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六十九章:風雨殺人夜

第六十九章:風雨殺人夜 (1/2)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2-28 16:38  字數:2602

「哎呀,船漏水了!」不知誰驚呼了一聲,頓時一陣混亂。`c?om

崔金手正懷抱美人,衣衫不整,聽聞從花舫的軟塌下下來,看著腳下的水逐漸上來。飛快的穿好衣服,從軟塌上拿起一個東西綁在自己腰帶上。

一把拉過一個女子,一掌拍向船頂,只見船頂上的整個由桐油布,加上木料所構成的頂蓋一下子飛了出去。頓時大雨落下,燭光瞬間全部熄滅。

花舫女子的救命聲,在著漆黑的夜裡,傳的很遠。

崔金手眼睛還沒來得及適應這黑暗,就感覺一道勁氣臨身,來不及躲閃,將手中的女子一轉,一聲摻叫,聽聲音就知道,活不成了。

其他女子驚慌中都跳入水中,要說江南人,不會水的真的不多,這些女子雖淪落風塵,可是風塵女子大多為生活所迫所至,為了生存,下合捉魚蝦,已成為生活在江南水域的孩子生活的一部分了。

雖然漆黑,可是都是在這生活慣的人,閉著眼睛,方位也不會走錯。

此時,崔金手已經和來人交手了數招。水已經到了腳面,但是崔金手不敢動,來人非常厲害,自己交手沒佔到半點的便宜,還稍微吃了點虧。

可是再不走,自己就走不成了,水已經到了自己腳踝。一道閃電,看見一個斗笠的人站在自己不遠處的船頭,崔金手在閃電消失的剎那,一聲長嘯,劃破夜空。`c?o?m?隨後的驚雷竟然掩蓋不住他的嘯聲。

崔金手身子騰空而起,飛向吊腳樓。自己的嘯聲應該可以呼喚自己的很多親信,帶兵前來。這個是高手,岳洲城什麼時候來了這麼厲害的高手了?

一切都在電光火石之間完成。念頭只在腦子裡一轉的工夫,身子還沒到吊腳樓,忽然感覺危險,這是長期江湖生涯鍛鍊出來的感知,曾靠這樣的感知。逃過多次的必殺局。

身在空中,無處借力,無奈中,全力一掌朝危險的感知處拍去。身子急往河裡跌落……

吊腳樓欄杆轟然碎木四飛,隱約間一聲慘叫……

遠處已經幾隊的燈籠朝這邊急移動…….

可惜,崔金手身子還沒落入河中,感覺自己胸口一涼……一隻血色的手掌從自己前胸冒出。

一道電光閃現,自己可以看見自己的心臟的碎肉。掛在那血色的手掌上。

自己滿身的內力一下子被抽空了,艱難的轉頭,一個面無表情的滄桑男人,在閃電、雨水的交映下模糊、模糊……

「圍起來,不要跑了刺客。」岸上的迅來了兩隊巡街的武侯。

可惜,在燈籠的照射下,巨大的花舫已經幾乎沉沒,如果不是纜繩,在吊腳樓的柱子上,早隨河水遠去了。`燈籠從桐油傘下。伸出來不久就被大雨澆熄了。

倒是遠處,傳來喊救命的嬌呼。那是跳入河裡的花舫女子。巡街武侯頭目趕緊讓人找船,下去救人,一邊安排人:「快,通知竇大人,崔統領出事了。馬上給孝王信息。」

「誰說崔大人出事了?」一個聲音出現在武侯頭目身後。如若鬼魅。

「你是誰?」大雨下,武侯都頭戴著斗笠,身皮蓑衣,提燈籠的還打著笨重的桐油傘。

燈籠太暗,有幾隻剛才照河水的燈籠已經給雨水澆滅了。看不清楚來人。

「我是誰不重要。剛才有刺客,崔大人追刺客去了,崔大人有令,全城戒嚴。所有的兄弟,全部到附衙集合,各頭目安排好自己的事務,睡覺的,都給老子爬起來。不得有誤。」說著,手裡一個金色的小手掌。在頭目眼前晃動了一下。

這個口氣倒是象崔金手的口氣,加上是讓在府衙集合,還有崔統領的令牌,頭目不敢怠慢。「是,屬下這就去通知。」顧不得等河裡的女子救上來,一抱拳,鑽入黑夜的雨中…….

沒注意的是,一隻黑影,鬼魅一樣吊在這個頭目身後……

救上來的女子,一個個哆嗦的蜷縮在漁家酒樓大廳里。你想,這種女子穿的衣服不可能太嚴實,一個個幾乎和沒穿衣服區別不大,加上濕衣服貼在身上,燭光下,這些武侯那還不看個夠啊。

一時間,吞口水的聲音都聽的到。

頭目去了府衙,一時間沒有了人來主事。酒樓掌柜,早就被外面的嘯聲驚醒,可惜,自己剛起來,還沒走到後面的吊腳樓,吊腳樓那邊正飛過來一些木片,將酒樓掌柜臉給劃一道口子。要說這個貨也夠倒霉的,那時正趕上崔金手掌拍向吊腳樓。

看到這些武侯,酒樓掌柜知道安全了,平時自己沒少招待他們。有幾個還叫的出名字。看見這些女子,很熟悉,都是自己找來的么,有兩個自己還光顧過的。

喊小廝過來,將自己婆娘的衣服,給這些女子穿上,這些可是自己的搖錢樹,自己沒少從這些女子身上老油水。酒樓掌柜捂著流血的臉,安排著。

這時候,吳野帶幾個人進來了,「竇大人有令,這幾位女子,竇大人要問話,畢竟,他們是目擊人證,刺客的樣子也許她們見過。帶走!」

怒蛟幫的吳堂主,那可是有權勢的,這些普通的武侯屁也不敢放一個啊!

別看那些武侯頭目,敢和怒蛟幫屬下的人員耍橫,碰帶這吳堂主那也不敢無禮。眼看著,被幾個怒蛟幫的成員,將女子送進了馬車拉走……

雨,在臨明前,逐漸變小,華容河的水位漲老一大截。

酒樓掌柜站在沒有欄杆的吊腳樓上。看者已經不見了的自己的花舫,欲哭無淚啊,保佑崔統領沒事,那樣自己的損失,多少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