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大唐說 >第六十八章:惻隱之心

第六十八章:惻隱之心 (1/1)

小說名稱《大唐說》 作者:十九平方  更新時間:2016-02-28 16:38  字數:2442

外面電光一閃,一道銀龍劃破夜空。w?ww.`

」喀嚓」一聲巨響,驚雷跟著響起,緊接著,雨水開始降臨……

「少主,衙門裡的侍衛已經處理完畢。」

吳野渾身濕碌碌的進來,看腳下的水印,下的雨夠大。吳野看了一眼地上痛哭的竇青山。抱拳稟報劉傲。

終於緩神過來的劉傲,面色蒼白,嘔吐的滋味真不好受。沒精神的點了點頭。

心裡唏噓不已,自己一聲令下,外門弟子沒任何的猶豫,立刻執行,這,就是權利帶倆的快感么?

「這個竇青鈺怎麼處理?」吳野問劉傲,很奇怪,自己少主沒殺過人?看樣子是第一次殺人啊,還嘔吐,典型的第一次殺人後的反應。

「幫起來吧,這個,還是交給陛下比較合適。」自己真不想再殺人了,如果,老甲不是拿刀和自己拚命,自己的真的不會用努箭對付他。

「等等……」竇青鈺站起身,轉身過來。「看樣子,這裡出現這麼大的動靜都沒有侍衛過來,你們早已經控制了整個衙門了。真沒想到,吳堂主是你們的人,藏的好深啊!

是啊,造反是不對,事實上我竇青鈺也從沒有過想要造反,可是,他李二有給過我們兄弟機會么?

連坐啊,父親做錯了事,全家跟著受牽連,我竇家五百多口人啊!」深吸一口氣的竇青鈺忽然平靜了下來。w?ww.`

「不用綁了,劉公子,念你我相識一場,拜託你個事。」說這個話的時候,一往的扭捏竇青鈺不見了,象換了一個人一樣!如果一直這樣,會順眼很多!

「你說。能幫的一定幫,不能幫的,不要為難我。

放你肯定不行啊,雖然你們家。偷過我釀酒的方子,但不至於到要你們的命這麼嚴重。可是啊,你們造反啊,誰也救不了你。所以……」

湊。自己怎麼連人家偷自己酒方的事也拿出來提?自己的心眼真不大,劉傲為自己的小心眼無語。真是不由自主就說了出來。

「不會,從長安一直逃亡到此,累了。青鈺自知進長安必死,所以不苛求你放我。早就聽聞你家的十二金衩都是收養的。可見你心比較善良。

我竇家幾乎滅門,如今,青鈺有一女人,已經懷了我的孩子,我知道,沒有了我的庇護,她一個女子無法將我的孩子養大,能活命都很難,畢竟我竇家是反賊啊,哈哈」竇青鈺一陣慘笑。

「岳洲城一破。衣娘必遭不幸,雖然青鈺做的很隱蔽,可是還是有好大喜功的人,她現在無事,那時因為青鈺還在,名譽上是這個城的最高官。??.??`c?o?m?

牆倒眾人推啊,鼓破萬人錘!

這點青鈺在逃亡的路上,已經經歷過了。劉公子的出現,是最好的結果了。

青鈺想懇請劉公子,將衣娘帶走。孩子出生,養大,安穩一生就好。不求富貴。衣娘畢竟年輕,以後再嫁。青鈺不會怪她,只要將孩子留下。可否答應青鈺最後一個請求?」

看不出啊,這個和自己差不多大的男子,連孩子都有了?果然,百順孝為先,正是因為。這中朝不保夕的逃亡,產生了這樣迫切要後人的想法,在逃亡中還不誤造人……

罷他的,自己幫還是不幫呢?

劉傲沒有立刻答應,沉思不語。

孩子是無辜的,咳,讓她的孩子,換個名字安穩一生也就是了。

「我答應你,但是,孩子以後不會姓竇,至於姓什麼,看你說的那個衣娘的緣分了。為讓你安心,衣娘,我會帶到洛陽去。這,是我能做的極限了。」

思考再三,劉傲覺得,應該幫助一下。

「謝謝。」

竇青鈺從身上,解下一個令牌,黑色的,一個無眼的孔雀在上面,交給劉傲:「我相信你。因為,你沒有立刻回答,那麼,你也許會死在我家死士手裡。

現在,衣娘身邊,有我家兩個僅存的死士,見令如見人,只認令牌。拿著這個令牌,到城南七胡同,最後一個院子……」

此時,外面的風雨愈的大。如銀河倒流一樣。

華容河上,漆黑的河面,幾乎看不見什麼,只有那幾盞紅色的氣死風的燈籠,在風雨中晃蕩著。

漁家酒樓的吊腳樓上,一道身影和夜色融為一體,只有閃電的瞬間,可以看見,一個頭戴陡立,身披蓑衣的人,站在吊腳樓頂。

吊腳樓下的巨的花舫里,依然有嬌笑傳出。

又一道閃電,可以看見,花舫邊,三個身穿水靠的黑衣的人,口叼短刀。緩慢摸向花舫……

岳洲府衙里,竇青鈺已經七竅流血的趴在桌子上。從側面,可以看出,是笑著的。很詭異的畫面。

「我竇家也是望族,這最後一點尊嚴,還是要保留的,不然,無臉去見地下先祖,拜託了,劉公子。咳……」說著話,一口鮮血噴出,「終…於…解脫……了!」身子趴在了桌子上,那杯沒喝過的茶水,連同杯子一起,跌落在地上,是那樣的刺耳……

竇青鈺臨死前的情景還在劉傲腦海浮現。硬沒有看出,這個竇青鈺是什麼時候服的毒。

吳野走過去,扒開竇青鈺的嘴巴看了一下,「毒藏在嘴裡的,應該是剛才,他哭那老頭時塞進嘴裡的。」

一個人嘴裡有毒慢說話還沒受影響,也是本事啊!

「府衙裡面那些下人你都殺了?」

「哪能啊,殺了幾個反抗的,如今都綁了,塞了嘴,有兄弟看著呢!」吳野的話,讓劉傲心裡好過點。湊,自己也殺了人,以前從來沒想過,自己也有這一天。

也不知道,啞叔將那個崔金手怎麼樣了,如今下那麼大的雨,給行動帶來了很大困難。拿著手裡的一大一小兩個牌子,劉傲將小的給吳野,「派人,將衣娘接到咱們院子里去。

告訴那兩個死士,以後這個牌子不用了,以後他們自由了,願意的就留在你手下,不願意,拿筆錢財,讓他們自己尋找活路去吧。」

吳野接過牌子,「我們下一步做什麼?」

「等……等啞叔拿到金手令。將這兩具屍體,收好,有用。」對自己沒有用,對羅素有用啊,雖然自己沒見過,可能是受後世評書的影響,挺喜歡羅成這個人物的,雖然傲慢些。

這樣英雄後人,不應該消失在歷史的車輪里。未完待續。

...

...