘇定方從開始從軍,到現在也沒帶領過這麼多的軍馬啊!

唯一令劉傲不安的,是那個賓媚人傳人的定晚成,到底在幹什麼,此時,一定不在岳洲城是肯定的。

不然。昨天晚上,按照木子叔說,如果在的話,在崔金手出那樣的嘯聲後就會出現的。`沒有出現。就意味著不在這座城中。

頭疼啊,這個人如同劉傲喉嚨上的刺,對於官場的這些東西,劉傲沒半點興趣。但是禮貌還是要的。

誰讓人家是處默的爹呢,再說。這個人物自己也很喜歡,看他那豪爽的樣子,有誰知道這豪爽的背後,還藏這個一個大智若愚的心呢?

將官府的事情交接好,陪他們喝了一場的酒,程咬金給吳野填了一個六品的武官,看老程那架勢,空白的官職位置不少啊,從懷裡掏出一打,不用說。李世民早就料到破了岳洲城後,很多的當地官職空缺。估計陛下是讓程咬金便宜性事用的。

有時候做官,對於一般人可能要努力一輩子都達不到,有人就是一句話的事,時也,命也!

吳野激動的不行。

湊,一個月俸祿還不如他收一晚上的保護費,激動個屁!懶的摻乎他們的事,辭別了他們回到落腳的休息。

一夜沒誰,加上又喝點酒。回去眼睛實在睜不開了。第一次,在浴盆中睡著了……

這一覺睡的啊,那叫一個香。一覺睡到第二天中午。

迷糊著起來,外面太陽很大。記得陰天啊,剛下過雨,日頭什麼時候出了?

「少主。」

接過大小蓮遞過來的濕布巾搽著臉,「剛吃過沒多久,肚子怎麼這麼餓?」

「少主,什麼叫剛吃過沒多久。您睡昨天一夜,加上今天一上午,一個對時了。不餓才怪!」大小蓮捂著嘴笑。

湊,是這樣,難怪餓慌。吃過飯,大小蓮,一個年輕的女子,被吳野領了過來。

「少爺,這個就是衣娘。」轉身對衣娘說,「這是我家公子。」

「衣娘見過劉公子,感謝公子收留。?.`」說著就要蹲身行禮,被劉傲制止了。這個女子年齡不大,估計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看不出有什麼不對,面目嬌好。

「你的情況,相信吳野已經告訴你了,受人之託,忠人之事。這裡太亂,你的身份比較敏感,所以,我想,將你送往洛陽,以後,永遠不要再提竇家的任何事,孩子出生後,絕對不能姓竇,不然,會給人猜疑。」

「全憑公子安排。」說完就低頭不語。劉傲看,這女子還是一身素衣,這是給竇青鈺守孝啊!是一個重情誼的女子!

「那好,等我修書一封,吳野,找兩個可靠的手下,你自己都是官了,給她捏造個告身,送到洛陽的洛城學府,找王嬸或者是周管家他們安排。」

於是劉傲寫了一封信,沒有提竇家,只是說是一個可憐的女子等等,順便說自己很好,不要讓家人擔心,自己還要去蜀中一趟云云……

自己是來處理左詩的事情的,結果這個岳洲既然碰不到定晚成,那就沒有再呆的必要了,劉傲決定,明天一早出,趕往蜀中,這戰亂的地方,的確不想呆了。

湊,自己只是一個靠嘴吃飯的人,反賊和朝廷兩邊的戰爭,自己纏乎個什麼勁啊!

竇青鈺家的兩個死士,去了哪裡,吳沒說,劉傲也沒問,這種結果,估計是給處理掉了,這些陰暗的東西自己不想知道,可是就是在腦子瞎想,罷他的。

知道自己明天要去蜀中的玉女門,啞叔當天晚上又不見了,這個啞叔啊,真是奇怪!

不想引起其他人的懷疑,劉傲通知了,誰都不要來送,反正該交接的都交接了。這個岳洲城的順利收復,估計可以救到羅家堡免去滅門之災,至於羅素,那要看李二的心情了。

一輛破舊的馬車,從南城門出去了,可是再低調,還是比較令人驚詫,這一個多月來,幾乎是禁止了外出,就是南下洞庭給孝王辦事的那些人,也要檢查的很仔細,象劉傲這樣的,子木拿個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